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28、新的目标

  打开大数据搜索引擎,陈桥开始运行算法寻找潜在超凡者。
  他很快就有了发现,几篇最近发布的新闻出现在屏幕上。
  大数据表明,这些事件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关联,其背后很有可能隐藏着一位超凡者。
  “让我来看看……”
  陈桥一一点开这些新闻,阅读其中的内容。
  第一条新闻是个非常不幸的讣告——C城某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位刚入职两年的员工,因为工作压力过大,于上个月的中旬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他生前留下了手写版、电子版两版遗书,并且将电子版遗书通过公司邮箱抄送给了全体同事,手写版遗书则留在了家中写字台上。
  最后他被同事在公司的洗手间里发现,当时他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看到这里,陈桥不禁摇头:
  “996害人不浅啊……”
  稍作感慨,陈桥又浏览了第二条新闻。
  没想到这条新闻又是一条讣告。
  C城某会计师事务所——没错,就是上面这家——一位刚刚升职不久的新晋经理因为工作压力过大,于上个月月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位经理也留下了一封亲手写就的遗书,并且在其中数说了公司这段时间对他的剥削和压榨,以及客户不断的刁难和施压。
  而他离开的方式远比上一位年轻员工来的激烈,他在写完遗书之后直接从自己老板的办公室跳窗而出——老板的办公室位于十七层,从这个高度掉下去绝无任何生还的希望。
  据说当时老板还以为他是来汇报工作的,根本没想到他准备了这样一份“大礼”,在亲眼目睹他从窗户中窜出去之后,老板的精神一度崩溃。
  看到这里,陈桥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如今的工作压力这么大的吗?
  还是只有这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压力这么大?
  到底是什么工作项目让员工和经理先后想不开?非要用这样一种过激的手段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
  因为下面还有第三条新闻。
  新闻的内容同样涉及这家会计师事务所,这次出事的是那位老板。
  在目睹了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的经理,当着自己的面跳出窗外之后,这位老板精神崩溃,身体状况一落千丈。
  两周之后,他也留下一封遗书,在家中卧室里自寻短见。
  最后是他正在读高中的儿子回家后发现了他的尸体,可惜当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看完这些新闻,陈桥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家会计师事务所……是被诅咒了吗?”
  为什么短短一个月之间,类似的悲剧发生了三次?
  不过稍作冷静,陈桥就意识到这绝不是三起简单的悲剧,这三件事情背后,一定还存在着不为人知的关联。
  既然大数据将这三条新闻筛选出来,并且推断出这三件事有可能牵扯到超凡者,那么这三件事就一定不是相互独立的,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联系。
  “难道这三个人都受到了超凡者的影响?他们的身边潜伏着一个让他们绝望,甚至诱导他们放弃生命的家伙?”
  陈桥反反复复的看着这三条新闻,揣测着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但只凭新闻报道中的只言片语,他很难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算了,这么干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既然事情发生在C城,我不如亲自去现场看看……如果能找出超凡者,也许所有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里,陈桥关上电脑,换上衣服,借着夜色走出了房门。
  ……
  深夜11:30,陈桥来到了会计师事务所的楼下。
  这个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都该睡觉了,但会计师事务所的社畜们才刚刚下班。
  有些任务量较重、项目进度吃紧的员工,下班时间还会再继续拖后两到三个小时。
  而如果急着出具审计报告,通宵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当陈桥从车里走出来时,刚好遇到三三两两走出公司的员工。
  陈桥并未靠近写字楼前面的监控摄像头,而是狡猾的躲在路旁的一把长椅上,假装一边玩手机一边等人。
  同时他丧尸的嗅觉开始寻觅着猎物,在人群中嗅着超凡者的气味,一旦超凡者靠近他五百米,他的鼻子就会精准的将其定位。
  按照大数据的分析,会计师事务所的三场悲剧背后潜伏着一名超凡者,那么顺理成章的,这位超凡者很可能是这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员工。
  陈桥信心十足,他有把握今晚就找到这名超凡者。
  但他这一次却失算了。
  从深夜坐到凌晨,又从凌晨坐到后半夜。
  眼看着写字楼里走出来的员工越来越少,就连泊在远处拉夜活的出租车都渐渐消失,陈桥仍然没有嗅到一丝,哪怕半丝超凡者的气味。
  “怪了,难道这超凡者请假了?出差了?不在公司里?”
  陈桥心里琢磨着。
  但按理来说,就算平时与超凡者有过接触的普通人身上也会留下超凡者的气味。
  也就是说,如果这名超凡者真的在这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就算他没来上班,或者出差,但平时和他有过接触的同事身上肯定也会有他的味道,这个味道是能持续三到四天的……
  陈桥蹲在门口闻了这么久,却一丝一毫的超凡者气味都没有嗅到,这实在太反常了。
  这让他不由得开始怀疑大数据的准确性。
  “难道这次算法分析错了?这三个人的死与超凡者无关?只是单纯的工作压力较大导致?
  还是超凡者的确存在,但却并不在这三个人的公司里?”
  眼看着已经快到凌晨3点,再蹲守下去也没什么希望,陈桥转身回到车里,再开着车返回小店。
  这是一个一无所获的晚上。
  猎物没有出现。
  不光如此,陈桥还开始怀疑自己的工具大数据了。
  “难道是我的算法需要修正?”
  在回去的路上,陈桥先是质疑了一会儿大数据,随后又开始琢磨那三个想不开的可怜人。
  想了一会儿他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三个人临死前都留下了一封遗书,而且都包含手写版,第一个员工不光手写了遗书,还群发了一封电子版给所有同事,而最后的那位老板在身体状况不佳、精神已经崩溃的情况下,也没有落下写遗书……
  写遗书对他们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