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50、奇怪的妇人

  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神秘消失的死者遗体,以及四名治安员身上沾染着的超凡者气味……
  这桩诡异的案件勾起了陈桥的好奇心,让他忍不住想继续调查一下。
  晚上忙活完了店里的工作,陈桥假装出门遛弯,绕到小许所在的治安局附近逛了逛。
  之前听说那名遗体被丢失的死者家属在治安局里大闹,想必这位悲痛欲绝的家属此时应该还没有离开。
  果不其然,陈桥刚开始靠近治安局的院子,里面一个妇人愤怒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就算陈桥不是听力过人的丧尸,也足以听清楚她说的每一句话。
  “你们到底能不能找到我老公!
  他到底在哪啊!?
  你们到底怎么办事的?我老公人都没了……你们还能把他给弄丢?
  别给我找借口!我不听借口!
  你们要是找不着我老公,我跟你们没完!”
  妇人的嗓子很不错,吼了一天下来还能保持声音洪亮不嘶哑。
  陈桥很理解这位妇人现在的心情,毕竟她所经历的事情太可怕了。
  老公在车祸中丧生,事后遗体还失窃了。
  现在不光是人没了,就连最后的念想也下落不明。
  遇到这样的事情,妇人没有精神崩溃已经很不错了。
  听着妇人的质问,陈桥踱步往前走去,走到治安局门口的时候陈桥用余光往里面瞥了一眼,隔着窗户看到了那位绝望的妇人。
  她四十岁上下,衣着普通,身上并没有佩戴什么首饰,不过倒是化了一个体面的妆容。
  在看到这位妇人之后,陈桥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稍一思索,他却觉得有点怪怪的。
  这妇人身上怪怪的。
  “怎么感觉她……有点别扭呢?”
  陈桥心念一动,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她老公昨晚不幸在车祸中罹难,而她今天早上开始质问治安局,算起来她得知噩耗应该是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这段时间的事情,当时的她按照作息来讲大概率在休息。
  爱人离世,这是何等巨大的打击?从这位妇人目前激动的情绪也看得出来,她似乎在这件事上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可是她脸上的妆容却一丝不苟,显得体面而又精致。
  这妆容一定是早晨的时候画上的,而当时的她一定已经得知了丈夫罹难的噩耗。
  在如此悲痛的时刻,她居然还能坐在梳妆台前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画上一副如此精美的妆容?
  是她的心理素质过于强大吗?
  还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并不和睦?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又为什么要在治安局里表现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妇人身上反常的小细节引起了陈桥的怀疑,他大脑中储存着的、由SN0008盗窃来的老治安员的刑侦经验开始躁动起来。
  这名妇人有问题。
  恰好就在这时,一阵夜风吹过。
  站在窗边走廊上的妇人被夜风拂过,身上的气味朝着窗外飘散。
  陈桥与妇人的直线距离不近也不远,大概有三四百米,之前他并未闻到异常,但夜风吹过之后他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熟悉的气味。
  超凡者的气味。
  与在麻辣烫小店里遇到的四名治安员一样,这位妇人的身上也沾染着一股淡淡的超凡者的气味,只不过这气味并不浓烈,说明这位妇人并非是超凡者本人,她只是在短时间之内与超凡者有过接触。
  那么这位超凡者是谁呢?
  究竟是谁能同时和这位妇人,以及四位办案的治安员有过接触呢?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他就是那名不幸在车祸中丧生的死者,这位妇人的丈夫。
  “超凡者已经死了?而且尸体还丢失了?”
  陈桥忍不住好奇,又觉得事情有点不可思议,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可怜人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弱的一位超凡者了。”
  陈桥轻轻摇头,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过现在已经有了线索,想必找出答案也只是时间问题。
  解开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名妇人的身上,只要跟着她,就一定会真相大白。
  陈桥笑了笑,转身走入远处的小巷,再找个机会隐匿起来,等待妇人离开。
  ……
  妇人虽然不依不饶,但也不会留在治安局里过夜,丢失的遗体不是一时半会能找回来的,妇人显然准备和治安局打持久战。
  半夜十一点多,妇人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治安局,她是骑电动车过来的,出来后自然也是骑电动车离开。
  此时的陈桥已经进入了隐身状态,就等着妇人出来,看到妇人骑着电动车离开,陈桥连忙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丧尸的身体素质徒步跟踪电动车没有任何问题,一趟旅程大约有五公里,陈桥并未产生丝毫疲惫的感觉。
  妇人的家住在一个造纸厂的家属院,那是一个非常老旧的小区,小区里公共设施基本已经崩坏,到了晚上连个路灯都没有。
  陈桥就喜欢这种黑灯瞎火的感觉,这会给他一种安全感,毕竟他现在是丧尸了,办事总得考虑一下隐蔽性。
  妇人摸黑把电动车停在楼下,锁车的时候警惕的四下观察,好像是担心被人跟踪似的。
  陈桥心里一阵狐疑——他这一路上蹑手蹑脚,刻意隐藏了脚步声,丧尸又不需要呼吸和心跳,没有呼吸声和心跳声,这位大姐应该不会发现他吧?
  这么说来,这位妇人四下张望,肯定不是在寻找陈桥,而是在担心其他人跟踪她。
  比如说——治安员们。
  “她似乎做了亏心事。”陈桥心中得出结论。
  没来得及多想,陈桥跟着妇人进到了她的家中,妇人的家住在一楼,是个非常狭窄的一居室。
  看起来她和她的丈夫并无子嗣,家里只有他们夫妇俩生活的痕迹,两人的家庭条件不算宽裕,但也谈不上寒酸。
  打眼往房间里一看,陈桥就不难发现这夫妻俩关系不错,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结婚照,照片中的两人笑容甜蜜。
  而就在这时,回到家的妇人目光也下意识往结婚照上瞥去,不过她只是淡淡的瞥过一眼,便马上去做其他事情了。
  这一个简单的小细节,让陈桥心中再次泛起波澜。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长夜漫漫,读者大佬们能否用几张推荐票,抚慰我饥-渴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