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02、发现你了

  夜渐渐深了。
  方倩一席便装出现在了C城大学附属医院的附近。
  陈桥站在她的身旁,手里把玩着一张治安员的证件,他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急诊科,低声道:“你先进去吧,我随后就到。”
  “徐鹰扬那边,都打好招呼了?”方倩谨慎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没有问题。”陈桥笑了笑,“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那就好。”方倩点点头,“接下来就看孟大夫的了。”
  说罢她迈步朝着急诊科走去。
  此时的急诊科灯火通明,时不时有脚步迅捷的医生护士穿梭其中,急诊医生孟先觉正坐在诊室里值班,今天与他搭档的是一位女医生。
  长夜漫漫,候诊枯燥,孟先觉坐得久了,不免有些犯困。
  然而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孟大夫。”
  孟先觉连忙抬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第九行动组组长——方倩。
  不久之前刚刚见过。
  “方……方组长!”
  孟先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迎着她走去,
  “你怎么来了?”
  方倩微笑说道:“是为你白天向我透露的事情来的,你不是说医院里有很多起非自然死亡么?”
  “喔……是的。”孟先觉恍然大悟,“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过来调查,我还以为你会走一下流程,确定嫌疑人身份什么的……”
  “这倒不用。”方倩道,“我决定和治安局联合办案了,我联系了治安局方面的负责人,他随后就到。”
  “这样啊……”孟先觉轻轻点头,随后朝着走廊尽头指了指,“那方组长,要不然先去我办公室里坐一下?”
  “好。”方倩没有拒绝,跟着孟先觉进了办公室。
  差不多十分钟之后,一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从医院正门走了进来,他进门之后径直来到了孟先觉的办公室,找到了孟先觉和方倩。
  “特别行动组的方组长?”中年男人见到方倩后便问道。
  方倩款款起身,揣测道:“南区治安分队的何队长?”
  中年男人笑着点点头:“是我,你管我叫老何就行。”
  说罢拿出证件展示了一下,道:“接下来我将全力配合你们调查这次案件。”
  得知中年男人的身份,孟先觉也友好的主动伸出了手:“何队您好,我叫孟先觉。”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何队身上,眼神闪烁出一抹惊讶神色。
  何队似乎并未发现孟先觉的异常,只是微笑着点头道:“孟大夫您好,您的发现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感谢您的报案。”
  之后他又有些腼腆的低声道:“那个……不好意思,我能先去个洗手间吗?”
  “当然可以。”方倩朝着走廊尽头指了指,“直走左拐就是。”
  “谢谢。”何队歉意的点点头,便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而就在何队走远之后,孟先觉突然压低声音对方倩道:“方组长,治安局里也有类似你我的变异者?”
  “嗯?”方倩一脸疑惑,似乎颇为吃惊,“不应该呀,你的意思是……何队是变异者?”
  “没错。”孟先觉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他的身体结构与普通人完全不同,甚至比你我还要复杂的多……他应该是个变异者,而且变异程度远比我俩要高。”
  听到这里,方倩露出了警惕神色,之后对孟先觉道:“孟大夫,一会儿先不要让何队知道你的超能力,更不要让他察觉到你已经发现他是变异者了……
  你很有可能发现了一个我们一直寻找的人。”
  孟先觉有些紧张:“好、好的……可是这个何队他……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对我们有威胁吗?”
  方倩道:“这你可以放心,这位何队应该不会伤害我们的,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还是得对他多留个心眼。”
  “明、明白了……”孟先觉都快吓出冷汗了,好像一不小心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而方倩则走到办公室的角落,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我现在在C城大学附属医院,‘抹除者’再次现身了,我需要增援!
  多派些人过来,这次决不能再让他跑掉了!”
  ……
  几分钟之后,上完洗手间的何队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回来。
  “好了,我们开始调查吧。
  孟大夫,麻烦您先描述一下情况吧。”
  何队程序化的说道。
  “好、好的……”孟先觉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他只是个本本分分的小医生,他强行保持着镇定,说道,“事情大概是从一两个月前开始的,其实一切都是偶然。当时我的一位病人不幸离世了,走的很突然……”
  何队有些疑惑:“走的很突然?”
  孟大夫点了点头:
  “是的。
  虽然当时这位病人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但根据我的判断他至少还能坚持两个月……
  没想到一天晚上查房的护士突然发现他失去生命体征,就这么提前离世了。
  我因为当时觉得很奇怪,就做了一些调查……调查结果发现他不是自然死亡的,而是有中毒的迹象。”
  何队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既然是中毒,为什么不马上报警?”
  “这个……”孟先觉语带迟疑。
  他其实并非是做了调查发现死者中毒,而是通过透视眼看出来的。
  可当时他并不想暴露自己超凡者的身份,更何况“透视眼”也无法作为一种令人信服的证据。
  他只是尽自己所能的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上级,告诉他们病患的死亡有些离奇,理论上他至少还能再活两个月,但却突然死亡。
  但上级并不建议继续调查这件事情,毕竟死者本身已经无药可救,多活两个月和少活两个月没什么差别。
  更何况一旦调查出来死者是在医院中毒身亡,那么死者家属万一来讹上一笔,这又让医院如何是好?
  见到孟大夫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何队也没有继续追问。
  “没关系,你不用解释,我能理解。
  接着说吧。”
  孟先觉这才松了口气:“多谢。”
  随后继续道:
  “这件事让我觉得很蹊跷,而且我怀疑这并非是个例,所以在此之后我就开始暗中留意医院病逝的患者,观察他们的情况……
  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上个月在医院病逝的十五名患者里,有十三名都是非正常死亡。
  这间医院里,潜伏着一个连环杀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