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3、丧尸的自我修养

  回到房间锁好房门,陈桥就迫不及待的享用了自己的晚餐。
  丧尸的消化系统非常好,两只公鸡除了羽毛、爪子和坚硬的鸡喙无法被食用,其余部分全部被陈桥吞噬掉,就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两只鲜活的公鸡进了肚,陈桥的饥饿感得到了缓解,他人类的理智逐渐占据了主导权,脑子里吃人的念头也不那么强烈了。
  “呼……目前状态不错,丧尸的本能被我扼制住了……”
  陈桥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把嘴边的鸡血洗干净,再把鸡毛、鸡爪等残骸小心翼翼的装进垃圾袋,处理好现场后离开房间。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麻辣烫小店里生意兴隆,不少上班族和学生党跑来光顾,张沫和程芳已经忙不过来了。
  “陈桥,帮忙洗一下平菇吧……”
  “陈桥,库房里还有可乐吗?9桌的客人点了可乐,柜台里没有了……”
  陈桥很快进入工作状态:“阿芳,你帮小沫洗平菇,我去库房搬可乐。”
  一边说一边开始忙活,但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了店里的客人。
  2号桌坐着两名上班族,都是体型微胖的年轻小伙。
  “不错的脂肪储备,咬一口肯定满嘴流油……”
  9号桌是两名学生妹,看校服应该是附近高中的学生。
  “年轻真好,肉质肯定瘦而不柴……”
  想到这里,陈桥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拼命摇头,下意识告诉自己:“不能吃人!不能吃人!”
  同时心里疑惑:怎么回事?明明刚吃完两只活鸡,饥饿感得到了缓解,怎么对人类肉体的渴望还是如此强烈?见到美好的身体就移不开眼睛?
  难道丧尸渴望吃人不只是为了果腹,而是有着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
  “这太危险了……”
  陈桥简直不敢再继续呆在店里,赶紧快步往库房走去。
  进到漆黑冰冷的库房,陈桥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随手抓起一瓶可乐,拧开盖子灌进嘴里。
  “我得冷静一下。”
  吨吨吨吨吨吨……
  一口气全部干掉,陈桥表情平淡的丢掉瓶子。
  “索然无味,可乐果然已经无法满足我了……”
  他所渴求的,是新鲜的血液啊!
  ……
  一整个晚上陈桥过得心惊胆战,他不敢走到客人的面前,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丧尸的本能。
  呆在后厨也同样危险,因为张沫和程芳对他来说同样是可口的猎物。
  陈桥只能刻意避开他人,时不时借口去库房搬东西,不得已和别人接触的时候,他就嚼几颗口香糖,用薄荷强烈的气味去遮盖活人鲜血的味道。
  小店营业的这四个小时,对陈桥来说漫长得像是四年。
  终于熬过了用餐时间,当程芳送走最后两位客人之后,小店打烊了。
  陈桥迫不及待的在门口挂起了“休息中”的牌子,再回去把张沫和程芳打发走。
  “你们俩今天辛苦了,早点回去吧。”
  程芳和张沫闻言一愣。
  “陈桥,不用我们做卫生了吗?”
  “是啊,你打算一个人干?”
  陈桥点点头:“我自己收拾就行了,你们下班吧。”
  作为一名丧尸,陈桥有着无限的精力,反正晚上也不用睡觉,干活也不会觉得累,正好可以用来工作。
  更何况打扫卫生可以帮他分散注意力,让他不那么馋别人的身子。
  要是留下程芳和张沫,再让他盯一会儿这两具鲜活的身体,陈桥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把持得住,不开荤腥。
  程芳和张沫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老板简直变成了活菩萨。
  “陈桥,够意思,跟你混果然没错!”程芳笑着说。
  “陈桥,你别逞强,真不用我们俩留下帮你?”张沫问道。
  “真不用。”陈桥摆摆手,“你们赶紧走吧,快点。”
  你们要是再不走,我可要吃人了!
  “好吧。”
  两名小伙计见陈桥并不是虚情假意,便脱下围裙开开心心的走了,等这两人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之后,陈桥才长长松了口气。
  “呼……憋死我了,差点没忍住扑上去……”
  ……
  丧尸不用睡觉,所以陈桥的夜晚很漫长,收拾完小店才刚刚凌晨一点,还有六个多小时天才会亮。
  陈桥很想去街上走走,毕竟他之前从未见识过太平盛世,他生活的年代人类只能躲藏在地下,哪怕看一眼蓝天白云、明月星辰都是奢求。
  但陈桥又不敢轻易上街,因为丧尸的本能在夜晚似乎更加强烈,万一在街上遇到某个肉质鲜美的路人,陈桥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扑上去吃个宵夜怎么办?
  思前想后,陈桥只能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锁好房门,打开电脑上上网、看看新闻。
  尽量做一只人畜无害的丧尸,这是陈桥应有的自我修养。
  网上的信息很丰富,新闻很有趣,陈桥上了一会儿网,便渐渐淡忘了捕猎人类的念头。
  不料就在这时,一阵低语声从窗外飘了进来。
  “你找我又想干嘛?”——这是小伙计张沫的声音。
  因为丧尸化之后听力得到提升,所以陈桥可以轻而易举的听见别人的窃窃私语,这声音似乎来自楼下的一条小巷里,但在陈桥听来却近在耳边。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妹子,咱好歹是一家人,能不能给个笑脸?别一见面就吹胡子瞪眼的,行不行?”
  张沫马上道:“想让我给你笑脸也行,别一见面就管我要钱!”
  男人则尴尬的笑了两声:“嘿嘿……妹子瞧你这话说的,我要不是真有困难,也不会管自家妹子借钱,是不是?”
  张沫“哼”了一声,没有再回答。
  男人则又笑了笑,直截了当的说:“妹子,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这次哥真的遇见困难了,就差两万块,你借我两万,我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
  “两万?!”张沫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你又去赌了是不是?”
  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你别管那么多,钱给我我就走人……”
  “我没钱!”张沫沉声道,“你以后也别找我了,我有钱也不借给你。”
  就在这时,陈桥突然听到一阵空气流动的声音,紧接着是清脆的一声“啪”。
  如果他判断不错,应该是男人抽了张沫一记耳光。
  然后窗外又响起男人的声音:“别特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沫,老子天天被人追债,日子已经过不下去了,你要是再逼老子,老子大不了坐车回老家,拉着你爹你妈一块喝农药,大家都甭活了,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