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陆爷,夫人又去碾压名媛了! > 第八百四十三章 撤资

  清晨柔和的阳光通过窗户照进卧室,只见一个宽敞的卧室,中间摆了一个大床,上面两个相拥而眠的人睡着香甜,尤其是那个女生长发披散在床上。整个人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好的事情,一般就算是在睡觉也嘴角带着笑意。
  
  而女子旁边的那个男子轮廓分明,笔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巴。在往上看去,竟是他十分深情的眼神,看着躺在他怀里睡着的女生伸出手来轻抚着她的秀发。
  
  唔!
  
  一声细小的声音发了出来,只见那个睡着的女生缓缓的睁开了她的眼睛,卷翘的睫毛在晨光的照耀下竟然形成了一圈阴影,让她整个人变得特别的柔和,下意识的朝旁边看了过去,只见男生竟然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害羞的缩在了他的怀里说道,“你干什么呀?醒来也不叫我。”
  
  知道她是害羞了,随即把被子扯了起来,盖住了她光滑的肩膀说,“我这不是不想打扰你睡觉吗?再说昨天晚上太晚休息了。”
  
  穆子衍不说还好,一说苗一诺害羞的脸变得通红伸出手来轻轻地捶了捶他的胸膛,说道,“都怪你。”
  
  大手包住了对方柔软的小手说,“是,都怪我,你是不是该饿了我起床给你做点早饭吃吧,好不好呀?”就像哄小孩似的语气让苗一诺听起来就变得特别的感动和特别的开心。
  
  “现在还不是很饿。”其实还是想再继续和他相拥,享受这种美好的感觉,毕竟两个人和好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那咱们往后有什么打算呀?”抬起头来,看着他下颚角十分分明的下巴忍不住的亲了亲
  
  而穆子衍知道她这么问也是有自己的顾虑了,随即开口说道,“之前那个婚礼现场布置的确实是特别的好,不过你相信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更完美的婚礼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醋味儿的。
  
  苗一诺也是听出来了他这个醋罐子又打翻了,连忙说,“那是家里人安排的,再说了我都对你已经失望了,便想着跟谁结婚都一样。”说着还悄悄的打量着穆子衍的神色,发现对方也并没有更多吃味的表情了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这些外在的条件我都不会在乎的。”
  
  而穆子衍却是非常的坚定对苗一诺说道,“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一个特别完美的婚礼的。”
  
  而且他也可以看得出来苗一诺在自己说完这些计划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明朗,看的出来她的心情非常的好,便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亲了过去,而苗一诺这个时候也不在扭捏些什么,随即大方的回应着他的拥吻。
  
  原来这就是被人放在手心特别宠爱的感觉,让苗一诺觉得特别的感动,不过又想起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赶紧对着穆子衍道,“我害怕他报复你可怎么办呀?他们家势力确实是挺大的。”
  
  之前在一起接触的时候,也知道他们家的一些人脉,而且在黑道上也有一定的人脉,就是害怕打击报复。说着说着眉头便紧皱在了一起,就像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事情一样,不希望因为自己穆子衍受到伤害。
  
  知道其实是在担心什么,也明白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了之后,两个人很有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安稳,不过他也好在有了之前的计划,并不会再担心什么宽慰她说道,“你放心吧,我既然能够去婚礼上抢婚,肯定也是做好了一定的策略的。”眉眼都带着笑意,这就让苗一诺觉得他是真的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而另外一边的钟家再找了一夜了之后都没有找到他,真的是非常的生气,三个人坐在客厅。
  
  “不行,这口气我绝对是要出的。”钟母一想到这一次婚礼上请了一些名流人士,已经开始嘲笑他们了,这对他们以后的发展实在是太不利了就气的牙痒痒,“我是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们家的,还想利用我们家来让自己的资金回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说着还看了儿子一眼,毕竟当初他看到了对方的照片才决定和人家交往,又害怕他在这段感情之中受到伤害,只是儿子的表现平平淡淡的让他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也不想在他们面前再多提些什么徒劳人的,伤心罢了。
  
  钟父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1次被别人给摆了一道他这么要面子的人,这一口气绝对是要出下去的,随即给秘书打电话说,“通知公司项目部和他们之间有的几个合作全部都给我叫停,等到我回公司了之后,具体的事宜再商量。”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板上钉钉,没有人能够去阻碍,就算是自家的公司受到了影响,也一定要让苗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另外一边的苗父一晚上都没有睡,就是害怕自家的公司受到什么打击,可是他却没有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
  
  “你说这个臭丫头,我就是害怕婚礼前夕出现什么差错,你看让我说准了吧。”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了出来,就是要在苗父面前多说她的坏话。
  
  苗父现在已经都够烦的了,他只想着自己的公司只要不受到影响就好了再说了在这边的几家店还要依靠钟家的资金才能够继续维持下去,而妻子在他们面前一直在提那个死丫头的事情,真的是让他的心情非常的烦躁,起来摔门离去。
  
  或许是好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他这么发脾气了,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这个死丫头别再让我抓着,要不然的话你就完蛋了。”恶狠狠的表情再配上这些咒骂的词语,真的是跟她平常在外面所展示出来的形象十分的不符。
  
  而苗父一大早就去了公司,他害怕受到什么影响便召开会议正在商量决策的时候,就听到了秘书过来跟他说的一些事情,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而整个会议是在看到描述的神情和举动了之后,纷纷在底下猜测着是不是有了什么问题。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说完了之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让他的怒气能够下降一些了之后这才给钟父打了一个电话。
  
  只是打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接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是生气了,便锲而不舍的继续,而钟父实在是被他给烦的不行了,这才接起了电话。
  
  听到钟父接电话了之后,这才赔着笑意说道,“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我的妻子也有一些冲动了,我向你道歉。”
  
  钟父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这次打电话过来的意思是什么边?开门见山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的公司如今我们资金撤回了之后很难再继续维持下去,所以你想跟我说这个事情吗?”
  
  自己的心思一下子被别人拆穿了之后愣了一下,老脸便拉了下来,不过好在对方根本就看不到,这才继续说道,“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合作互利的事情对咱们两家公司都有好处,你现在突然把资金撤回去了,这不是自损?”
  
  没有想到他现在脸皮竟然这么厚,还敢威胁自己钟父实在是生气了厉声的说道,“我就把资金撤回了,而且你们家对我们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还想再继续用我们的资金休想。”说完了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根本就不给苗父再去解释的机会。
  
  听到对方把电话挂了,苗父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突然的资金断裂肯定会对后续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秘书进来却说到好几个项目都已经撤资了,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下去了,气的把手机摔在了对面的墙上。
  
  秘书看到这么暴脾气的描述狠狠的缩了一下,便离开了。
  
  “这个该死的臭丫头,难道是要气死我吗?”说完了之后气得浑身发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的一切竟然败在了自己的女儿手上。
  
  这几日他都在想办法来弥补资金短缺的事情,可是真的不如他所想的一般,几家店面接连的倒闭,让他的内心一下子受到了煎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听说咱们这边的几家店竟然接连倒闭了,那以后的收益可怎么办呀?”
  
  后妈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了之后,真的是急得团团转,自己的女儿还在国外留学呢,这要突然资金断了可怎么生活呀?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苦受累。
  
  苗父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情再去考虑这些事情了,几家店面的倒闭,真的是让他亏损了很多,也腆着脸去找了几次钟父,结果对方拒门不见,真的是让他的老脸都丢尽了。
  公司的一些股东们也在蠢蠢欲动着,抬起手来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对着妻子说道:“我现在不想多说些什么,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自己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