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47、没收赃物

  正如陈桥所说,他既不是人,也不是鬼。
  他是一只丧尸,游荡在这世界上的,唯一的一只丧尸。
  丧尸原本的天性和本能是吞噬生灵,吃掉一切触手可及的新鲜血肉,但如今陈桥改变了自己的天性,他决定靠吞噬邪恶果腹。
  再次听到陈桥那冰冷的声音,男医生心头一颤,他循着声音的方向,再次给出一记飞踹。
  但他什么东西都没踹到,范围内空空荡荡,陈桥早就在他出脚之前移开位置,躲过了他没什么威胁的攻击。
  “你在试图向我反抗吗?”
  看着这位惊慌失措的男医生,陈桥不屑的冷笑道,
  “我劝你别这么不自量力,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男医生强装镇定,咬着牙道:“少吓唬我,有种你出来见我!躲躲藏藏、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
  他是个谨慎的人,自从他变异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超凡者的问题。
  他知道既然他变异了,那么其他人也有可能变异。
  比如说这个只有声音,却看不到人影的家伙,极有可能也是一个拥有超能力的人。
  “你也有超能力,没错吧?你的超能力是隐身吗?”男医生试探着问道,同时仍然企图去攻击陈桥。
  陈桥实在懒得再和他纠缠下去,默默走到他的背后,拽住他的脖子像拎竹鼠一样把他拎了起来。
  丧尸冰冷且强壮的大手像是一副钢铁巨钳,它捏的男医生的脖颈咯咯作响。
  “你……唔……唔……”
  男医生试图说话,但因为恐惧和疼痛导致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只能悬在半空中不断的挥舞着四肢,同时极度的害怕让他有一种呕吐的冲动。
  陈桥拎了一会,便松开手把他放下。
  “只要我想,我随时可以捏死你。”陈桥平静的说。
  男医生干呕了两下,脸上已经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在刚才的接触中,他感知到了陈桥强大的力量,同时他也接触到了陈桥的身体和皮肤,他知道那绝不是一个活人的皮肤。
  作为一名医生,他对活人有着深刻的研究,他知道一个正常人的体温应该是多少、皮肤的触感应该是什么样。
  可刚才抓住他的那双手,简直像是建筑物里冰冷的大理石……那绝不是人类的手,甚至绝不是生物的手。
  “你……你难道不是我的同类?”男医生调整了很久,这才终于颤抖着问出了一个问题,“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是变异了的人类。”
  “和你是同类?”陈桥不禁好笑,“恰恰相反,我是你的、或者说是你们这类人的天敌。”
  “什、什么?”男医生后退一步,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陈桥马上跟上一步,沉声说道:“你身上被赋予的超自然力量,这本是造物主的恩赐,这本是人类文明延续下去的希望和保障……
  但你却错误的使用了它,用它为自己牟取私利,甚至不惜损害他人的利益。
  因此,我要将这超自然力量收回,从你的体内将其剥夺。
  你不配拥有这种力量,你失去了支配它的资格。”
  说罢,陈桥把手伸向了男医生。
  他紧紧抓住了男医生的脖子。
  汲取开始!
  对超自然力量的抹除!
  是抹除,同时也是掠夺!
  男医生大惊失色,惊恐的挣扎着。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陈桥却并没有松手,而是平静的进行着他的流程。
  他能够感知到男医生的超自然力量不断涌入到他的身体中,同时他还感知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内容。
  那些被男医生盗取来的无形资产,那些各式各样的知识储备,也跟着男医生的超自然力量一起,涌入到了陈桥的脑海。
  女白领的投资技能、码农小哥的编程技术、老治安员的刑侦经验……
  这些赃物居然来到了陈桥这里。
  整个抹除过程持续了两分钟,两分钟之后男医生彻底变回了普通人。
  再也没有超自然力量,他的一切都被掠夺。
  陈桥松开了抓住他脖子的大手,默默梳理着脑海中的意识。
  这一次他不光获得了一种新的超自然力量,同时还获得了大量的知识储备。
  冷静一下之后,陈桥不免想道:“对了,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把这些赃物还给失主?”
  那些受害者现在的处境很悲惨,因为工作技能的遗失,他们可能无法继续从事当前的职业。
  有了这个想法,陈桥就先拿眼前的男医生练了练手。
  他直接窃取了男医生的职业技能,再尝试着物归原主。
  几次辛苦的尝试,陈桥皱起了眉头。
  他失败了。
  窃取是单向的。
  他只能从别人身上窃取知识,却无法将知识归还给失主。
  这很遗憾。
  而此时的男医生已经崩溃了。
  因为他不光发现自己的超自然力量没了,之前辛辛苦苦偷来的知识储备也没了!
  什么投资理财能力、外科手术经验、刑侦经验、编程技术……一整张Excel表格上的能力全都丢失了!
  不光如此,他就连自己的工作技能都忘了!作为一名体检医生,他连平时体检的流程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歇斯底里的朝着陈桥喊道,朝着他看不到的那片空间喊道。
  陈桥语气平静:“我只是抹除了你的超自然力量,以及没收了你的赃物。”
  “赃物?那不是赃物!是我辛辛苦苦得来的!你还给我!你还给我!那些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男医生痛苦的喊道,再次尝试着往陈桥扑去。
  情绪激动的男医生忘记了自己刚刚洒在地上的半瓶可乐,他穿着拖鞋的脚用力的踩在了可乐上。
  一个侧滑,男医生的身体失去平衡,猛地朝着一旁摔去。
  只听“嘭”的一声,他的额头撞上了窗台的尖角,霎时间人仰马翻,鲜血淋漓。
  陈桥一脸冷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医生,同时脑海中刚刚获得的外科医生经验告诉他,这男医生额头上的伤恐怕是致命的,他自己撞死了自己。
  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陈桥喃喃道,随后不再去管那名男医生,而是拉开椅子,在他的电脑前坐了下来……
  (感谢世纪大坏蛋a作者a、反物质生命、汉之游女、刺客第八人、麟离灵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