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04、黑天使
吴月蓉的反应让何队、方倩和孟先觉都有些意外,这与他们预料的情景大相径庭。
  
  按照他们的判断,这名作恶多端的连环杀人魔应该是个狡猾的人,在面对盘问的时候,她应该会巧言诡辩,为自己洗脱嫌疑。
  
  但事实并非如此,她非但没有丝毫辩解,反而坦然承认。
  
  何队不由得眯起眼睛,再问一遍:“你是说,你承认是你杀害了住院部的那些患者?”
  
  “是的,是我。”
  
  吴月蓉表情平静的点点头,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而在承认完自己的罪行之后,她还很客气的往宿舍里指了指:“外面冷,要进来坐坐吗?”
  
  三个人谁都没有回答,更没有接受她的邀请。
  
  因为这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矮胖女人,实在是太诡异了。
  
  方倩一边谨慎的打量着她,一边小心翼翼的嗅了嗅。
  
  吴月蓉身上并没有超凡者的气味——她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可是普通人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而且还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呢?
  
  这时何队再次开了口:“吴月蓉女士……你知道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吗?你知道你的行为侵犯了他人的生命安全吗?”
  
  “我知道……”吴月蓉点点头,“我犯了法。”
  
  孟先觉则忍不住质问道:“你到底害了多少人?光上个月你就杀了十三人!”
  
  吴月蓉表情依旧平静:“记不清了,但每个月都送走十几个……陆陆续续有四五年了……”
  
  听到这里,孟先觉倒吸一口凉气。
  
  每个月十几个,陆陆续续有四五年!
  
  她手上已经有数百条人命了。
  
  “为什么?”孟先觉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他明明有一双透视眼,却始终看不透人心。
  
  这最复杂、最神秘,有时候甚至让他感到恐怖的东西。
  
  吴月蓉叹了口气,给了他一个答案:“我看不得那些人受苦……”
  
  “看不得……受苦?”孟先觉微微一怔,似乎若有所悟。
  
  吴月蓉点点头,继续说道:
  
  “那些人病得太严重,不是没几天好活就是活着也是遭罪……每天住在病房里,住一天就多烧一天的钱……家里人为了照顾他们,累得半死不活,成天提心吊胆……
  
  他们活得痛苦,家里人也受牵连。
  
  这些年在病房里工作,我见过太多苦命人,他们天天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有时候犯起病来就像上刑一样……
  
  他们的儿女大把大把的烧钱,还得跑前跑后的伺候着,一个个累得没了人形,可那些病人该死还是得死,只是多吊几天命罢了。”
  
  孟先觉先是静静地听着,但最后却忍不住发了火:
  
  “所以你就把那些病人都杀了!?这就是你杀人的理由?你有什么权力剥夺别人的生命?”
  
  作为一名医生,孟先觉对生命充满了敬畏,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把病人从鬼门关里拉出来,他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
  
  这是他的职业操守,也是他坚定不移的价值观。
  
  但吴月蓉的价值观显然与其相反。
  
  “我能有什么权力?我就是个清洁工,我什么权力都没有……
  
  我只是看不得那些人受苦,看不得那些人的子女受苦,我就想帮帮他们……
  
  我也不知道他们想不想死,也不知道他们是恨我还是感激我,我只是觉得我做的没错,我也不后悔……
  
  我第一次动手的时候就明白自己这是在犯法,我也明白早晚有人查到我,我当时就想明白了,能帮一个帮一个。
  
  要是有一天被抓了,我认。
  
  我杀了人,我犯了法,法律怎么判我我都认……”
  
  说到这里,吴月蓉又客套了一句:“三位真不进去坐坐?喝点水吧?”
  
  孟先觉仍在愤怒,他仍然无法接受吴月蓉杀人的理由,更不能容忍吴月蓉现在能心平气和的请他们进去喝水。
  
  方倩的表情则有些复杂,她很难把吴月蓉定位成一个泯灭人性的杀人魔,但也不可能把她当成一个好人。
  
  而静静听完吴月蓉叙述的何队表情严肃的说道:“吴月蓉女士,水我们就不喝了,去换件衣服,跟我们回局里吧。”
  
  吴月蓉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转身回房换衣服。
  
  看得出来,她之前大概无数次预想过自己被捕的画面,所以此时的她才能如此平静,毫无情绪的波动。
  
  事到如今,案情终于水落石出,方倩叹了口气,摇头道:“真没想到医院里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孟先觉攥紧拳头:“怪我们的工作不到位。”
  
  正当三个人安静等候吴月蓉出来的时候,方倩的手机突然响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
  
  方倩拿出手机,划开屏幕接通,
  
  “喂,我是方倩。”
  
  手机听筒中马上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方组长您好,我是南区治安分队的何涛,现在已经在C城大学附属医院的正门了,您方便来碰个头吗?”
  
  方倩的手机音量不小,所以在场的另外两人也都听到了这句话,孟先觉的表情当场僵住,满面惊悚的看向了站在他身旁的“何队”。
  
  方倩没有再回应电话,而是同样露出一副意外的表情,她抬头警惕的看向“何队”,手则缓缓移向了腰间的配枪。
  
  “你到底是谁?”
  
  她沉声问道,声音中充满了敌意。
  
  “何队”轻轻一笑,语气中带着一丝轻佻:“方组长,你这是明知故问。”
  
  这话说完,“何队”突然转身就跑,他迈开长腿越过宿舍外的围栏,三两步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方倩则连忙嘱咐孟先觉:“孟大夫,你带吴月蓉去门口找真的何队!”
  
  说完也快速翻过围栏,一路狂奔朝着假何队冲去。
  
  这时连环凶手吴月蓉刚好换好了衣服,那是一套绣着牡丹的紫色旗袍,她买来后珍藏了许久,一直都没舍得穿过。
  
  如今再不穿,她就再没机会穿了。
  
  “治安员同志,我换好衣服了,咱们……”
  
  吴月蓉话说到一半,却发现门口只剩下一名医生了。
  
  她有些诧异,疑惑问道:“治安员同志呢?他们到底还……抓不抓我了?”
  
  孟先觉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当然要抓!你老老实实跟我走!不许耍花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