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1、隐身人

  陈桥的判断果然没错,隐身人并不只满足于一次作案。
  三天之后,C城就发生了第二起恶性事件,一名女白领下班途中在河边被一个“看不见的人”侵犯,侵犯之后还被他推到了河里。
  好在女白领水性不错,挣扎着游到了对岸逃过一劫,如果她不会游泳的话,恐怕她早就没命了。
  这次的事情一经发生,上一个声称被“看不见的人”侵犯的女大学生的证词就得到了有力的支持,毕竟这两位受害者不可能同时撒谎或者产生幻觉,这说明这座城市里的确存在着一个看不见的罪犯。
  只不过人类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喜欢往灵异的方面联想,再加上两次案发地点全都靠近墓地,更是让整个事件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一时间网上到处都是“C城闹鬼”的传言……
  而听到第二名受害者的消息,陈桥的心情很复杂。
  他知道这名隐身人已经成了一名惯犯,利用自己的超能力不断狩猎女性。
  更丧心病狂的是,他的行为越来越冷血,上一次他只是侵犯了女大学生,这一次在侵犯女白领之后他居然企图杀人灭口。
  超能力原本是上天赋予人类,让人类在丧尸爆发的末日存活下去的保障,但在陈桥的控制下丧尸狂潮没能爆发,这些拥有超能力的人类也就迷失了方向。
  超能力非但没有增加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反而让他们的私欲迅速膨胀,长此以往,他们甚至会取代丧尸,成为毁灭社会的灾难因素。
  作为一名重生者,陈桥觉得自己有责任制止灾难的发生,保护这个脆弱的世界。
  上天让他重生到丧尸爆发的前一天,让他成为始祖丧尸,这让陈桥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责任感,一种使命感。
  但他现在的身份又太过尴尬,他是一只丧尸,他站在所有人类的对立面。
  一旦他的身份被揭露,那么没有人会相信他想保护人类,大家只会把他当成灾难和邪恶的化身……
  所以陈桥不能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公布出来,他甚至无法去找其他人类寻求帮助。
  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也许我该去阻止那名超凡者……”
  陈桥心里在默默的考虑着。
  ……
  时间飞逝,转眼一周过去。
  C城闹鬼的事件不断发酵,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股恐怖的气氛之中。
  傍晚时分,当陈桥在厨房里备菜的时候,外面柜台前的程芳一阵惊呼。
  “天哪!又有女生被害了!”
  陈桥心里咯噔一声,放下菜刀走出厨房,只见程芳拿着手机说:“今天早上东区金鼎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里发现一具女尸,受害者死前被人侵犯过……现场监控录像并未拍摄到任何嫌疑人,监控录像显示这段时间内只有受害者进入过案发现场……”
  听到这个消息,张沫吓得脸都白了。
  “东区是商业区,应该没有什么墓地吧?怎么东区也会发生这种事?”
  程芳也想不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太可怕了,以后晚上咱们还是不要出门了吧……”
  站在厨房门口的陈桥默默掏出手机,去网上看了一下这条新闻。
  “停车场女尸事件”刚刚上了热搜,不过有关部门应该正在紧急处理,这件事情的热搜指数迅速下降,很快就会被和谐掉。
  但现场的证据其实已经很充分了。
  毫无疑问,又是“隐身人”搞的鬼。
  他在C城之内流窜作案,目标从公园到河边又转移到写字楼,利用自己隐身的能力肆无忌惮的捕猎女性。
  不仅如此,他的作案手法也也越来越残暴,第一次只是侵犯,第二次谋杀未遂,第三次直接行凶杀人。
  他显然正在逐渐失控,逐渐进化成一个泯灭人性的连环杀手。
  想到这里,陈桥默默做出决定。
  总不能再任由这名超凡者继续为非作歹。
  即便是只能靠自己,也应该去制止他。
  做出决定之后,陈桥打算先去案发现场看看。
  隐身人的超能力只是隐身而已,他仍然会留下其他痕迹。
  趁着下午店里客人较少,陈桥就和张沫、程芳打了个招呼,开着自己改造后的小车一路直奔东区,前往案发现场金鼎写字楼。
  四十分钟之后到达目的地,陈桥看到停车场已经被治安员们封锁起来。
  像他这样的闲杂人等肯定是不可能混进去的,他也没有这个胆子,他只能沿着写字楼附近转一转,寻找一切潜在的线索。
  绕着写字楼溜达了一圈,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陈桥失落的走回自己的小车,便准备驾车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勾人的香味。
  那是新鲜血肉的芬芳。
  但除了这些之外,这味道中还蕴含着一股让他无法拒绝的吸引力,仿佛是有人在血肉之中加了一记调味料,而这调味料让整个食物都升华了一样。
  陈桥心中一阵诧异——明明刚刚喝了一口新鲜的鸡血,丧尸的本能应该被很好的压制住了才对,为什么还是会对新鲜的血肉产生想法?
  之后顺着味道望去,陈桥看到了一个身穿风衣、捧着一杯咖啡站在路旁的青年男人。
  沉思片刻,陈桥突然有了一丝明悟。
  既然这个人能散发出比人类更可口的香味,那就说明他并不是人类!
  他是一名超凡者!
  极有可能就是那个隐身人!
  陈桥之前在某本犯罪心理学著作中看到过,连环杀手在作案之后往往都会返回现场。
  他们对自己犯下的恶行有着一种病态的痴迷,他们会忍不住回到现场回味当时的过程。
  远处那名风衣男此时的目光正盯着被治安员们封锁起来的地下车库,他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再加上陈桥能够清晰的嗅到他身上与众不同的味道,这一刻陈桥几乎可以笃定他的身份。
  他就是那个作恶多端的隐身人!
  “不好意思,你被我发现了……”
  陈桥轻轻攥紧拳头,在心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