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77、树精

  榕树被程亮连砍两斧,粗壮的树干再次抖动起来,枝头的树叶瑟瑟抖动,发出一种类似野兽悲鸣的吼声。
  看到这一幕,妍妍已经吓傻了。
  “树成精了……这是……树精!”
  不光是妍妍,就连陈桥都颇感意外。
  难怪这些榕树上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超凡者气味,原来它们也都发生了变异。
  所以说这次超凡者的力量就是让榕树成精吗?还是让这些植物拥有类似人类的意识和认知?
  没等陈桥想明白超凡者的力量,拿斧子的程亮再次出了手。
  “别慌别慌!看我的!”
  嘭!
  沉重的斧头第三次劈向榕树的树干,树干上的裂痕随之扩大。
  而就在此时,一抹森然的白色从树干裂缝中显露了出来。
  妍妍瞪大眼睛往这一抹白色望去,随后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是……白骨!树里有白骨!有白骨!”
  听了这话,一直都很淡定的程亮脸色一变,终于也有点慌了。
  “什、什么?树里有白骨?还真是这畜生把你弟给吃了?”
  惊慌之下,他连忙再次挥舞起了斧头。
  “妈的,砍死你这妖怪!”
  斧头朝着树干再次砍去,但这时大榕树的其他枝条迅速卷了上来。
  之前的榕树似乎处于一种昏睡状态,并没有被完全唤醒,但此时的榕树却彻底狂躁起来,无数枝条如无数坚硬的手臂,一根根卷向程亮。
  这一株榕树粗壮茂盛,树干至少要三四个成年人才能抱得过来,程亮想仅凭一把斧头就砍死它,显然是在痴人说梦。
  他急于在心上人面前证明自己的勇武,却把自己和妍妍同时置于危险的境地之中。
  眨眼间他的手腕已经被枝条卷住,斧头也挥不起来。
  榕树的枝条将他拖离地面,高高举起,同时树干上被他砍开的裂缝突然开始向两旁张开,露出里面的树洞,就像是一张贪婪狰狞的大嘴。
  而在这道裂缝张开之后,程亮、妍妍和站在远处的陈桥都看清了里面的白骨。
  那是一副早已经被啃噬干净血肉、只剩下衣服、毛发和骨骼的遗骸,他显然也曾在夜晚误入榕树林,最后不幸沦为了大榕树的晚餐。
  被大榕树抓住的程亮吓得拼命挣扎,大喊大叫道:“快救救我!快救救我!”
  可妍妍早就因为恐惧而全身僵硬,连动弹都动弹不了一下,更别提救他了。
  看到这一幕,陈桥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得靠他出手支援这两位作死的年轻人。
  他蹑手蹑脚钻进了树林,绕开视野靠近两人,之后先用傀儡师的异能控制妍妍,让她头也不回的往山庄逃去。
  妍妍两眼一直,马上就接收到陈桥的指令,整个人像是梦游一样狂奔而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被大榕树抓住的程亮又气又急,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倒是救救我啊!你别跑啊!你别不管我啊……”
  等妍妍跑远之后,陈桥又催眠了程亮,被催眠的程亮立即闭上了嘴,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陈桥则捡起掉在地上的斧头,高高跃起朝着大榕树的枝条砍去。
  连续砍出三斧,这才把程亮给救了出来。
  程亮摔落在地身上一疼,马上抽搐着醒了过来。
  陈桥则用相同的手段再次将其催眠,让他起身去追妍妍,等两人恢复意识之后,他们应该已经回到别墅的客厅里了。
  送走了这两个路人,陈桥拎起斧头看向大榕树。
  “哥们,成精了哈?建国后不许成精知道不?”
  大榕树枝条抖动,显然在向陈桥挑衅,同时粗壮树干上的裂缝再次张开,露出了里面漆黑一片的诡异空间。
  这时陈桥才看清,这大榕树吞噬了并不只一个人,它树洞中有着三具腐烂程度各不相同的骸骨,程亮他们看到的只是最外面的一具。
  陈桥不禁摇了摇头:“真是罪孽深重。”
  而就在此时,他突然嗅到了超凡者的味道。
  这味道由远及近,正朝着榕树林里赶来。
  正主来了。
  他是因为感知到大榕树受到伤害,这才过来的吗?
  还是他只是凑巧路过?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陈桥都需要和这位超凡者谈谈。
  必须得抹除掉他的超自然力量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借一张脸。
  伸手在脸上一抹,陈桥的五官如液体般流动,随后重新排布,变成了隔壁小哥程亮的样子。
  手上程亮的斧子让他的假身份更加可信。
  循着气味回头,陈桥终于看到了这位超凡者。
  他穿着奇幻山庄的工作服,他是一名在这里工作的园丁。
  四五十岁、秃顶、三角眼、长相有些凶恶。
  他瞪着陈桥,厉声问道:“你干啥呢?!你砍俺的树了?你砍俺的树了?”
  听他的语气,这大榕树似乎是他的孩子一样,他一边质问陈桥,一边紧张的看向被砍了几斧头的大榕树,脸上写满了心疼,眼神中满是愤怒。
  同时他也看到了树洞中的骸骨,但这却并未让他惊讶,这足以说明他早就见过这些骸骨,他知道大榕树吃人的秘密。
  陈桥回头看着他,沉声问道:“你早就知道这些树会吃人,对不对?
  你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当初驴友失踪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出真相?”
  园丁瞪着陈桥,冷笑道:“俺管他们的死活干什么?他们和俺非亲非故的,平时正眼都不瞧俺!能给俺的树当肥料,那也是他们的造化!”
  说完又伸出手去摩挲着大榕树被砍伤的树干,柔声道:“疼不疼?你瞅瞅……皮都给砍裂了……你修行了几百年才开了灵智,可不能被不长眼的瞎子给砍死啊……哎,也是你命里注定有这一劫!”
  这园丁心疼大榕树,大榕树对他也是温柔有加,它抖动着枝叶虎摸着园丁苍老的脸颊,似乎在回应着他的话。
  而看到这里,陈桥大略看懂了这名超凡者。
  他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超凡者,更不知道自己有超自然力量,明明是他用超自然力量帮助这些大榕树开启了灵智,让它们有了意识,但他却误以为是大榕树自己百年修炼得道,这才有了智慧。
  发现榕树成精之后的他非但不害怕,反而把它们当成是朋友百般呵护,就算知道这些榕树吞噬了驴友他也包庇纵容,隐瞒真相……
  也许在这名园丁眼中,不言不语的榕树,比那些非亲非故的人类跟他更密切吧。
  (转眼又到了愉快的周末,大佬们快给我投个推荐票吧~(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