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88、超凡者抹除教程

  “谁啊?!
  半夜三更的,
  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阵暴躁的抱怨从院子里响起,接下来还有几句音量极低的虎狼之词。
  陈桥和方倩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无奈的笑了笑。
  深夜办案,经常会遇到这种“问候”。
  而随着超凡者的走近,陈桥发现方倩的精神又开始亢奋。
  “方倩,挺住。”他低声说道,这声呼唤勉强让方倩冷静了一些。
  这时一阵“吱呀呀”的声音传来,院子老旧的铁门被人拉开,一名身材魁梧、长相凶恶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内,挺不善的问道:“你们特么有什么毛病啊?三更半夜敲人家门!”
  一听这话,方倩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低声道:“陈……咳咳,梁毅,你看此人如此凶恶,不如我们……”
  陈桥知道她在想什么,连忙摇头道:“冷静,要冷静。”
  方倩只好悻悻然打消了念头:“噢……”
  陈桥则转向犯罪嫌疑人,沉声道:“季先生您好,我们是C城治安局下属特别行动组的,今天我们过来想请您协助我们做一些调查。”
  听到这话,犯罪嫌疑人季先生的表情变了变,他先是一脸惊愕,之后面露狐疑神色,质问道:“治安局的?不像吧……我看你们也没穿制服啊。”
  陈桥笑道:“既然是特别行动组,我们当然不方便太过招摇了,不过如果您怀疑我们的身份,我们可以出示证件。”
  话至此处,方倩马上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季先生眯着眼睛看了看,说实话他也看不出方倩的证件到底是真还是假。
  他悄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努力不动声色的平复自己的情绪,随后假笑着说道:“二位来找我,还是为了灭门案吗?我想我的不在场证明够充分了吧,你们还……”
  陈桥抬手打断了他的话,摇头道:“不,季先生,您误会了,我们来找您不是为了灭门案,我们要调查另外一件事。”
  “嗯?”季先生有些意外,“什么事?”
  陈桥微笑道:“我们怀疑您的身体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异,您获得了一种超自然力量。”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季先生的瞳孔猛地收缩,同时额头上肉眼可见的渗出汗珠,两只手不自然的摆动起来。
  “你们……我……”
  他支支吾吾了两句,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假装惊讶道,
  “什么奇妙的变异?什么超自然能力?你们在胡说八道吧?谁会相信正常人会变异啊?”
  陈桥没有多做解释,而是拿出刚才在24小时连锁药房买的一次性针头针管,对季先生道:“有没有变异,让我们抽一管血就知道了,季先生,麻烦你配合一下。”
  季先生连忙后退一步,紧张的说:“什、什么?你们怎么一上来就要抽血啊?你们这程序很不……很不正规啊……我怀疑你们根本不是治安局的……”
  陈桥态度强硬:“季先生,请你配合。”
  季先生哪里肯配合,吓得转身就跑。
  而就在此时,陈桥旁边的方倩突然“嗷”的一声扑了上去。
  陈桥一阵黑线——这丫头怕是坚持不住了。
  “方倩,克制!”
  陈桥大声呵斥道。
  方倩已经一把薅住了季先生,强大的劲道瞬间把季先生掀翻在地。
  要不是陈桥及时阻止,估摸着方倩已经一口啃下去了。
  到时候事情可就大条了。
  稍微恢复一些理智的方倩回头对陈桥道:“梁毅,季先生好像很不配合的样子,不如我们……”
  陈桥一脸黑线:“别不如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赶紧帮我按住他,我来抽血。”
  “好、好的!”
  方倩连忙乖乖点头,再按照陈桥的指示按住季先生。
  陈桥眼疾手快,外科医生的职业技能瞬间上线,一针下去,抽了一整管出来。
  “奈斯……”
  而看到超凡者的血液,方倩的眼睛闪烁着灼灼光华,被按在地上的季先生简直惊了,治安员都这么凶恶的吗?
  同时他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决定最后放手一搏。
  既然治安员都已经找上门了,变异者的身份也已经泄露,现在再隐藏超能力,伪装自己是正常人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妈的……”
  季先生身体猛地一抖,开始使用自己的超自然力量。
  而抽血的陈桥突然嗅到季先生超凡者的味道变得微弱了一些,而不远处突然又出现了新的超凡者气味。
  “什么情况?”
  他猛地抬头看去,赫然发现院子里突然又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季先生,院子里的季先生头也不回的跳墙头逃走了,丢下门口的季先生不管。
  陈桥恍然大悟。
  “分身吗?原来这就是你的超能力……难怪你可以制造不在场证明,你可以随时变出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替身。”
  被陈桥和方倩控制住的季先生冷笑道:“是的,你说对了……”
  陈桥想了想,又揣测道:“在你分身之后,你可以任意消除掉其中一个分身吗?所以就算我抓住这一个你,但只要另一个你逃了,你就可以消除掉这一个分身,留存逃跑的那个分身?”
  季先生没有再回答,他觉得没必要给敌人透露太多信息。
  不过他脸上却露出得意的表情,因为他的另一个分身已经跑出去快一千米了。
  看着季先生小人得志的样子,陈桥遗憾的叹了口气:
  “抱歉,季先生,我认为你高兴的太早了。
  另外,你也不配拥有这项超自然力量。
  一家四口,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一名十五个月的婴孩……
  到底是怎样的禽兽,才能下得去手?”
  说到这里,陈桥按住季先生的身体,开始汲取他的超自然力量。
  尽管眼前的他只是他的一个分身,但这两个分身之间其实是共享超自然力量的关系,当陈桥汲取他这一个分身的超自然力量的时候,他另一个分身的超自然力量也跟着被掠夺了……
  季先生只觉得身体的能量一点一点被掠夺而去,分身状态下的他正承受着被撕成两半的痛苦。
  “啊——!!!住手!住手啊!”
  陈桥当然不会住手,他只是平静的执行自己的任务。
  半分钟之后。
  季先生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而已经逃到村边的他的分身,在一阵惨叫声中化作烟尘。
  站在旁边的方倩亲眼目睹了陈桥抹除超凡者的全过程,这让她感到既震惊又钦佩。
  同时她意识到季先生身上那股令人着迷的异香消失了,变成了普通人身上的血肉味道。
  只是陈桥手里那管针筒里,还有阵阵扑鼻香味传来。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陈桥为什么要买针管抽超凡者的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