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0、看不见的人

  简单交谈了几句,陈桥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前天晚上一位女大学生来店里吃麻辣烫,吃完之后又去逛了逛街,晚上路过附近一个公园的时候,不幸被人侵犯了。
  不过陈桥想不明白的一点是,案件发生的时间距离女大学生来吃麻辣烫已经过了将近三个小时,治安员为什么会来这里了解情况?他们到底想调查什么?
  这时那名女性治安员拿出女大学生的照片,展示了一下问道:“陈老板,您对这位女大学生还有印象吗?”
  陈桥耸耸肩:“人不是我接待的,所以我没印象,抱歉。”
  程芳却点头道:“我有印象,她是我接待的。”
  女治安员连忙又问道:“那她用餐的时候精神状态怎么样?有没有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精神状态?不该吃的东西?”程芳一脸茫然,“没有吧?她挺正常的啊,吃的东西就是麻辣烫啊……麻辣烫有什么不该吃的?”
  这时旁边那位男治安员补充道:“比如说可以产生幻觉的食物,一些有致幻效果的蘑菇之类的……”
  程芳连忙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店里的蘑菇都是正规蘑菇,不会让人产生幻觉的,再说我记得她那天晚上也没吃蘑菇……”
  陈桥听事情不太对劲,不由得问道:“两位,到底什么情况?不是说这姑娘被人侵犯了吗?怎么还调查到蘑菇上了?我们小店的卫生状况一向很好的。”
  女治安员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不是质疑你们的卫生状况,只是这姑娘的情况有点复杂……她报案说自己被侵犯了,身上也的确有被侵犯过的痕迹,但是我们调取了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录像证据却和她的证词不符合。
  监控显示她自己不小心摔进了公园草丛的视线盲区,四五分钟之后衣衫不整的从草丛里爬了出来,整个过程中除了她视频里没有任何其他人……
  但她却坚持声称有人侵犯了她,只不过她看不见这个人,你们懂她的意思吗?一个看不见的男人侵犯了她……”
  说到这里,男治安员连忙咳嗽一声:“咳咳!小许,案件细节还是不要随便说的好。”
  女治安员连忙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说。
  男治安员则接过话头,笑着说道:“所以这事情其实挺奇怪的,怎么可能有看不见的男人侵犯了他?我们觉得有可能是这姑娘产生了幻觉,所以就想调查一下这方面的可能性……”
  听到这番话,张沫和程芳都惊了。
  “这太扯了吧?”程芳道。
  张沫则一脸惊恐的说:“你说侵犯她的会不会不是人,而是……出事的公园旁边好像就是个墓地……”
  程芳吓得脸都白了:“小沫你别吓唬我,我以后再也不敢去那边遛弯了!”
  女治安员也是面露惧色,低声道:“我其实也这么想过……”
  “小许!”旁边的男治安员不满的呵斥一声,小许连忙又吐了吐舌头闭上了嘴。
  而此时的陈桥却陷入了沉思。
  看不见的男人。
  监控录像拍不到的男人。
  这种事情在一般人看来的确像是灵异事件,又或者是受害人产生了某种逼真的幻觉。
  但陈桥却知道这种人真的存在,因为在五十年后的未来,人类中有很多这种人。
  他们有的人可以隐去身形、有的人力大无穷、有的人速度奇快、有的人刀枪不入。
  在五十年后的未来,这种人被人类统称为“超凡者”。
  他们是人类的希望,也是丧尸们的宿敌。
  如果不是他们的存在,人类文明可能早已在丧尸的肆虐下彻底灭亡了。
  历史记载,超凡者与丧尸一同诞生,两者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世界上。
  如同吸血鬼和狼人,又或者天使与魔鬼,超凡者和丧尸相伴相生,相互制衡。
  他们是人类变异的两种不同方向,是同种事物的阴阳两面。
  算起时间,既然身为“始祖丧尸”的陈桥已经出现,那么超凡者们应该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人类之中了。
  这位侵犯女大学生的“看不见的男人”,八成就是一名超凡者。
  只不过他并没有合理的利用自己的超能力,而是选择用它去做这种肮脏龌龊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陈桥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超凡者所谓的“超凡”指的只是能力,而不是品德,很多超凡者在获得超能力之后非但没有想着去造福人类,反而因为能力的膨胀而泯灭了道德底线。
  在五十年后的末世,利用超能力拯救人类、无私奉献的英雄虽然存在,但也有相当一部分超凡者把自己视作神明,利用超能力欺凌普通人类。
  他们并非无偿为普通人类提供庇护,而是把他们像奴隶一样豢养在自己的周围,普通人如果想要得到超凡者的庇护,就必须给他当牛做马。
  陈桥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他和他的父母都是某位超凡者的奴隶。
  当然,超凡者并不会把他们这些普通人称呼为“奴隶”,而是叫他们“忠实的追随者”……
  每每想到那位超凡者高高在上的嘴脸,以及他对他“忠实的追随者”所做出的事情,陈桥的心里就会泛起一阵恶心。
  有的时候,超凡者远比丧尸更邪恶。
  这时男治安员的声音把陈桥从思绪中唤醒:
  “好了,我们要了解的就是这么多,感谢你们的配合。”
  他和搭档小许起身告辞,离开了陈桥的麻辣烫小店。
  陈桥亲自送出门去,等两人走远之后才转身回到店里。
  而店里的张沫和程芳已经讨论开了。
  “我觉得肯定是闹鬼了,那公园挨墓地那么近,难免的!”
  “以后我再也不去那一片遛弯了,遛弯去南街的人民广场好了……”
  陈桥听着心里好笑,但却顺着两人的想法说道:“你们两个晚上还是不要出门了,这种事情万一撞上可不是闹着玩的。天黑了就在房间里待着,看看电视刷刷手机多好?”
  陈桥心里明白,一个拥有隐身异能、心思龌龊的超凡者,远比起墓地里的孤魂野鬼来的更加危险。
  他也许现在就潜伏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兴致勃勃的挑选着下一名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