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29、锁定嫌疑人

  三名死者对于遗书的执著让陈桥深感怀疑,这的确有些不符合常理。
  更何况三个人全部选择了用手写的方式来留下遗书,这更是有一丝做作的意味。
  毕竟在如今这个时代,传递消息更多使用的是电子途径——一条短信、一封邮件、一段语音都可以用作遗书,为什么他们要偏执的使用手写呢?这是某种仪式感吗?
  陈桥想来想去,觉得手写遗书的唯一特点就是不容易伪造。
  每个人的字体就如同指纹一样独一无二,手写体的遗书伪造的难度非常大,相对来说电子版本的遗书可信度就要差一些,会存在伪造的可能性。
  所以说三名死者故意留下手写体遗书,就是为了证明这封遗书是他们亲自写的,而不是伪造的吗?
  三个人临死前用心良苦的留下这一证据,就是为了证明他们真的是自杀,而没有他杀的可能性吗?
  想到这里,陈桥不免觉得这一举动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三个人越是迫切的想要证明他们的死与他人无关,陈桥越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潜伏在暗处的超凡者,已经因为他的过度掩饰而暴露了痕迹。
  “他们三个人的死一定是人为操纵的……”
  陈桥心中得出结论。
  ……
  由于在会计师事务所一无所获,所以陈桥改变了自己的思路。
  也许这名超凡者并不是会计师事务所的职员,也许他是这三名受害者的客户。
  回家之后陈桥调查了一下这三名死者生前的工作,他发现三个人生前的最后一个客户是一家电商公司,电商公司刚好也在C城,就位于东区的CBD。
  于是陈桥马上赶往这家电商公司调查情况,同样是在下班时间站在公司楼下假装玩手机,等电商公司的员工们一一从面前走过的时候,他便可以检查他们身上是否有超凡者的气味。
  但这次陈桥又失败了。
  电商公司的员工里并没有超凡者的气味。
  每个人都干干净净,只有普通人类身上的血肉味道,没有那种遮盖不住的、能让陈桥浑身躁动的超凡气息。
  “真是怪了……”
  再次失手的陈桥简直要怀疑人生了。
  超凡者既不是死者生前的同事,也不是死者生前的客户……
  那他究竟是谁?
  他是怎么接触到这三名死者,并且让三个人自行了断的呢?
  毕竟能够同时与这三个人产生交集的常规人群只有同事和客户这两个群体,其他人想要满足条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可能性太低,偶然性太大。
  比如说:也许有一位出租车司机刚好搭载过他们三个人;
  又比如说:也许他们三个人体检的大夫是同一位;
  再比如说:也许他们三个人去同一家健身房,请了同一位私教……
  陈桥很难一一排查这些可能性,他只能从最容易调查的方向入手。
  既然同事和客户里都没有超凡者存在,他便决定尝试着接触死者的家人。
  如果死者与超凡者有接触的话,他们家人或许也与超凡者打过交道。
  三名死者中,年轻员工生前在C城租房住,有一名合租的室友,两个人还一起养了条狗;经理在C城购置了房产,但因为常年加班,他的感情生活并不顺遂,到现在仍然是孑然一身,没有对象;三名死者中拖家带口的只有这位老板,他有一位妻子和一个儿子,陈桥反复考虑,决定先从这位老板的家人入手。
  老板家住在C城郊区的一个别墅区,他家是一幢三层附带花园的独栋别墅。
  陈桥借着夜色来到了别墅区的外面,隔着很远就把车子停了下来。
  与大多数别墅区一样,这里的安防系统非常严密,不光小区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监控摄像头,监控的采集范围更是辐射到小区外面方圆五百米的范围之内。
  陈桥可不想在这里留下踪迹,便远远停好车之后脱下衣服进入隐身形态,确定万无一失之后,他才小心翼翼的往别墅区靠近。
  利用傀儡师的精神异能控制打瞌睡的保安打开门禁,陈桥轻而易举的溜进了小区里。
  沿着石板小路一直向前,他很快就找到了老板的家。
  还没等他靠近目标,陈桥便嗅到的一股熟悉的味道。
  超凡者的味道。
  正顺着夜风悠悠从远处吹来。
  毫无疑问,这股味道正是来自于老板的家里。
  陈桥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终于找到你了!”
  从这气味的浓度来判断,超凡者现在就潜伏在老板的家里!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
  陈桥心中也是一阵意外,同时又不由得纳闷,这位超凡者究竟会是谁?
  老板的家里还有谁?
  他的妻子?
  他的儿子?
  可如果超凡者是他们母子中其中一人的话,他又为什么要害死公司的普通员工?以及那名被老板亲手提拔起来的经理?
  害死这些人,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陈桥越想越疑惑,也没急着打草惊蛇,而是默默的躲在窗外看着,观察着这栋有些冷清阴森的别墅。
  而就在这时,别墅二楼的一扇窗户忽然被推开,紧接着陈桥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男生从里面探出头来。
  他应该就是老板正在读高中的儿子,也是第一个发现老板尸体的人。
  陈桥抬头看向他,再轻轻的嗅了嗅他的气味。
  虽然距离较远,但陈桥还是有十足的把握确定他的身份。
  超凡者。
  老板的儿子,就是那名超凡者!
  “这可奇怪了……”
  陈桥越来越想不通,
  “他为什么要害自己的爸爸,还有他爸公司里的员工呢?”
  正当他皱眉沉思的时候,窗口的少年突然做了一个诡异的举动——只见他从睡衣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再拿在手上贪婪的吸了一口。
  皎洁的月色下,一个青涩的少年站在窗口用熟练的动作抽着烟,时不时还悠闲的吐出一两个烟圈,似乎心情非常不错。
  看到这一幕,陈桥的心里突然有了触动。
  他似乎想明白这名超凡者杀人的动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