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67、Showgirl

  陈桥在D城买房的事情没有瞒着店里的两个伙计,因为添置房产毕竟是大事,白天又经常需要和前房主、房产中介打电话交流,想要隐瞒实在是太困难了。
  另外陈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很久之前就念叨着想要买套房子,如今D城的房价跌破天际,以他的性格不出手才反常。
  听说D城那边交了房过了户,张沫和程芳就叽叽喳喳的吵着要去给陈桥温新居,陈桥作为房主都并没有多兴奋,两个姑娘却一刻不停的问东问西。
  “陈桥,你新家多大面积的呀?有120平米吗?”
  “朝向怎么样?听说D城那边很多房子都不是正南正北的……”
  “是大产权吗?能落户吗?是学区房吗?”
  “二手房税高不高啊?算了我问这干嘛……反正我也买不起。”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加特林似的说的陈桥一阵头大。
  他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俩姑娘的问题,实在招架不住了就假装去上厕所。
  被两人围攻了一整天,陈桥磨不过她们,便答应两人晚上关店之后一起去新房看看,正好新房是三居室,三个人晚上就在D城过夜,第二天早晨再赶回来,不耽误继续开店。
  没想到晚上刚要出发,程芳那边却出了问题。
  一对五六十岁的老夫妻突然跑来店里,说他们是程芳的相识,他们显然不是程芳的父母,也不是亲戚,而自称是“相识”。
  陈桥一阵纳闷——“相识”是个什么关系?
  但他还是把程芳叫了出来,让她见见这对老夫妻。
  从后厨出来的程芳也是一脸懵逼,她也不知道她的“相识”是谁,见了这对夫妻之后,程芳当场一愣。
  “二位……二位找我?”
  陈桥不由得眯起眼睛——怎么看意思程芳并不认识这两位“相识”?
  这时老夫妻中的妻子开了口:“阿芳,你不认识我们了?我们是悦悦的父母啊……”
  一听这话,程芳才恍然大悟:“哎呦!叔叔阿姨!差点没认出来……您二位怎么来了?悦悦呢?”
  说完赶紧回头给陈桥介绍:“陈桥,他们是刘悦的父母。”
  陈桥这才搞清楚情况,随后想起了刘悦。
  刘悦和程芳同岁,两个人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两人毕业后一起来C城发展,一开始都在陈桥的麻辣烫小店里打工。
  那时候张沫还没来C城,和程芳合租的也是刘悦。
  刘悦是个大美女,长相、身材、气质都算很出挑的,她在店里打工的时候,店里的男顾客至少比平时多三倍。
  不过因为自身条件很优越,刘悦的心气儿也比普通女生要高,程芳自从做了服务员之后就没想过换工作了,刘悦却从来店里打工的第一天开始就琢磨着跳槽。
  卖了一段时间麻辣烫,刘悦的名声渐渐在这一带传开了,很多人都知道陈桥店里有个“麻辣烫西施”,慕名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后来有一天,有几个来吃麻辣烫的人和刘悦攀谈起来,说要签她做Showgirl,能拿到很不错的酬劳,还能帮她发行个人写真什么的。
  刘悦和他们聊得投机,就决定辞职去做Showgirl了,陈桥早就看出她心思不在店里,也并没有强留,本着好聚好散的原则,提前结了工资让她离开了。
  之后听说刘悦Showgirl做的不错,还认识了一个挺有钱的男朋友。
  再后来刘悦就搬去和男朋友同居,彻底离开了这里。
  然后又过了几个月,张沫才应聘来了店里,补上了刘悦的位置,成了程芳的新室友。
  说起来这些都是很久之前的陈年往事了……
  现在刘悦的父母突然来找程芳,倒是让陈桥很意外。
  程芳也一样意外,好奇问道:“叔叔阿姨,悦悦呢?”
  二老一听这话,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绝望。
  悦悦爸耷拉着眉毛道:“这么说来,悦悦没在你这了?”
  悦悦妈则一拍大腿:“C城这么大,悦悦你到底在哪啊?!”
  听到这里,程芳大概是明白了,连忙问道:“怎么回事?悦悦失踪了?”
  “是啊……”悦悦爸扯着嘴角,眼看着就要哭了,“悦悦丢了,都丢一个礼拜了,我们急坏了……”
  “失踪一个礼拜了?”程芳道,“这早就可以报警了吧?报警了吗?”
  “报了!报了!联系不上悦悦之后就报了……”悦悦妈说道,“可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根本找不到悦悦在哪……”
  悦悦爸也点头道:“是啊,我们把她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可她都不在,后来我们老两口一想,就剩下你这没找过,所以我们就赶紧过来了……”
  程芳无奈的摇摇头:“叔叔、阿姨,我都快两年没见过悦悦了,之前偶尔还打个电话,这一年来我俩连条信息都没发过。”
  刘悦做了Showgirl之后有了自己的圈子,朋友们非富即贵,生活方式也大有改变。
  像程芳这样的朋友自然就渐渐疏远了,彼此之间也没了来往。
  说起来也不能怪谁无情,只是人生的轨迹各不相同罢了,每当谈起这件事程芳也只是叹叹气而已,从没怪过刘悦。
  不过这次刘悦失踪,程芳倒是很上心,毕竟是从小长大的朋友,总不能就这么丢了。
  陈桥站在一旁,听他们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谁也没说到关键点,他忍不住插嘴问道:“二老,刘悦最后出现在什么地点?她当时和什么人在一起?”
  “在一个游戏的发布会上!”悦悦爸连忙说道,“她当时在会场工作,一整个上午都在里面,很多人都看到她了。但是中午的时候她就不见了,没人留意她去哪了……”
  “这么说来刘悦是在会场失踪的?现场的监控录像都调取了吗?”陈桥问道。
  “调取了。”悦悦爸道,“会场四个大门的监控录像全都调取了,进进出出的人也都一一筛查过了,早上的监控录像明确记录悦悦进去的画面,但之后就再也没拍到她出来……”
  “什么?”程芳吓了一跳,“叔叔,您说悦悦进入会场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反正监控录像是没拍到……”悦悦爸道。
  “那搜查会场了吗?悦悦会不会一直在会场里?”程芳问道。
  “搜了,当然搜了,但是会场都被我们搜遍了,一个人都没有,悦悦没在里面啊……”悦悦爸崩溃的说。
  “那她会不会没从正门出去?而是翻窗户出去的?”程芳又问道。
  悦悦爸点点头:“治安局那边目前也是这么猜测的……”
  (感谢iFTYDongA、今夜安息无事、一鼎朝臣、电竞灰太狼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