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9、小郑

  五十年后的编程语言更加简化、精准,这让陈桥在学习当前的编程语言时觉得内容稍微有些复杂、信息量稍微有些大,不过未来世界的编程语言抽象级别更高,在这一点上当前的编程语言反而显得通俗易懂。
  虽然陈桥学习编程的进度不快,但好在丧尸拥有着无限的精力和比常人多出二分之一的时间,这让他可以扎扎实实的不断进步,一点一点的完成自己的计划。
  在张远和小梦被制裁之后,C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怪事发生,有时候陈桥甚至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也许末世真的被他遏止了,超凡者和丧尸从此销声匿迹。
  直到有一天,陈桥再度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那种让他浑身肌肉都兴奋起来的浓郁的味道,超凡者的味道。
  这股味道来源于一位客人,他是陈桥店里的常客。
  大家都叫他小郑,他是附近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
  小郑中午的时候总喜欢来这里吃麻辣烫,有时候和同事一起,有时候单独过来。
  他是个乐观开朗的小伙子,每次都和张沫、程芳她们聊得火热,不过今天中午的小郑有点反常,整个人魂不守舍、坐在座位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好像丢了魂似的。
  张沫也看出他不太对劲,小声和程芳嘀咕道:“你看小郑今天是不是不太对劲?”
  程芳点头道:“我也发现了,从坐下开始就一直在发呆,一句话也不说,刚才我问他吃什么,问了好几次他才听见……”
  “你说他该不会是失恋了吧?”张沫揣测道。
  “失恋?没听说他谈恋爱啊,恋爱都没谈怎么失恋?估计是表白被拒了吧。”程芳低声道。
  陈桥默默听着两个姑娘的揣测,心里却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小郑身上有一股超凡者的味道,让他魂不守舍的原因似乎与超凡者有关。
  失恋?表白被拒?
  事实绝不是这样。
  他和小郑也算是老熟人,干脆走过去问道:“小郑,工作上遇到困难了?怎么今天这么消沉?”
  小郑抬头看到是陈桥,苦笑着打了声招呼:“陈老板。”
  陈桥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一罐啤酒放在他面前:“来,请你喝啤酒。”
  “谢谢。”小郑疲惫的笑了笑,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陈桥旁敲侧击的问道:“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呗,总比一个人憋在心里好。”
  小郑抬头看了陈桥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陈桥撺掇道:“怎么?觉得我就是个卖麻辣烫的,听不懂你们银行那些业务?”
  “没有……”小郑连忙摇头,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乖乖说出问题,“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今天上午稀里糊涂的,整个人像是在梦游似的,到现在脑子还昏昏沉沉的……”
  “昨晚没休息好吗?”陈桥问道,“熬夜看比赛了?”
  “也没有,昨晚十点半就睡了……”小郑捏了捏脑门,“早上起床的时候还很正常,可是到了单位突然就糊涂了,好几次好像睡着了,但又明明没睡着……同事说我上班的时候还放了一笔贷款,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听到这里,陈桥大概已经猜到了真相——小郑应该是被某个超凡者给影响了。
  这名超凡者的能力应该与别人的精神状态有关,但他对小郑的影响究竟是刻意为之,还是偶然情况下的无心之失,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也许可以通过汲取别人的精力来增益自己,也许就只是单纯的催眠,又也许专门擅长精神控制,能蛊惑别人的行动。
  当然这些都只是推测,他真正的超能力还要等陈桥找出他之后才能知道。
  “你今天有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人?”陈桥问道。
  “奇怪的人?”小郑耸耸肩,“我在银行工作,天天和五花八门的人打交道,每天都能碰到奇怪的人……”
  “这样啊……”陈桥无奈的点点头。
  他又不好把问题说的太过明白,毕竟调查超凡者这件事最好隐蔽进行。
  又陪着小郑聊了几句,最后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陈桥只能暂时停手,等接下来换其他方式慢慢调查了。
  ……
  下午陈桥以缴燃气费为理由去了一趟银行,还想再打听一下关于那名超凡者的消息,但除了小郑身上带有的超凡者的气味,陈桥没能再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不过小郑下午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最容易犯困的午后他都表现得非常清醒,可见早晨的浑浑噩噩并不是因为他昨天晚上休息的不好,就是因为超凡者的干扰。
  陈桥忙活了一圈徒劳无功,就只好先返回自己的小店继续等待消息,他知道只要超凡者使用了自己的超能力,那么他就一定会露出马脚。
  果不其然。
  事情很快又有了新的发展。
  三天之后张沫和程芳两个人听到消息,说小郑因为违规放贷被银行追责了。
  虽然涉及的金额不算太大,银行方面也不强制要求追回贷款,只需要补齐相关凭证就可以,但这件事对小郑个人的影响很恶劣,也许会断送他在银行的前途。
  然而奇怪的是,小郑对自己违规放贷的行为毫不知情,他坚持声称他没有放过这笔贷款。
  一直到后来银行调取了监控录像,才证明这笔贷款的确是小郑经手的,这是一笔放给个人的购房贷款,放贷的时间刚好就是小郑浑浑噩噩梦游的那天上午。
  贷款者并不具备贷款资质,原本这笔贷款审核并未通过,但那天上午小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就是鬼使神差的把贷款给办下来了。
  有的人怀疑小郑是因为业绩压力太大,为了完成银行分配的贷款任务,这才铤而走险,不惜违规放款。
  张沫和程芳都替小郑惋惜,毕竟小郑给她们俩的印象一直都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
  只有陈桥知道事情另有玄机——小郑很可能真的并非主动违规放款,而是受到了某种超自然力量的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