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71、收藏家

  陈桥进了客厅,先随意打量了一下周围。
  而这一看之下,他不禁有些震惊。
  只见超凡者不算宽敞的家里摆满了各类杂七杂八的东西,有笔记本电脑、耳机、游戏机、数码相机、音响……甚至还有两台价格不菲的专业级无人机。
  这些物品全部是崭新的,有的甚至还没有拆封,它们被随意丢在地板上、沙发上和茶几上,与吃剩下的零食和空饮料瓶混在一起。
  看起来它们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它们,只是把它们当成可以随手乱丢的杂物。
  陈桥不由得揣测:这位超凡者难道家里有矿,可以随意买这么一堆总价值大几万的东西丢在客厅吃灰?
  或者这些东西并不是他的,只是暂时寄存在这里,所以他才这么不上心,把它们随意扔在客厅里?
  这时超凡者换好鞋进门,把双肩背包和相机扔在沙发上,再随手拎起一个没开封的无人机,粗暴的拆开了包装。
  看起来这些东西都是他的,他还真是个家里有矿的家伙。
  只是陈桥不明白,他同时买两台无人机、四台笔记本电脑、七部智能手机是为了什么?
  单纯的炫富?
  在超凡者坐在客厅摆弄无人机的时候,陈桥便自己绕着公寓转了一圈。
  这单身公寓并不大,总共不过五十平米的样子,陈桥很快走完了所有房间,并没有发现那些失踪Showgirl的踪迹。
  似乎她们不在这里。
  陈桥忍不住疑惑:难道超凡者已经杀人抛尸了?
  这时超凡者放下手里的无人机,从沙发旁的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玩意。
  陈桥低头看去,只见那小玩意是一个逼真的汽车模型,模型细节完备,就连车厢里的零件都不曾遗漏,隔着微型的挡风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座椅和方向盘,甚至还能看到悬挂在后视镜上的玉石吊坠。
  另外这辆模型车居然还配着一个像模像样的C城车牌照,车牌照还有一种做旧的效果,上面的蓝油漆颜色较浅,还带有一些划痕,仿佛它饱经沧桑似的。
  总之这辆模型车处处透着细腻,令人爱不释手。
  陈桥不仅感慨:还是有钱人会玩,就连玩得模型车都这么有质感。
  超凡者把玩了一会儿模型车,便随手把它扔到地上,紧接着又百无聊赖的拿起一个抱枕,轻轻抛向空中,再轻轻接住,然后再抛起、再接住、再抛起、再接住……
  陈桥看的一阵无语——这位超凡者的日常就是如此的无聊吗?能不能快点透露一些失踪者的信息!
  然而就在这时,令陈桥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超凡者再次抛起抱枕之后,他朝着抱枕轻轻一指,他的指尖碰触到了飞在半空中的抱枕,紧接着原本西瓜大小的抱枕突然一阵抖动,在短短0.5秒之内开始坍缩,变成了只有葡萄大小!
  抱枕缩小了!
  在超凡者的作用下变小了!
  紧接着超凡者把手中“葡萄”大小的抱枕再次抛起,之后又是一指,原本“葡萄”大小的抱枕快速膨胀,变回了之前的尺寸。
  看到这里,陈桥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他的超自然力量!
  可以改变物品原有的尺寸,让它缩小到原本体积的几分之一。
  继而联想到刚才的那辆汽车模型,陈桥终于明白它为什么会如此逼真。
  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模型,而是一辆缩小的真实的汽车!
  至于这一屋子的产品,应该是他利用超能力从商店里偷出来的,他根本不是什么家里有矿的有钱人,只是个手段高超的小偷罢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他偷出来的赃物,所以他才并不在乎它们……
  而就在这时,陈桥心里突然泛起一阵寒意。
  如果他的超自然力量是把物体变小,那么那些失踪的Showgirl……
  难怪她们会突然人间蒸发。
  难怪没有任何监控录像记录她们离开场馆。
  因为她们早已被超凡者缩小成了原本体积的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被装进背包里、或者是口袋里带出了现场。
  可是,如果这些女孩们被缩小了,她们还有生还的希望吗?
  物体被缩小、被放大之后似乎并没有破坏它原本的形态,但是生物呢?
  生物在经历过变大变小的过程之后,还能继续存活吗?
  既然超凡者的超自然力量已经暴露,陈桥完全可以先去掠夺他的异能,再利用精神控制让他自己坦白,说出那些失踪女孩的下落。
  不过还没等陈桥行动,超凡者便放下抱枕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朝着客厅角落的一个柜子走去,似乎要去拿什么东西。
  陈桥静静的看着,同时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超凡者走到柜子旁,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随后从里面依次拿出五个玻璃罐子。
  那是一种很普通的,大约高十二公分、直径八公分的玻璃罐子。
  他小心翼翼的把五个玻璃罐子摆在茶几上,再含情脉脉的望着它们,低声道:“不好意思,今天没能给你们带来新伙伴……”
  而在那五个玻璃罐子中,是五个栩栩如生的迷你小人。
  她们被泡在福尔马林里,一动不动的漂浮着。
  她们像是五件最完美的工艺品,却又像是五座刻满了罪恶的墓碑。
  这一刻陈桥终于明白为什么超凡者每次都要挑不同风格的Showgirl下手了,因为他在收集。
  他是个丧心病狂的收藏家,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他把Showgirl当成人偶来收集,为此不惜掠夺她们的生命。
  这时那名超凡者满眼骄傲的看向面前的玻璃罐子,嘴角勾起一抹充满成就感的微笑。
  “瞧瞧你们……多漂亮啊……你们都是我的宝贝,我的珍藏,我会把你们定格在最美好的年纪,不会让岁月伤害你们一分一毫……”
  然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他只觉得脸颊一阵剧痛,仿佛被人一拳砸在了颧骨。
  陈桥已经出手了。
  带着愤怒、仇恨和厌恶,毫无保留的出了手。
  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让玻璃罐子中的五个姑娘起死回生。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凶手在临死之前尝到人世间最痛苦、绝望、恐惧的滋味……
  (感谢spicychicken、信长生、伍六七之金色传的打赏,大佬们快来投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