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03、锁定嫌疑人

  孟先觉的描述让方倩和何队都不寒而栗,因为这起案件的性质非常严重。
  只是在孟先觉有意识观察的这一个月之间,医院里就有十三名病患遭到了凶手的荼毒,那么在此之前呢?凶手又究竟犯下了多少杀孽?
  躺在病床上的患者,成了这名连环杀手待宰的羔羊,他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甚至就连突然病逝都不会有人去主动调查。
  如果不是孟大夫突然觉醒了一双透视眼,这场滔天的罪恶是否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在孟先觉叙述完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他谨慎的询问方倩和何队:“二位,接下来还需要我做什么?”
  方倩没急着采取行动,而是回头询问何队:“何队,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首先应该锁定嫌疑人。”何队捏着下巴低声说道,他下巴上的胡须刮得极其干净,连一丁点的胡茬都看不见。
  方倩点头沉吟道:“的确应该先锁定嫌疑人,但医院这么大,嫌疑人并不好锁定吧?”
  何队道:“医院的确很大,人员也极为繁多,但能够同时接触到这些病患的人却并不多。孟大夫,我这句话没说错吧?”
  “您没说错。”孟先觉认可的说。
  何队点点头,随后问道:“孟大夫,那十三名非正常死亡的患者名单,能给我看一看吗?”
  “当然可以。”
  孟先觉果断答应,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单。
  他早在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整理出了相关材料,只不过一直没有对外展示罢了。
  何队接过来看了一眼,这十三名死者分属于几个不同的科室,他们死亡时所住的也是不同科室下的住院部,而并非死于同一间病房。
  “我们首先可以排除医生的嫌疑。”何队说道,“因为死者分别死于不同科室的住院部,而医生在各科室之间流窜作案的可能性不大,比如说肛肠科的医生,如果想要溜到心血管内科的病房去作案,这过程就要麻烦得多……”
  孟先觉马上点头道:“没错。住院部24小时都有护士执勤,有异常人员来访都是会引起关注的。
  如果是非本科室的医生来访住院部,一定会引起执勤护士的注意,也就是说凶手是医生的话,他太容易被发现了。”
  方倩轻轻点头,随后问道:“那如果不是医生,会不会是护士?”
  “护士的可能性更高。”何队道,“但一般来讲,护士也不会在不同住院部之间轮岗的,没错吧孟大夫?”
  “的确。”孟先觉解释道,“通常来讲护士不会这样轮岗,而且护士的轮岗也不会特别频繁……凶手明显在一个月之间轮流辗转于不同的住院部,这是任何护士都做不到的。”
  听到这里,方倩问道:“既然排除了医生和护士的嫌疑,那么还有谁方便对病患动手呢?”
  “嗯……目前来讲,最有可能的是三类人:一类是负责给住院部发放餐饮的餐饮人员,他们每天都会去各个住院部送餐,有机会接触到所有病患;
  另一类是住院部的护工,他们有机会在各个住院部之中穿梭,并且不引起怀疑;
  最后一类就是住院部的保洁人员,他们的工作也是覆盖到所有病房的,所以他们也有机会对患者下手。”孟先觉分析道。
  “我认为首先可以排除餐饮人员的嫌疑。”何队斩钉截铁的说,“餐饮人员的确每天都辗转于各个病房之中,但他们出现的时间段都是白天的用餐高峰,这个时间段病房里的人流极大,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对病患下手不太可能。”
  孟先觉马上表示认可:“是的,而且如果这些患者都是在用餐后死亡,餐饮人员根本无法洗脱嫌疑,这样做风险太高了。”
  方倩仔细听完两个人的分析,随后揣测道:“这么说来,嫌疑人只剩下护工和清洁工了。但在这两类人之间,清洁工的嫌疑显然更大。”
  “是这样的。”何队的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护工看似方便流窜在各个病房之间,但对不属于自己照顾的病患下手时,还是会有潜在的风险,反倒是清洁工每天24小时在病房内工作,任何时候出入病房都不会引起怀疑。”
  听到这里,孟先觉马上主动的说:“何队,那我把这十三名病患死亡时,当天轮班的护工名单给您找出来?”
  “能找出来吗?”何队反问道。
  “这没什么问题,只要和住院部方面联系一下就行。”孟先觉回答的干脆。
  “那就太好了。”何队笑了笑,“拜托你了。”
  孟先觉也没再废话,起身快步往住院部走去。
  而在孟先觉离开之后,何队与方倩交换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眼神,两个人心有默契,并不说破。
  ……
  很快孟先觉就从住院部调出了十三名受害者死亡时在病房轮班的清洁人员名单,其中同时在场的只有一人。
  十三起命案,如此庞大的数字足以锁定真凶了。
  不知道是太过于自信,还是早已嚣张到无以复加,这名凶手简直是在肆无忌惮的杀戮,丝毫不知道收敛。
  嫌疑人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妇女,今天轮到她休息,她就住在医院住院部后面的职工宿舍,此时应该已经就寝。
  何队没有犹豫,当即便决定夜审嫌疑人。
  “我们一起过去吧,是不是她作的案问一问就清楚了。”
  方倩和孟先觉同时点头,跟着何队一路往职工宿舍走去,找到嫌疑人的房间敲了敲门,几分钟之后一个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矮胖大婶推门走了出来。
  何队站在最前面,掏出治安员证件亮给大婶看了一眼。
  “治、治安员同志?”
  矮胖大婶抬头看了一眼证件,稍显紧张的问道,
  “这么晚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何队表情严肃,声音低沉:“吴月蓉女士对吗?我现在怀疑您利用工作的便利,涉嫌谋害C城大学附属医院住院部的十余名患者……”
  而听到这句话,矮胖大婶眼神中居然丝毫没有惊慌神色。
  她原本紧张的情绪反而消失了。
  “是这件事啊……”
  她平静的说道,
  “那些人的确是我送走的。”
  (明天中午上架哟~求各位支持啦~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