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6、日落酒吧

  深夜。
  陈桥关了小店,便开车前往位于17街的日落酒吧。
  如果白天那位患有怪病的可怜人没有撒谎的话,那么日落酒吧中极有可能潜伏着一位超凡者。
  夜幕下的17街相当热闹,街头巷尾都闪耀着红红绿绿的霓虹灯,陈桥沿着街边把小破车停下,锁好车之后便往目的地走去。
  日落酒吧位于17街的尽头,这边的客流量其实已经很少了。
  正是因为这一酒吧位置偏僻,所以陈桥才对它更加怀疑。
  人迹罕至的僻静角落,向来都是邪恶滋生的最好温床。
  站在酒吧窗外,一阵悠扬的吉他声传来,酒吧里似乎有一位女歌手正在投入的弹唱,那是一首很小众的歌曲。
  陈桥并没有陶醉在动听的乐曲声中,而是轻轻嗅着周围的空气。
  除了香烟、酒精和不知名的香薰味道,空气中还有一种相当独特的气味。
  那是超凡者的气味。
  与罹患怪病的受害者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对于丧尸来说,超凡者的气味是任何其他气味都无法遮盖的,只要它出现在空气中,就一定会被丧尸捕获。
  “找到你了……”
  陈桥循着这股味道,推门走入了日落酒吧。
  点了一杯鸡尾酒,陈桥靠窗坐下。
  窗边的位置既适合监视酒吧内外的一切情况,也适合随时逃跑。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陈桥就找到了那名超凡者,因为她的味道实在是太强烈了。
  她就是此时坐在台上,抱着吉他深情弹唱的女歌手。
  她有着一副沧桑的嗓音,但却长了一张年轻的面孔,她的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精致得就像是用玉石雕琢出来的一样。
  这时一名女服务员挎着一个花篮走了过来,微笑对陈桥道;“小梦姐唱的不错吧?喜欢就给她买束花吧。”
  陈桥没急着送花,而是笑着问道:“小梦姐每晚都来这里唱歌?”
  “周三、周五晚上过来,其他时间休息。”服务员道,“小梦姐有很多粉丝的,她平时除了驻唱还玩直播,你可以关注她的直播间……”
  陈桥点点头,给小梦姐买了一束玫瑰。
  随后打开手机,去直播APP上搜了一下小梦姐。
  她的确很有人气,粉丝也很多,不过陈桥翻来翻去,发现她直播间里的录播都是一个月之内的。
  一个月以前的所有视频、照片和动态都被她删除了,好像她在刻意隐瞒什么。
  陈桥心中好奇,连忙又去翻了翻她几个粉丝的录播。
  好在小梦姐只能删除自己账户里的内容,却无法把粉丝的录播删除。
  当他看到小梦姐一个月之前的录播视频时,陈桥就明白她为什么要删除以前的内容了。
  因为一个月前的小梦姐,和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两个人。
  尽管直播间里开了很厚的滤镜和美颜,但陈桥仍然能够看出一个月前的小梦姐是个走成熟路线的女性。
  说的直白些,就是她的年龄偏大,目测没有四十岁也已经三十五岁以上了。
  但现在坐在台上自信弹唱的小梦姐,看起来像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所以这就是你的超能力吗?汲取生命力?
  因为渴望重返青春,所以才残忍的掠夺走他人的活力?”
  尽管陈桥知道女人都是爱美的,眼前的小梦姐也的确是个明艳动人的尤物,但这并不能够成为她谋害他人的理由,更不能成为她洗脱罪孽的借口。
  那个罹患怪病的可怜人,原本只是个年轻小伙子,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未来的路还长得很。
  可如今他却如风中残烛,器官严重衰竭退化,小梦姐虽没有亲手杀掉他,却也与杀人无异。
  超能力扩大了小梦姐的私欲,却没能束缚住她的道德。
  这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而就在此时,一位坐在靠前一排的年轻男士慷慨的为小梦姐买下了99朵红玫瑰,小梦姐刚好唱完一首歌,亲自走到台下感谢这位男士。
  两人窃窃私语,态度暧昧,过程中年轻男士主动要了小梦姐的联系方式,而小梦姐也并没有回绝。
  聊到熟络,小梦姐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臂,年轻男士并未察觉到异常,仍然眯着眼睛笑容灿烂,而不远处的陈桥却感知到了一股活力的流动,方向正是从男人的身上流向小梦姐……
  她已经在下手了。
  随时随地窃取他人的生命。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小梦姐终究还是有所收敛,并没有贪婪的把年轻男士的活力汲取干净,她之所以留了联系方式,就是等着私下幽会的时候再下狠手。
  看到这里,陈桥默默起身离开酒吧,再悄悄走到外面的停车场。
  避开停车场的监控摄像头,陈桥躲在车里脱下衣服,逐渐进入了隐身形态。
  ……
  一个小时之后,驻唱结束的小梦姐来到了停车场。
  今天要到了两个优质男人的联系方式,他们都是她潜在的猎物。
  走到自己的座驾前,小梦姐掏出钥匙打开了车门。
  刚准备坐进驾驶席,车后门突然自动弹开了。
  “咦?”
  小梦姐吓了一跳,仔细看了看后车厢和车子周围。
  一个人影都没有,似乎是后门的门锁发生了故障。
  “这破车,早晚换了你……”
  她低声抱怨了一句,顺手关上了车门。
  再坐回到驾驶席,发动车子离开日落酒吧停车场。
  打开收音机,车载喇叭里是悠扬的音乐,小梦姐心情舒畅,跟着音乐轻声哼了起来。
  一个月前她还是个一事无成的酒吧女歌手,刚刚度过了自己的三十六岁生日。
  而一个月后她摇身一变,成了日落酒吧里最年轻漂亮的驻唱歌手,还成了直播APP上的高人气网红。
  想到这里,小梦姐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笑容。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
  车子轻快的向前行驶,很快就开出了17街,再往前走就上了一条僻静的公路,小梦姐的家住在十五公里外的郊区。
  夜晚的公路上没什么车辆,两边的路灯也分布的稀稀疏疏。
  每晚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她都会有些胆战心惊。
  尽管获得超能力变成了超凡者,但她的胆子反而变得更小了,究其原因,也许是因为她做了亏心事……
  不过看一眼后视镜里自己青春靓丽的容颜,她内心的负罪感便烟消云散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自我安慰的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