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15、怪病

  张沫抢在老先生坐下之前就扶住了他,同时很有礼貌的说道:“爷爷您小心点。”
  然而听到这句话,老先生却颇为不满的瞥了张沫一眼,似乎张沫并非在照顾他,而是在辱骂他一样。
  张沫被他不善的眼神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也微微一僵,但她并没记仇,而是继续搀扶老先生就坐。
  这时心直口快的程芳笑着调侃了一句:“爷爷您真有个性,居然来吃麻辣烫。我还以为只有年轻人爱吃麻辣烫呢……”
  不料这话说完,老先生突然眼眶一红,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他一开始只是低声啜泣,后来情绪逐渐失控,变成嚎啕大哭,趴在餐桌上嚎啕大哭。
  陈桥他们都傻了,几名吃麻辣烫的客人也都诧异的看着这位老先生。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这位老人到底受了怎样的委屈。
  程芳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轻轻拍着老人的肩膀道:“爷爷,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您别哭了……”
  老人突然抬头瞪着程芳,颤抖的吼道:“我不是爷爷!你别叫我爷爷!我才二十五岁!才二十五岁啊!”
  一听到这话,程芳和店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张沫没忍住震惊的问道:“您才……不是,你才二十五?”
  “二十五!今年属虎!”老先生捶着桌子道,“我骗你们干什么?要不是前几天突然得了怪病,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说完掏出手机,唤醒屏幕——只见手机屏保是一张年轻男女的合照,其中男生朝气蓬勃,长相阳光,与眼前这位老先生的确有七分相似。
  程芳难以置信的盯着照片,又看了看这位老先生,将信将疑道:“这真的是你?不是你孙子?”
  “……”
  老先生差点没当场气死。
  陈桥仔仔细细的听完了老人的叙述,觉得他不像是在撒谎,如果这一切都是事实的话,那这哥们实在是太惨了。
  “这是某种怪病吗?还是你遇到了什么变故?”他同情的问道。
  老先生抹了把眼泪:“怪病吧,我上个月还好好的,这个月月初突然就开始加速衰老,半个月老了几十岁……
  城里的权威医院都去过了,专家说他们也没见过我这样的情况,我的病症疑似是早衰症,但早衰症一般在婴幼儿时期就会显现出来,没有潜伏这么久的……
  他们说我的身体已经相当于七十岁的老人了,很多器官都开始衰竭,我这才二十五岁,就没几年可活了……”
  说到这里,老先生再次痛哭起来。
  程芳和张沫也没想到这哥们的处境这么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
  而默默聆听的陈桥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不对劲来源于老先生的身上。
  他刚才就闻到了一股超凡者的味道,只不过这超凡者的味道很淡,若有若无。
  而在老先生进门之后,超凡者的味道变得浓郁了一些,这股淡淡的超凡者的味道,正来自于老先生的身上。
  但他显然并非是超凡者。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最近与超凡者有过接触,这才导致超凡者的味道留存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考虑到目前味道已经非常浅淡,老先生与超凡者接触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很久有多久?
  半个月之前?
  就在老先生开始早衰的时候?
  陈桥忍不住怀疑,老先生的早衰之症与超凡者有关。
  而如果一切都是超凡者所为的话,这位老先生也许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倘若能够找到其他受害者,再寻找这些受害者的交集的话,那么也许陈桥就能定位到这名超凡者。
  想到这里,陈桥试探着问道:“哥们,得你这样怪病的还有其他人吗?还是只有你这一例?”
  老先生哭丧着脸:“好像还有一个,比我情况还严重,我之前听我的主治医师提过。”
  “那你们两个病友私底下没见一面?”陈桥问道。
  老先生没好气道:“我们见面干什么?拼单买墓地吗?”
  “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一起交流一下,也许对病情有帮助。”陈桥说道。
  “我谢谢你!”老先生似乎并不领情,也没心情再吃麻辣烫,颤抖着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口走去。
  张沫连忙跟上去想搀扶一下,他却摆手道:“不用!”
  望着他倔强的背影离开了小店,店里的客人都是一阵唏嘘。
  “这哥们太可怜了……”程芳感叹道。
  “是啊,居然还有这种病,也不知道是怎么得上的……”正在吃麻辣烫的小许幽幽道。
  这时张沫突然看到座位上落下了一个黑色手提包,连忙道:“哎呦,他手提包落下了!”
  “我去给他送过去吧。”陈桥上前一步拿起手提包道,“他应该还没走远。”
  拿着手提包离开小店,陈桥并不急着物归原主。
  他绕到小店旁边,先掏出手提包里的证件看了看。
  一张身份证,上面有“老先生”的名字、出生日期和住址。
  从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来看,他今年的确二十五岁。
  除了身份证之外,手提包里还有一本就诊手册、一张挂号单,陈桥仔细看了一眼,默默的记下了他就诊的医院以及主治医师的姓名。
  陈桥记得他刚才提到过,与他患上同样怪病的还有其他人,单凭这一个人陈桥很难定位到那名超凡者,但如果有其他受害者的帮助,陈桥找到超凡者的几率会大一些。
  在记清楚所有有用信息之后,陈桥才快步追上了那位“老先生”。
  “你的包落下了。”陈桥道。
  “喔,谢了……”他稍显敷衍的道了声谢。
  陈桥点点头,随后再次尝试着问道:“对了,你还记得这怪病出现之前,你都去过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人吗?”
  “老先生”苦笑道:“你问这个干嘛?你又不会治病……”
  不过也许是看在陈桥追出来还他手提包的面子上,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我那几天工作压力比较大,晚上习惯去酒吧……也许因为我喝了太多酒,身体才垮掉的吧……”
  “酒吧?具体是哪家酒吧?”陈桥隐约觉得这是个重要线索,便再次追问道。
  “日落酒吧,就在17街那边。”老先生回了一句,说完便转身走远了。
  “日落酒吧……”
  陈桥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看起来今天晚上有去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