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93、良医

  陈桥一直站在急诊科外的柱子旁,静静观察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旁观者清,陈桥看到了所有他想看到的东西。
  包括刚才那一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可流水当真是无情的吗?
  护士小姐姐对孟大夫示好,孟大夫却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这在护士小姐姐看来,无疑是对她最无情的拒绝。
  但陈桥却知道真相。
  孟大夫不去看她,并非是因为想要拒绝她,而是出于对自己超自然力量的克制,对护士小姐姐的尊重。
  他有一双不一样的眼睛。
  目光扫过去可以看到非常丰富的内容。
  这项异能如果使用在病患身上,便能够帮助他快速诊断出患者的病因,但如果使用在身旁异性的身上,也许会造成一种侵犯、一种亵渎。
  孟大夫显然不想这么做,即便没人知道他有这种特异功能。
  也正是在这种无人监督的状态下做出的行为,才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品格。
  正所谓君子不欺暗室。
  “恭喜你,你合格了。”
  陈桥在心中悄声道,
  “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位不需要被抹除的超凡者。”
  趁着夜晚还没有结束,街上的行人还是寥寥,陈桥转身离开了医院,开车返回到家里。
  而孟大夫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天晚上,他用自己优良的人品,帮助自己躲过了一劫。
  ……
  返回家中,陈桥记录下了新发现的超凡者。
  “SN0015。
  SN0015本体为中年人类男性,其具备的超自然力量为透视能力。
  目前已知其视力可以穿透一定程度的遮挡物,洞悉物体内部的情况,其余功能有待发掘。
  SN0015获得超自然力量之后,表现出一定的自控能力,目前并未发现其能力有失控的风险,亦不存在破坏性。
  经考虑,保留SN0015超自然力量。
  当前SN0015仍具备超自然力量。
  持续观察中……”
  存好档案,关闭文件,阿灰的声音从音箱中响起。
  “这还是第一个没有被抹除的超凡者,陈桥,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陈桥点了点头:“我没有抹除掉他超能力的理由。”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阿灰表示支持,之后又问道,“对了,对生物学教授的专业知识消化的怎么样了?”
  陈桥揉了揉脑袋:“还在消化中,老先生的知识储备非常丰富,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陈桥,要相信自己,丧尸对人类身体的强化是全方面的,你不仅力量得到了强化,大脑也同样得到了提升。”
  阿灰道,
  “丧尸化加强了脑核、脑缘系统及大脑皮质的功能性,这将会让你拥有更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记忆力,消化掉普通人类的知识不会给你带来太大的负担。”
  陈桥笑了笑:“谢谢你的鼓励,阿灰。”
  其实他早就发现这一点了,丧尸可以使人体的所有器官得到强化,大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而“硬件”配置提高了,相应的功能自然也就进步了。
  又和阿灰闲聊了两句,陈桥就开始靠在椅子上消化从老教授那里继承来的专业知识,而就在此时,卧室的窗外传来了一阵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陈桥仍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浑若老僧入定。
  卧室的窗帘后则有人影晃动,一个人轻轻从窗下站起身子。
  紧接着敲玻璃的声音传来。
  笃笃笃……
  笃笃笃……
  这声音极轻极谨慎,就像是隔壁老王媳妇来找他幽会似的。
  陈桥无奈的睁开眼睛,朝着窗户走去。
  拉开窗帘,方倩那张俏丽的脸庞出现在外面。
  他早就知道窗外的是方倩了,因为始祖丧尸对二代丧尸有着自动定位系统,他知道方倩每一分每一秒的动向。
  “陈老板!”方倩一看到陈桥,心中就生出一股喜悦之情,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仿佛是天生自带的本能。
  她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又伸手指了指窗户:“趁着现在没人,快开窗让我进去!”
  陈桥一阵无语,打开窗户让方倩翻了进来。
  之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从正门进来?”
  方倩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居然想不到理由。
  “对哦,我为什么不走正门?”
  两人既不是犯罪分子,也不是奸-夫***,只是三更半夜见个面,完全没必要偷偷摸摸。
  陈桥摇了摇头,嘱咐道:“下次来就走正门吧,你这样鬼鬼祟祟的,被人看到反而会引起怀疑,反倒是走正门稳妥些。”
  “好。”方倩乖乖点头道。
  “今晚怎么过来了?”陈桥拉过椅子让方倩坐下,随后问道。
  方倩耸耸肩:“自从变成永恒族之后我就不需要睡眠了,晚上变得特别漫长,又不能让同事知道我不用睡觉,只好来找你了……”
  说罢又掏出车钥匙晃了晃,补充道:“还有,我的车还停在这,我得尽快开走。”
  陈桥点点头。
  方倩的那辆车的确已经在这条街上停了一天两夜,这很容易给他带来麻烦。
  早点让方倩把车开走,也算消除一大隐患。
  方倩随手把车钥匙放在桌子上,又问道:“对了,陈老板,上次那个怪男人你调查的怎么样了?我回去考虑了一下,觉得是不是应该把怪男人上报给组织更稳妥一些?”
  “我给怪男人取了个新代号——使徒。”陈桥道,“对他的调查刚刚开始。”
  “使徒?”方倩笑了,“你也看过EVA?”
  陈桥点头道:“当然。”
  而一提起EVA,方倩的思路便被打开了。
  “等等,陈老板,你说的这个使徒,和EVA里的使徒……是不是同一类生物呢?”方倩问道。
  陈桥摇了摇头:“这不太一样,尽管我借用了EVA里的名字,但我们接触的使徒与EVA中的使徒有所不同。”
  此时他脑海中对于老教授的知识储备已经消化了一部分,这让他能够勉强产生一个思路。
  “方倩,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假想,在生物演化的进程中,存在着更高等文明的干预,地球上物种的演化,尤其是人类的演化,不仅仅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还有其他文明的助力……”陈桥道。
  “嗯……以前在一些课外读物里读到过——历史上物种大爆发往往都集中在某一个极短暂的时间段,这的确很像是受到蓄意干预一样。”
  方倩道,
  “而且我的一些同事也相信这一种说法,其实我们特别灾害防治部门的存在,从一定程度上说,也是基于这些假说。”
  陈桥点点头,之后继续道:“我现在怀疑,我们接触到的使徒,就是人为干预人类演化的幕后黑手派来的工具人。
  他们控制人类进化的方向,将物种的演化当成是一种实验,永恒族和超凡者的突然出现,就像是过去鸟类、灵长类动物突然出现一样。
  当然至于这场实验的意义和幕后操控者的目的,我暂时还无法想清楚。”
  (感谢H騰飛、雪国的画师、我叫吴良辰、-=-aaa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