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云其深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河原国国王盛宴~后篇 7

  (上帝视角)
  歹炁的出手很快,问千药根本没注意到歹炁用法术,看着问千药身首异处歹炁也没有放下戒心。
  “呵……”
  果然,那离开身体的头颅还能说话。
  歹炁把剑拔下来朝着问千药飞出去的头颅又是一劈。
  啪——
  问千药的头被横截成两块,她的面具也掉了下来,她那丑恶的嘴脸显现出来,当问千药一边化成尘芥她的嘴也不罢休。
  “我告诉你……我看的出来你对那个家伙抱着怎样一种恶心的感情……但我还告诉你……那个死去的圣子比你还要占据他的内心……再何况那圣子已经对那家伙……”
  ——度华莲——
  歹炁不想听问千药废话,一招落定。
  就在问千药在完全化成尘芥的前一秒,她大肆宣言,“我们还会再见的!哈哈哈哈哈!”
  歹炁皱着眉,一只手紧握着,指甲刺进手心都出了血印。
  金麒麟也在两只漆桖相互吞噬之际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都断了头一并用麒麟火烧毁了。
  本来歹炁和金麒麟认为这事情就过去了,结果就在消灭了漆桖之后,四周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首先地上血淋淋的尸体和麒麟火都不见了,再出现的就是平坦的黄金地表。
  美人尸堆上的美人也都回复成他们还没有死之前的样子,但他们相互的都看不见对方的扒着王座。
  一个个都痛苦的呐喊低吟,但还是将手靠近王座。
  伴随着周围这儿一切的变化,刚才被歹炁碎掉的黑红圆珠也一边复原一边飞到王座之上。
  随后从天而降一位长衣飘飘的女人。
  诗曰:
  勾魂摄魄玉俏颜,
  无声断命凌玫仙。
  她玉手一抬那黑红的圆珠就到了她手里。
  歹炁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这从天而降的女人脚踝处的奇异蝴蝶纹饰。
  “我应该感谢你帮我收拾了问千药那丫头,她竟然能干出欺师灭祖的勾当,背后使刀子。还好我留了后手……这些徒弟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凌玫仙姬用手背抚过自己的脸颊微微一笑,“看你的发色,你是古傲国的遗孤?哼……小道士你就不考虑和我联手?这样你做你古傲国的王,我只要古傲国的秘宝……”
  “大婶你觉得可能吗?”
  歹炁的头又开始嗡嗡作响,那些烦人的记忆在歹炁脑子里打转,他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东西!就连歹炁自己都快搞不明白了。
  “……我想你会因为这种对我失礼的称呼而被我惩罚。”
  凌玫仙姬勾勾手,她手中的红黑圆珠就散发出黑色的法力屏障。
  这边金麒麟也吐出麒麟珠,金色泛着红光的屏障同那黑色的屏障相碰。
  乓————
  本来变化的周围随着两道屏障相碰一下子又回复成之前残破的样子。
  金麒麟感觉嘴里有什么要出来,也便张开嘴。
  云其深也便从里面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歹炁有些担心的过去扶他,云其深却一甩手推开歹炁。
  “你不必关心我,我没事……我从这儿头猪(是麒麟!你个渣渣!)的嘴里全都知道了……国王盛宴的惨剧,你的目的……”云其深缓缓站起身,“还有这个国家该有的样子……”
  “我说我才就感觉到魔人的法力,我听问千药那丫头说过你。疆邦的新任魔君,不仔细一看我还以为和泷芸桦那丫头一样的丫头片子……真没想到你一个男人能长这么秀气……”凌玫仙姬眼神轻蔑的一探歹炁,“怪不得……”
  云其深手中变出黑金的长剑朝着凌玫仙姬一指。
  “河原国国王荒yin无度,每年都会选很多侍女伺候其左右……当初这河原国里没有他不能染指的,直到你的出现……”云其深深吸一口气,“你的出现勾了他国王的魂,也让他那本来就恶心父亲的儿子痴迷。你当上了河原国王妃,但你并没有阻止国王这种没有节制的游戏,你反而利用了这一点制造了美人尸堆,你的目的是要她们年轻的鲜血练你的邪术。你为了保持青春!需要年轻女人的鲜血,你为了炼化漆桖需要强壮之人的精血!你设计河原国的王嗣反叛杀死了国王,将国王城之中的所有人都杀了个一干二净!”
  凌玫仙姬见云其深知道的不少但还是很想听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你用幻术从一开始就骗了进河原国王城的人,这里的结界和河原国国界的不同!包裹整个国王王城的是漆桖的法力结界……不……”
  云其深一剑划开麒麟珠和黑红圆珠的屏障。
  “……与其说是漆桖那怪物的法力结界倒不如说我们现在就在那怪物的体内,而你的出现只不过就是为了拖住我们,而且现在在我们面前的你肯定不是正身!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的法力消耗纵而让漆桖法力大增!”
  云其深收下麒麟珠吞进嘴里,凌玫仙姬也收回黑红圆珠然后得意一笑,“想不到你知道的挺多……我看你还没说完……你还知道什么?”
  “真要我说?那我就告诉你……你以为你当初利用完那个王嗣,然后杀了他让他也坐了一回王座那家伙就会感谢你?要是这样你就错了……”
  “我错了?坐上王位是他们卑微的愿望,我只不过帮了他一把不过不是活着罢了……”
  云其深得意的笑了笑,歹炁看着云其深根本活脱脱一副坏人样子。
  “对!你错了,那个王嗣在反叛之前找到了一个可以把你至于死地的东西!为什么那王嗣要求进贡万顷奇珍异宝,不是为了给你勾引贪财之人来送死。”
  凌玫仙姬眼睁大,嘴角抽搐,“难道他是为了……”
  “对!他这个王嗣太爱你了!爱到不想你和他一起背负背叛之名,因为他爱你所以要杀了你!他要求进贡万顷财宝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一块金玉!”
  云其深说着说着心中想起了泷千夜,“说来是多么可笑!那金玉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你为只知道了金玉的存在你才会设计将莘绑架过来,因为她有你讨厌的气味!可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莘我也能准确的找出那块金玉的位置!”
  “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凌玫仙姬一挥袖,狂风大作将王座之下的奇珍异宝算数卷起来。
  云其深握着黑金的剑指向上空被卷起来的财宝。
  “谁说我要去找那块金玉的?”云其深眼神锐利一瞪凌玫仙姬,随后云其深大吼。
  “持华!!!!”
  ------题外话------
  我要学习!!多多学习说话和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