一木禾 > 玩家凶猛 > 第五百零四章 宴席

  两天后,安南使团如约而至,来到吕州城,
  大腹便便的蜀王带着城中高官以及永灵寺的和尚,在城外等待,迎接使团入城。
  吕州百姓纷纷夹道欢迎,虔诚礼佛的善男信女早就将城中鲜花抢购一空,将各色花瓣洒满使团前行街道,
  花香扑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可惜的是,城中百姓并没有看见那个备受瞩目的祥瑞——使团车队在祥瑞的铁笼外面盖上了厚重幕布,加上了各类装饰,打扮成花车的模样。
  好在,花车两侧高声念经的安南和尚还算是值回了票价,
  这些安南僧人瘦得皮包骨头,皮肤表面涂了一层金漆,看起来就跟寺庙里的罗汉一样,颇为神奇。
  在城中百姓的欢迎之中,安南使团进入了永灵寺,
  是夜,寺内念诵佛经声彻夜不绝,
  寺庙院墙外,刀光剑影,金铁交错,厮杀声骤然而起,又骤然平息。
  次日清晨,除了残留在青石板上微不可察的几点血迹之外,那些夜袭永灵寺的数股不明死士,已经被彻底抹除了在世上的痕迹。
  ————————
  蜀王府,晚宴。
  蜀王好享乐,府中豢养了不少舞伎仕女,正穿着绫罗裙衫,弹着琴瑟琵琶,在偌大厅室之中翩翩起舞。
  两排宾客坐在宴席两侧,觥筹交错,交谈甚欢,
  除了吕州有头有脸的显贵之外,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两个沉默寡言的安南僧人,一老一少,默默执筷品尝着素菜,偶尔才和两侧的永灵寺高僧攀谈几句。
  酒菜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是这宴席的主人,吕州城中最为尊贵的蜀王,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只有蜀王府的大管家陪着笑,向客人们解释亲王大人中午饮酒过度,现在还在醒酒。
  蜀王身份高贵,在场宾客不敢抱怨,继续着酒宴。
  “嗡嗡——”
  尽管庭室四面都围上了薄如蝉翼的卷帘,点了驱蚊香,
  但还是有蚊蝇寻着烛光灯火,顺着卷帘缝隙,钻入大厅,盘旋在半空之中,发出恼人声响。
  “聒噪。”
  一位宾客眉头微皱,捏起碗中绿豆,扣在指尖猛地弹出,精准击中一只飞在空中的蝇虫。
  啪,啪,啪,
  绿豆横飞,待到碗中空空如也的时候,盘旋在半空中的蚊蝇也都不见了踪影。
  “廉公好手段!”
  四座宾客皆惊笑称赞,
  被称为“廉公”的蜀王府录军参事,微笑着拿起白布,擦了擦手指上的水滴,谦虚道:“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
  在下有位朋友,能光凭两根手指,出指如电,捏住蝇虫后腿,将蚊蝇收入掌中。数息时间便能将漫天蝇虫清扫一空,
  再摊掌时,蚊蝇竟然都还活着,只是翅膀具被震碎,反手一抖,便全落在了地上。”
  说话间,一阵夜风吹来,掀起一侧丝帘,让几只飞蛾虫豸飞了进来。
  录军参事身前的碗中已没有了绿豆,他刚想要吩咐仆役拿来新碗,就听见对面座位的一个书生朗笑道:“不劳廉公动手,在下也有一术,可除灭虫蛾。”
  如果吕州富商王布在此的话,一定能认出这位青年,正是当初追索龙须、却被梵僧耆域捷足先登的那个书生。
  书生姓宋,名书轻,现在的身份是一位吕州显贵的门下客卿。
  只见他向身侧舞姬借来一块手帕丝巾,放在手里用剑诀一指,
  丝巾无风自动,顷刻间自行折叠成了白鹤模样,站立在他的手掌里,低头啄了啄身上羽毛,灵动活泼,栩栩如生。
  “去。”
  宋书轻笑了一声,轻掂手掌,丝质白鹤立刻振翅高飞,直奔飞蛾而去,
  张开鸟喙,精准迅捷地将飞蛾一口吞下。
  白鹤体态轻盈,在烛火照耀下近似透明,
  满堂宾客都能清晰看见,蛾虫被困在白鹤腹中辗转腾挪的模样。
  “好!”
  四座宾客连声叫好,
  书生微微一笑,一晃手指,白鹤立刻扑向烛火,连同腹中蛾虫一起化为灰烬。
  坐在书生旁边倒酒的舞姬却不依了,搂着宋书轻的手臂撒娇嗔怪,要他赔上一条丝巾,
  书生只好连声讨饶,好不狼狈,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蜀王本人就喜欢奇门方术,府上养了不少会奇书的客卿,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吕州城的达官显贵,对于方士术士,并不像其他城市那么抗拒畏憎。
  “呵。”
  蜀王府上的一位年长客卿摇了摇头,王府宴席,怎么能让外人出了风头,当即笑道:“在下也有一术,请诸位一观。”
  他斜了眼身侧的弟子,后者立刻会意,从腰间摘下一管巨大的泛黄竹筒,
  告了一声罪后,旋开竹筒盖子,将竹筒一端抵在了地面上。
  年长客卿施施然从怀里掏出一根竹箫,深吸了一口气,缓慢吹了起来。
  箫声空灵悠远,饱满清幽,但更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个泛黄竹筒。
  只见一只又一只蜘蛛,从竹筒中爬了出来,
  这些蜘蛛足有拳头大小,体面漆黑,布满针刺一般的褐色绒毛,螯牙锐利而狭长,一嘴下去,跟刀绞差不多。
  宴席上胆小一点的宾客发出惊呼,那些舞姬侍女更是吓得面庞苍白,花容失色。
  年老客卿却微微一笑,继续吹响竹箫。
  突然间,十余只狼蛛像是听到了什么指令一般,迈动粗壮多刺步足,如同兵卒一般,整齐排列成三列,
  并面朝客卿,抬起前足,左右摇晃身躯,
  一如演武场上的士卒,按照指令做出各种动作。
  在场宾客们只听说过天竺有舞蛇人,还没听过能让蜘蛛随音舞动,
  “好活,整挺好。”
  坐在舞蛛老者旁边不远处的白永砚,一边咀嚼着蟹钳,一边用力的鼓着掌,“可惜不是吹的唢呐,要不然就能嘟嘟嘟嘟把蜘蛛一家愉悦送走了。”
  舞蛛老者闻言,面色有些难看,
  他与白永砚都是蜀王府上的客卿,正所谓同行是冤家,大家都是方士,平日里难免会彼此竞争,明争暗斗之下,便接了不大不小的仇怨。
  “哦?”
  舞蛛老者放下竹箫,让狼蛛尽数回到竹筒,看向白永砚淡然道:“不知白兄有什么新奇术法,要和诸位分享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