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7、你该还债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开车的小梦喃喃道。
  这句话原本是她安慰自己用的,压根就没想到说给别人听。
  但当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后座上突然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这就是你害人的理由?”
  “啊!”
  小梦吓坏了,情不自禁尖叫起来,同时后背渗出一股冷汗,双手和双脚也不听使唤了。
  疾驰中的小车突然失控,车头一晃便剐蹭到了旁边的护栏,小梦连忙快速反打方向盘,却导致车子反向失控冲向了公路另一侧的树丛。
  嘭——!
  剧烈的撞击声响起,驾驶席前的安全气囊瞬间弹出,小梦的身体猛地向前一窜,肩膀上的安全带勒得她一阵剧痛……
  惊魂甫定的小梦没时间下车检查情况,而是惊恐的回头看向后座。
  可后座上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刚才那句话仿佛是她的幻觉,但那声音却异常真实和清晰。
  “一定是我幻听了……”
  小梦低声安慰自己。
  后座上明明什么人都没有。
  但还没等她的情绪平复下来,后座上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知道被你汲取活力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他们患上了一种怪病,年少早衰,全身器官都开始衰竭……
  你偷取了他们的生命,你这么做与直接杀了他们没有区别。”
  这下小梦彻底吓傻了,瞳孔因为恐惧而剧烈的收缩着。
  “谁?!谁在那?谁在说话?!”
  她的身体不断的颤抖,同时开始回忆起那些被他汲取生命的受害者。
  难道是其中的某个人化成孤魂野鬼回来报复,附着在了她的车上?
  “我……我告诉你!我不怕你!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不怕你!”
  小梦咬着牙放着狠话,尽管这狠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而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想起了在停车场时发生的一个小插曲,当时车子的后门诡异的弹开了一下,只不过她当时只是觉得这是后门故障了。
  现在想来,后门并非是故障,应该是有人开门钻进了后车厢。
  “我知道你是人不是鬼!”想明白这一切,小梦咬着牙沉声道,同时轻轻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
  只有人才需要开门进车,鬼可以穿门而入。
  “你到底在哪?!”
  小梦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往后排座椅下看去,但座椅下仍然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在排查了后座的一切空间之后,小梦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她看不到这个人,这个人似乎是隐身的。
  转念再一想,既然她可以获得汲取生命的超能力,那么会不会有人获得了隐身的超能力呢?
  继而联想到前两周C城女性频繁被“看不见的男人”袭击的事件,小梦更是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你是隐身人……”小梦冷哼一声,心中的恐惧感渐渐消除,“前几天C城闹鬼的案子是你干的吧?那些女人都是你害的吧?
  真是可笑,还以为你是什么高尚的家伙,原来我们俩是一路人……”
  说到这里,小梦突然往后座上窜去,她张开双手尝试着去摸隐身人的身子,企图去接触到他。
  因为小梦知道,一旦她摸到隐身人,她就可以快速汲取掉隐身人的活力,几分钟之后隐身人就会变成一个弱不禁风的老东西,失去所有的战斗力。
  她很快就找到了目标,因为她真切的摸到了一个人形的躯体。
  “傻哔,你完蛋了!”
  小梦冷笑道,
  “做老娘的保健品吧!”
  一边说,小梦一边开始了活力的汲取,她牢牢抓住隐形人的身子,贪婪的吸收着他的生命力。
  但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手里的这个人,他的躯体好像没有任何活力。
  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就像是一具陈年的尸体。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身体也没有任何温度,没有脉搏、没有心跳。
  根本就无法从他身上汲取任何活力!
  “我撞鬼了?真的撞鬼了?”
  恐惧感再次回到小梦的大脑,让她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但马上就有一只冰冷的大手扣了过来,狠狠钳住了她的手腕。
  这时那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该还债了。”
  这句话让小梦从头到脚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
  当黎明的朝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陈桥刚刚清理完后厨。
  从此以后,小梦再也不能偷取别人的生命了。
  只不过遗憾的是,被她偷走的生命无法再偿还给受害者。
  扔完厨余垃圾,陈桥顺路去了一趟菜市场,他又买了两只活鸭,但却并不是为了果腹。
  他想试验一下小梦的超能力被他吸收之后是怎样的效果。
  小梦可以通过超能力偷取别人的活力,让自己变得更青春健康,但陈桥是个丧尸,丧尸的本质是一具已死的尸体。
  丧尸也能偷取活力吗?
  汲取别人的活力之后,丧尸的身体会有什么变化吗?
  如果没有任何增益效果的话,这异能来到陈桥身上岂不是损人不利己?
  带着研究的目的,陈桥拎着两只活鸭回到了房间。
  模仿着小梦的样子,他把自己冰冷的大手按在了活鸭身上。
  使用超能力,紧接着活鸭的身体发出一阵剧烈的抽搐。
  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身上的羽毛纷纷脱落。
  而陈桥却感受到了一股饱腹感,就像把鸭子吃进肚里一样。
  “明白了……”陈桥心中恍然,“这超能力到了我身上,就是直接吞噬掉其他生物的生命力,就像直接吃掉他们一样……”
  得出这个结论,陈桥撇撇嘴:“这超能力太过霸道,一定得谨慎使用才行。”
  随后突然有了一个联想:“不知道这超能力用在超凡者的身上,会不会有不同的效果?超凡者的生理结构与普通人类或者普通动物大为不同,也许把这一招用在他们身上,会有某种奇妙的效果……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个超凡者试一试……”
  一边想,陈桥一边把新的超能力记录在案:
  “最新获得超能力:生命汲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