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98、陈老师

  陈桥的运气好得过分,在他最需要超凡者的时候居然就有超凡者主动送上门来。
  但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因为徐鹰扬现在还是个萌新丧尸,他还没有学会妥善控制自己的本能,普通人类的气味都可以让他失去理智,更别说对丧尸来说完全无法拒绝的超凡者气味。
  等超凡者开车驶入别墅内院,客厅里的徐鹰扬已经完全失控了。
  他暴躁的朝着露台跑来,一口森然白牙咯吱咯吱的磨着。
  “徐鹰扬!”
  陈桥沉声呼唤他的名字,使用自己的能力唤醒他人类的意识。
  听到始祖丧尸的召唤,徐鹰扬的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一些,他浑浊的瞳仁开始变得清澈,紧咬的牙关也逐渐松开。
  “我……”
  徐鹰扬指着内院中正从跑车里下来的中年男人,低声说道,
  “我馋……”
  陈桥点点头:“我明白,你馋他身子。你应该已经嗅到他的气味了,他就是人类的第二种变异体——超凡者。”
  “什么?!”徐鹰扬的表情异常惊愕,显然没想到这位访客会是个超凡者。
  “他是谁?”陈桥先拉着徐鹰扬离开露台,防止被这位访客看到,随后再低声问道。
  “他是……公司总经理,我一手扶植上来的……心腹。”徐鹰扬吃力的说道。
  尽管他的意识在陈桥的帮助下勉强恢复,但超凡者的气味时时刻刻勾动着他的神经,这让他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满脑子都是吃人。
  “你的心腹?他叫什么名字?”陈桥再次问道。
  徐鹰扬攥紧拳头,完全凭借着意志力对抗丧尸的本能。
  “魏……魏乾……委鬼魏……乾坤的乾……”徐鹰扬道,“他比我小五岁,是我大学同专业的师弟,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跳槽过来跟我干了,算是公司的……元老。”
  陈桥点了点头:“很好,既然这位魏乾先生是你的元老,那一会儿见面的时候千万忍住,可别一口把元老吞了。”
  徐鹰扬挤出一个痛苦的笑容,咬牙道:“我……尽量吧!”
  陈桥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说道:“至于我……就说是你新聘请来的理疗师,名字你自己编一个,别太难听就行。”
  说罢他五官游动,重新排布,霎时间变成了个满面沧桑的老先生。
  而与此同时,停好车的魏乾已经来到了别墅门廊,按响了正门的门铃。
  “徐总?徐总?”
  魏乾手里拎着一些营养品,站在门口热情的喊道。
  陈桥用眼神示意徐鹰扬在客厅坐好,自己则溜达着去开了门。
  大门打开,魏乾看到陈桥这张陌生的老脸,不由得一脸疑惑,但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唐突,而是客客气气问道:“请问您是……”
  客厅里的徐鹰扬连忙高声道:“喔……这位是陈老师,是我聘请来的理疗师!”
  陈桥笑着点头:“没错,是我。”
  暗地里却是一阵腹诽:
  陈老师……这名号似乎不太好听啊……
  再说你就不会给我改个姓吗?
  听到徐鹰扬的介绍,魏乾连忙点头致意:“陈老师您好,我是徐总的下属,姓魏,您叫我小魏就可以。”
  陈桥也挤出一抹职业假笑:“原来是魏总。”
  魏乾连忙摆手:“不敢不敢……”
  同时拎着营养品朝着徐鹰扬走去。
  当魏乾走入客厅的一刹那,徐鹰扬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咳咳!”
  门口陈桥清了清嗓子,同时使用傀儡师的异能强行干预徐鹰扬,这才让他恢复理智,克制住了自己本能的冲动。
  “公……公司最近情况怎么样?”徐鹰扬嘴角抽搐着问道。
  魏乾看的一脸疑惑——怎么瞧着徐老总的模样像是中风了?
  “还不错,这季度利润还有所增长……”魏乾笑着说道,“您就放心修养吧,我保证让公司正常运转。”
  徐鹰扬点了点头,同时下意识往旁边坐了坐。
  他不敢靠魏乾太近,因为魏乾实在是太香了。
  真是太香了。
  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魏乾并未留意到徐鹰扬反常的举止,只是觉得他表情有些奇怪,好像肌肉抽筋,又好像着急上厕所憋得难受。
  他忍不住低声问道:“徐总,您身体不舒服?”
  徐鹰扬点了点头:“是有点难受……”
  魏乾连忙关切的说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什么比身体更重要,您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能有半点闪失……
  工作那边有我盯着,你就放心吧,先把身体调养好,这才是最要紧的。”
  而就在魏乾说话的时候,陈桥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超自然力量的流动。
  似乎魏乾不光是在对徐鹰扬说话,还在对徐鹰扬施展某种超自然力量。
  “他居然会对自己的老学长、公司的老领导下手……”
  陈桥皱了皱眉,同时心中揣测道,
  “可是他的超自然力量究竟是什么呢?作用在徐鹰扬身上又有怎样的效果呢?”
  这时徐鹰扬突然浑身一抖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攥成拳头。
  兴许是魏乾离他太近,又兴许是因为魏乾擅自使用超自然力量,徐鹰扬丧尸本能已经有了失控的征兆,马上就要暴起吃人了。
  陈桥连忙咳嗽一声,指着卧室道:“徐总,您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不妨先休息一下吧。”
  徐鹰扬咬紧牙关点了点头,之后头也不回的往卧室里走去。
  魏乾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陈桥则走向魏乾,赔笑道:“魏总,不好意思,徐总今天不宜见客,您还是改天再来吧。”
  魏乾笑了笑表示理解,说道:“那好,我就改天再过来。这边多麻烦陈老师关照了……”
  说罢起身朝着卧室喊了一句:“徐总,那我先走了?”
  卧室里没有声响,徐鹰扬并未回应。
  陈桥耸耸肩:“徐总精神不佳,我代为转达就行了。”
  “好吧。”
  魏乾无奈的点点头,随后推门出去。
  直到走得远了,他才忍不住低声咒了一句:“怎么不早点病死!你这病痨鬼……”
  他以为这音量没人能听得清楚,却不成想这句话清晰无误的传到了别墅里两个丧尸的耳朵中。
  (感谢YY0013的打赏,新的一周预定推荐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