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44、无形的财产

  这桩怪事虽然诡异,但却并没有在C城引起多大的反响,毕竟女白领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躺在地上睡了一觉而已。
  因为没有任何损失,治安员自然也没办法立案,事情不了了之,就权当女白领饮酒过量出现幻觉了。
  但同样的事情很快再次发生,这一次受害者换成了一名男性。
  这名男性是C城某三甲医院的一名主任医师,在整个C城都享有盛誉,某天晚上他下夜班回家,在停车场自己的车位旁被人用同样的手段给弄晕了。
  一段时间的昏迷之后,主任医师悠悠醒来,醒来后他也马上报了案,并且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和财产安全状况。
  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完好无损,身上的一切贵重物品也都没有遗失。当时他的身上揣着两千多元的现金,也已经打开了他那辆价值六十万的座驾的车门,可弄晕他的歹徒似乎对现金和汽车都不感兴趣,压根就没碰过这些财物。
  如果说上一次女白领的事件还有可能是她醉酒之后产生的幻觉,那么这一次主任医师的雷同遭遇便足以证明这桩怪案是确实存在的。
  只是相关治安员们思前想后,就是想不明白歹徒的目的是什么。
  陈桥看到这里,心里则产生了一个想法——歹徒在弄晕了受害者之后并没有从他们身上取走任何东西,那么会不会他的本意不是掠夺,而是赋予?他会不会趁着受害者昏迷的时候,向他们的身体中植入了什么东西?
  比如说,这名歹徒在做什么人体实验,但是缺乏活体样本,于是便选定目标弄晕他们,悄悄在他们身上做手脚。
  后来陈桥得知相关人员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又带着两名受害者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但得出的结果令人失望——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被动过手脚的痕迹,身上连微创都没有。
  思路再次断了,无论是治安人员还是陈桥都是一头雾水。
  这名屡次作案的歹徒,到底想干什么?
  又过了几天,这桩悬案再次不了了之,两名受害者因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所以也没再去追查这名歹徒。
  毕竟无论是女白领还是主任医师平时工作都很忙碌,大家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既然自己没受到什么伤害,那就权当事情没有发生过了。
  只有陈桥总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劲,心里一直默默惦记着这桩悬案,同时标记出两次案件发生的地点,再不断揣测歹徒的作案动机。
  但案件的线索实在太少,再加上歹徒的作案动机始终不明朗,陈桥思前想后,始终是毫无头绪。
  不过陈桥并没有放弃,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桩悬案背后一定有着一个可怕的秘密,虽然他无法断定歹徒的目的,但他却可以监控受害者的情况。
  他通过社交网络关注着第一名受害者——C城东区的女白领,她是一名金融工作者,在一家银行做投资经理,这位女白领在社交网络上非常活跃,每隔一两天就会更新自己的动态。
  相对而言那名主任医师就老派许多,并没有注册什么社交账号,不过陈桥可以通过他们医院的“名医动态”栏目关注他的行踪,至少能得到他的出诊信息。
  一开始这两人的生活似乎没什么不同,一切都波澜不惊,但在两天之后,女白领开始变得不对劲。
  她在社交网络上连续发了好几条状态,都是抱怨自己工作状态奇差。
  “怎么回事?这两天脑子都晕乎乎的,连续两个项目的资产配置设计的屎一样……”
  “为什么我连边际效益递减规律这么基础的知识都忘了?”
  “我这是怎么了?失忆了吗?可我除了业务知识其他东西都记得啊……”
  看到这些状态,陈桥立马警惕了起来。
  这很可能与前一段时间她被人弄晕有关。
  同时他连忙开始去打探主任医师的消息,看看他那边是否有同样的遭遇。
  果不其然,当他在网上搜索这位主任医师的消息时,马上有几条负面新闻跳了出来。
  “姚主任手术失误,险些毁掉一个家庭!”
  “C城第三医院名医姚主任因为失误导致病人二次手术,病患家属称绝不原谅。”
  看到这些新闻,陈桥的表情逐渐变得凝重。
  “女白领工作状态不佳,主任医师也犯了低级错误……
  这绝对不是巧合,他们一定受到了某种影响。
  是那个歹徒动的手脚吗?这一次难道又是超凡者作案?”
  陈桥闭起眼睛,开始推演歹徒真正的作案动机。
  怎么可能会有歹徒在弄晕目标之后,毫无作为就直接离去呢?
  如果不是对目标有所图谋,歹徒绝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袭击别人。
  他一定索取了受害者身上的某些东西,只不过这些东西的丢失短时间之内不会被发现罢了。
  比如说——他们的知识。
  根据女白领和主任医师目前的状态,陈桥得出了结论。
  女白领无法再设计出合格的资产配置,而且就连边际效益递减规律这么基础的知识都忘了;
  主任医师半辈子扑在手术台上,技术精湛经验丰富,却在最近犯下低级失误。
  这两条证据无不表明他们的专业知识遭人盗窃,只给他们剩下了空空荡荡的脑袋,只是这种无形的财产就算被盗窃也很难被人发现,因此他们和治安员都没能意识到罢了。
  “所以说这名歹徒的身份是超凡者,而他的超自然力量就是盗窃别人的专业知识么?”
  陈桥调出搜索引擎,开始利用大数据搜索类似情况。
  “让我来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犯罪记录……”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陈桥很快就找到了相同的信息,其中很多人都曾经表示过自己最近工作起来不在状态,但完全失去工作技能的人却并不多。
  陈桥快速的浏览了一下,C城最近有丢失工作技能迹象的人有如下几位:
  一名汽车制造厂的工程师、一名跆拳道馆的资深教练、一名正在读大四的政法大学学生,以及一位某IT行业的资深码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