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00、情绪掌控者

  心中有了推测,陈桥却并没有轻举妄动。
  他仍是躲在暗处静静观察着魏乾,等待寻找到更进一步的直接证据。
  魏乾亲自将四位客户送到车上,这才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而就在这时,一名戴着金边眼镜的女青年抱着一摞文件快步朝着他走来。
  “魏总,魏总……”
  女青年卑声呼唤道。
  魏乾回头瞥了她一眼,爱答不理的说道:“小宋啊,找我有事?”
  “嗯。”女青年应了一声,低声道,“魏总,这个月有一笔往来款项有点问题,我看……”
  一听这话,魏乾连忙朝着办公室里指了指:“进来说。”
  “好、好的!”小宋乖乖点头,拿着文件进了魏乾的办公室。
  趁着办公室的门还没关上,陈桥也悄悄溜了进去,等他前脚迈进房间,小宋后脚就把办公室的门给关好了。
  调整一下情绪,小宋重新说道:“魏总,这个月三号有一笔往来款,凭证好像有些问题,而且账面上对不上,我觉得……”
  魏乾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小宋,你是会计,怎么做账是你的工作,这点小事也要拿来问我?”
  小宋苦笑道:“魏总,做账的确是我的工作,但出纳那边说这笔款项是您亲自经手的,现在两头对不上,所以我才……”
  听到这里,魏乾冷笑一声:“小宋,你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陈桥明显感觉到魏乾再次使用了自己的超自然力量。
  而被质问的小宋突然开始发抖,额头上冷汗扑簌簌流了下来。
  哪怕是影视剧里面见皇上的宫女,恐怕都没有她现在这么诚惶诚恐。
  可魏乾并不是皇上,小宋也不是宫女,两人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眼前这一幕实在是有些滑稽。
  看到这里,陈桥更是笃定魏乾的超自然力量是掌控别人的情绪。
  之前与客户见面的时候,魏乾暗中操作,让客户的情绪变得喜悦,所以谈判才异常顺利。
  而如今面对小宋,魏乾又唤醒她的恐惧,让她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时魏乾敲了敲桌子,沉声道:“小宋,你好歹也在我这干了三年了,该怎么做账,不用我教你吧?”
  小宋抬头看了魏乾一眼,颤声道:“魏总,您是说让我做假账?”
  “什么假账!”魏乾气得直拍桌子,“只是做一下简单的账务调整,那笔往来款随便塞塞!把账目调平了不就行了吗?!这怎么能叫假账呢?”
  小宋一听,连忙点头:“对对对,魏总说的是……是我表达错了……”
  魏乾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之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以后这点小事别来问我。还有,任何我经手的款项,账面上不能看出任何问题!知道吗?”
  小宋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把刘海打湿了,她连忙点头道:“好的魏总,您放心吧……”
  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还小心翼翼的把门给带上。
  陈桥则忍不住感叹:魏乾这一手超自然力量用的倒是娴熟,直接压着公司财务给他做假账。
  徐鹰扬深山修养的这几个月,魏乾侵吞了多少公司财产?
  怕是半个公司都要被他给搬空了吧?
  而且看他对自己的超自然力量似乎毫无节制,谁知道他暗地里还干过什么其他事情?
  思绪到此,陈桥突然恍然。
  难怪徐鹰扬这么怕死,这恐怕也是拜魏乾所赐!
  根据阿灰的调查,徐鹰扬原本是个意志坚韧的有为人士,当初毅然辞职创业,眼睛都不带眨的。
  这么一个有魄力、有胆识的率性男人,怎么就突然变得贪生怕死,成天琢磨着养生保健了呢?
  回想起来,徐鹰扬躲进深山疗养的时间,刚好就是超凡者陆续出现的时间。
  再加上今天魏乾在别墅对徐鹰扬试图使用超自然力量,真相已经呼之欲出了。
  魏乾肯定也操控过徐鹰扬的情绪,放大了徐鹰扬内心深处的恐惧,这才让他从一个勇于创业的弄潮儿变成了一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而且还一头扎进深山躲了整整好几个月。
  “调查的差不多了,该着手行动了……”
  理清楚思路,陈桥在心里默默盘算道,
  “先去搜集一圈证据,再抽一管血,最后抹除掉魏乾的超自然力量,再请徐鹰扬出山……
  既然老徐成了我的替身,总得关照着他点才行,至于这个忘恩负义的魏乾,那就不能对他客气了!”
  ……
  深夜。
  山中别墅。
  陈桥拎着一个公文包,迈步走入客厅。
  “徐鹰扬,我回来了。”他低声说道。
  卧室里马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徐鹰扬快步迎了出来。
  “你可算回来了……”
  不知怎地,他语气中竟然有一股深闺怨妇般的意味。
  陈桥看向他,突然发现他嘴角一抹殷红血迹。
  “你开荤了?”陈桥微微皱眉。
  “嗯。”徐鹰扬没有否认,“吃了三只麻雀,放心,都吃干净了,没有隐患。”
  陈桥点点头,他对徐鹰扬是足够信任的。
  如果不信任,他也不会选徐鹰扬做他的替身。
  “闻过超凡者的气味你还能吃得下去麻雀……我很佩服你。”陈桥笑道。
  徐鹰扬耸耸肩:“没办法,太饿了,再加上那三只傻鸟还飞到我窗户边……我不吃简直对不起它们的诚意。”
  说到这里,徐鹰扬的眼睛盯着陈桥手里的公文包,语气兴奋道:“陈桥,有好东西给我?”
  “鼻子真灵。”陈桥笑了笑,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瓶鲜血。
  “你心腹元老的血,趁热喝了吧。”
  徐鹰扬连忙接过瓶子,二话不说喝了起来。
  喝完之后砸吧砸吧嘴,忍不住感慨道:“真是蜜液琼浆啊!”
  陈桥皱了皱眉头,这个词和鲜血怎么想怎么不搭。
  等好好回味完了口中的余香,徐鹰扬才继续开口道:“陈桥,魏乾那小子……被你做了?”
  陈桥皱皱眉:“什么‘做了’,说的我好像黑-涩-会似的,我是正经人,能干那种事?”
  “那这血……”徐鹰扬疑惑道。
  “很简单,敲晕了搞来的,还顺便抹除了他的超自然力量。”
  陈桥道,
  “这小子的超自然力量是控制别人的情绪,你这几个月贪生怕死就是因为他在你身上动了手脚。”
  “妈的……”听了这话,徐鹰扬气得攥紧拳头,“老子真想吃了他!”
  “没这个必要,他已经变成普通人了,没那么好吃。”
  陈桥摇摇头,随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摞文件,
  “这里是他挪用公款、内幕交易、性-侵职场女下属的证据,我已经帮你整理好了,你调整一下状态,明天回公司吧。
  不需要使用永恒族的手段,单凭人类的法律就足够让他喝一壶的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没必要因为这种货色暴露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