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38、变形金刚

  心里有了计划,陈桥便连夜开着小破车赶往了B城,到达漫展现场往里看去,只见那些机甲模型果然还陈列在场地内。
  看着这些造型精致、效果逼真的模型,陈桥还真有点不忍心去破坏它们,但怪道士的威胁实在太大,危急关头陈桥只能硬着头皮拆零件。
  “人命关天,我必须得抹除掉那个超凡者……各位模型兄带,麻烦你们牺牲一下了……”
  陈桥先避开监控摄像头进入隐身形态,再撬开场地的大门进去拆模型。
  他最先挑中了大黄蜂的模型,三下五除二把人家的胳膊、脑袋、躯干一股脑全都卸下来搬走;又盯上了威震天,拆掉了威震天的胸甲和肩甲……
  等把这两位拆的差不多,陈桥观察了一下战利品,发现大黄蜂的脑袋有点呆萌,改造成机械外骨骼的头盔可能不够霸气。
  于是他又返回场地,卸下了擎天柱的头部。
  擎天柱的头部线条硬朗、空间充裕,主要是使用的材料比较结实,防御效果极佳,是改造成机械外骨骼头盔的不二选择。
  挑选好了零件,陈桥就赶紧装车离开漫展,连夜开出B城打道回府。Y县的怪道士时刻威胁着附近市民的生命安全,陈桥得抓紧时间解决掉这个隐患才行。
  回到家中,陈桥搬出之前改装汽车的工具,先将这些零件重新打磨抛光,去掉外层的喷漆,露出原本的金属材质,再按照图纸焊接、组装,植入内置型石墨烯电池,嵌入太阳能充电板……
  从清晨时分忙活到上午开业,陈桥的屋子里不断传出刺耳的噪音,早上来店里上班的张沫和程芳顶着一双黑眼圈,两个人的心情都很不美丽。
  “陈桥,你知道谁家在装修吗?早上四点半开始就有电钻电锯的声音……吵得我头都要炸了……”
  “就是的,一直嗡嗡嗡的,嗡嗡到七点多钟才结束……我和小沫都快疯了!”
  陈桥祸水东引的往街对面一指,说道:“我早上也被吵醒了,听声音好像是对面一户在装修……今天先放过他,明天如果还有动静,我就去找他投诉。”
  听陈桥这么说,张沫和程芳也没再多管,反正这一带常年有人装修,这种噪音污染她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打发了两名姑娘,陈桥心里却是一阵忐忑:
  “看来以后还是得谨慎行事,否则容易露出破绽。要不然给卧室里裹一层隔音棉?这样倒是能保险一点……
  好在机械外骨骼的抛光和焊接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工作不会弄出太大动静,今天晚上等她们俩睡熟了再动手,应该不会被发现。”
  陈桥的效率很高,连续两个晚上赶工就把机械外骨骼的大致轮廓做出来了,接下来需要做的是细节的调试和加工,这部分工作会繁琐一些。
  与此同时,陈桥也一直在关注着Y县的怪道士,当地的治安人员联合第九行动组封锁了现场,普通群众根本没机会打探到山上的消息。
  只是傍晚的时候有住在山下的人说,隐隐约约听到山上尼姑庵的方向有雷声传来。
  看到这条消息,陈桥一阵心慌慌:乖乖,这位道士大哥怕不是已经开始渡劫了吧?
  又过了两天,陈桥的生存型反丧尸机械外骨骼终于大功告成,他躲在卧室里穿戴整齐,按下右手手掌位置的内置按压式开关激活了整个装置。
  头盔中响起系统程序的语音播报:
  “生存型机械外骨骼已启动……
  程序已激活……
  当前装备耐久度:100%……
  当前装备电量:97%……”
  紧接着陈桥感受到了双臂、双腿和躯干部位的零件开始蓄能,并且为他提供了相当强大的支撑感,机械外骨骼的力量加上陈桥原本丧尸的力量,吊打那位怪道士应该绰绰有余了。
  抬头从窗口望向Y县的方向,陈桥轻轻一笑:“来吧,重生修仙的朋友,咱们来一场修真者大战变形金刚!”
  ……
  为了尽快抹除掉超凡者,陈桥在打造完机械外骨骼之后马上就开车前往了Y县。
  赶到尼姑庵所在的景区之后,陈桥发现现场果然已经被第九行动组给封锁了起来,上山的唯一一条公路上设置了路障,两名第九行动组的成员正在路障后站岗执勤。
  陈桥原本完全可以用隐身形态闯过去,但如今既然要穿戴机械外骨骼,隐身术自然就不好使了。
  陈桥自己固然能隐身,但沉重的机械外骨骼装备可不能隐身。
  所以他就只好选择另一种方式——硬闯。
  把小破车停到一个人迹罕至的树林,陈桥躲在车上穿戴好了机械外骨骼。
  启动外骨骼装置,他直接利用外骨骼提供的强大动力走小路爬山往尼姑庵方向冲去。
  既然你们在公路上设置了路障,我就不走公路,我走野路。
  这条路轻而易举的就避开了路障处的两名第九行动组站岗成员。
  不过第九行动组的岗哨并不只有一处,他们也知道有些人上山不走公路,为了避免有人溜入禁区,第九行动组每隔三百米就会设置一个岗哨。
  陈桥走小路避过了前三个岗哨,但等到第四个岗哨的时候他就暴露了。
  因为第四个岗哨的位置居高临下,基本上任何企图上山的人都会被岗哨发现。
  陈桥一路冲刺来到了第四个岗哨,正在值夜的哨兵马上发现了他的踪迹。
  皎洁的月色下,一个体积庞大、长得活像大黄蜂、威震天、擎天柱三人混血的机器人如脱缰野马似的在山坡上奔驰,这场面根本就不可能被忽略掉好嘛!
  两名值夜的哨兵都傻了,盯着陈桥半天没说出话来。
  一直等到陈桥快要冲过岗哨,其中一个哨兵才颤声道:“我没做梦吧?”
  “应该……应该是没有。”另一个哨兵指着被机械外骨骼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陈桥,磕磕巴巴道:“这是……变、变形金刚!”
  之前的哨兵拍了拍脑门,强行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赶紧拿起对讲机,对山上报告道:“队长、队长……有个变形金刚冲上山了,有个变形金刚冲上山了!”
  对讲机里的人愣了半秒,然后问道:“你说的这个变形金刚……它是以汽车的形态冲上来的?还是以机器人的形态冲上来的?”
  (刚上试水推,非常需要各位老板的支持~求个投资、推荐票哈~有老板愿意给加个书单就更好了~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