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91、朝闻道,夕死可矣

  一着手研究使徒的事项,陈桥便感受到了自己知识储备的贫瘠。
  以他目前储备的生物学知识,其实很难想明白使徒这场“实验”的意义,他也不清楚使徒这类地外生物到底是长久以来就对人类的演化进行着干预,还是在某个历史阶段突然一时兴起干预了一下。
  至于人类为什么会在这一阶段变异成丧尸和超凡者,就更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了。
  挠了挠浓密的头发,陈桥心里弥漫起一股无力感。
  以他目前的学术素养,很难去窥探使徒这种更高级别的生命。
  除非他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恶补生物学知识,不光搞清楚人类演化的整个脉络,还能提出自己的见解和领悟。
  可是这可能吗?
  他真的可以短时间之内修成生物学大家吗?
  陈桥先是自嘲的笑笑,继而想到了SN0008的超自然力量。
  他可以掠夺他人的知识储备,通过这种方式能让他在短时间之内获取大量知识。
  当这个点子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时候,陈桥先是一阵窃喜。
  可窃喜过后,他又摇了摇头。
  “如果我利用这项异能去掠夺别人的知识,那么我与窃贼又有什么区别?
  我夺走SN0008超自然能力的理由,不正是因为他利用这项异能做损人利己的事情吗?”
  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陈桥内心纠结不已。
  一方面是地外生命的威胁、一方面是做人的底限和道德准绳……
  不在短时间之内查清楚使徒的意图,地球和整个人类文明就会受到威胁;
  可如果使用SN0008的超自然力量去掠夺别人的知识储备,那么陈桥就违背了自己的道德准绳。
  这实在是一个难题。
  但难题也未必无解。
  很快,陈桥就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方法。
  SN0008之所以损人利己,是因为他窃取的都是正在工作的青壮年所具备的专业技能。
  这些人都还需要用自己的专业技能谋生,因此在SN0008窃取他们的技能之后,他们失去了谋生工具,导致了巨大的损失。
  但陈桥不一定要这么做。
  他可以从一位早已退休、风烛残年、甚至命不久矣的生物学老教授身上“继承”他的生物学知识,这样一来就不会对这位老教授造成什么损失了。
  老教授的知识储备是他毕生的财富,可惜的是这种财富无法像物质财富一样被继承。
  但SN0008的超自然力量却可以实现精神财富的继承,这其实避免了资源的浪费。
  想到这里,陈桥连忙打开了电脑。
  他准备黑进C城的各大医院看看。
  如果能找到一位身份合适的生物学老教授,那么岂不是两全其美?
  既避免了老教授多年研究后继无人,又可以调查使徒的背后秘密拯救人类……
  “我真是太机智了。”
  陈桥客观的评价了自己的行为。
  ……
  C城南区有一所C城大学附属医院,是享誉全国的三甲医院之一。
  许多曾经在C城大学执教的老教授年迈患病之后都会来这里治疗,其中不乏生物学巨擘大拿。
  陈桥没费什么工夫就轻松黑入了C城大学附属医院的医务系统,找到了大量病人的相关信息。
  在其中他欣喜的发现有一位生命科学专业的老教授不幸罹患重病,近期在附属医院的住院部留宿治疗。
  “那么就请您助我一臂之力吧。”
  陈桥在心中自言自语道。
  记清楚这位老教授的病床号,陈桥便开始了自己的“继承”计划。
  把代步车停靠在距离医院两条街外的小巷中,陈桥在车里完成隐身来到了街上。
  尽管是深夜,但靠近医院这一带还是人流不息,疾病不分时间,昼夜不停的侵袭着人类健康的身体,因此就算在晚上,医院里也有不少就诊的病人。
  陈桥小心翼翼的穿行在人群之中,尽量不让自己与他们产生任何身体接触,只不过当他悄然走过旁人身边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稍微敏感的人皱眉诧异一声“好冷”。
  来到住院部,陈桥沿着楼梯上了三楼,老教授的病房是一间单人间,这是医院方面对他多年教书育人给出的特别优待。
  病房的门永远只是虚掩着的,这一点即便是单人间也并无例外,陈桥很轻松就溜了进去,然后在老教授身旁站好。
  此时的老教授虚弱至极,看起来已经时日无多,他平静的躺在病床上,处于一种昏迷和沉睡的中间状态。
  陈桥先朝着老先生微微欠身致意,然后在悄然使用自己的超自然力量。
  在这种状态下,陈桥的超自然力量不会惊动这位年迈的老先生,毕竟他憔悴的身躯已经饱受折磨,超自然力量对他造成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尽管老教授知识渊博,但汲取的过程仍是短暂的,陈桥很快就“继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一系列有关生命科学的知识储备。
  而病床上的老教授仍然沉睡不醒,只有胸口在艰难的起伏着。
  陈桥再次向这位老人点头致意,低声道:“感谢您的帮助,以及您宝贵的知识。
  我不会辜负这份传承。
  我会让您的知识充分发挥它的价值,让人类文明得以延续。”
  说罢,陈桥转身离开了病房。
  而就在他走远之后,病床上的老教授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的双眸中闪烁出了震惊而又欣喜的光芒,像是从小生长在内陆的孩子终于见到了大海。
  “唔……唔……”
  他的喉咙中呜咽着企图说出一句话来,可惜他早在一周之前就彻底丧失语言能力了。
  但他已经不需要再把这一切表达出来了。
  只要他看到了这些,对他来说,这一生就已经圆满了。
  朝闻道,夕死可矣。
  ……
  从病房出来,陈桥离开住院部,绕门诊楼往自己停车的地点走去。
  然而就在路过门诊楼的时候,他突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
  超凡者的气味。
  这种气味对他来说已经很熟悉了。
  正在赶路的陈桥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只是出门办个事,居然还能顺路捡到一个超凡者?”
  (新年第一天,求个推荐票(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