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云其深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河原国国王盛宴~后篇 6

  我的嗓子发不出声音,有的只有灼热的痛感,还有外表皮的刺痛,后背上那恶心的纹路再一次锁住我的灵脉。
  我就仿佛脚上摔了一块石头,掉进深海一般,难以呼吸,难以挣扎。
  脑海里都是泷泽那家伙自得意的笑容,和高高在上的态度。
  啊!!真让人心烦。
  哎?
  突然感觉没那么痛苦了……
  老子不会死了吧……
  怎么一点痛苦没有……也太不正常了……
  ——阁下,醒醒——
  谁?再叫我吗?听上去是很甜美的声音。
  “阁下!快醒醒!”
  光线打破黑暗进入我眼中。
  然后我就看见一个肥硕的女子站在我面前,但她的声音非常好听。该怎么形容?同泷芸桦时而高傲时而小孩子撒娇的声音不同,很干净,很空灵。
  我确实一瞬间被吓到了但是这身体却不受我控制。
  这难道不是我的身体???
  确实不是……这具看样子一点不慌张,他很从容的起身,我的视线也跟着他的视线一起动。
  我被这群衣着鲜亮的侍女们带进了一座宫殿之中。
  这座宫殿很眼熟……不就是河原国王城的主殿,那个美人尸堆聚集的地方?
  主殿之中聚集了很多的人,各个国家的人都来了,他们衣着各异。有的人还在一旁作曲伴舞。
  河原国国王坐在王座之上欢迎他的新王妃。
  不知为何,困住我意识的这一具身体有了一丝触动。
  我们的视线一直盯着那位正要走上王座的王妃。
  在场的人这都将视线聚集在那王妃身上。
  我的这具身体移动了起来。
  “阁下!”那位胖侍女阻拦我。
  而我这具身体一句话没说推开侍女又跑走了。
  然后就在这具身体跑出主殿的瞬间,我感到我周围一闪,就是晚上了。
  而我还在这具身体里,此刻站在外面看着灯火通明的国王城。
  周围传出来王城里面歌舞的声音。
  这具身体手中不知道何时拿着剑冲进了主殿。
  我的视线随着这具身体盯上了王座上的人。
  我只见那国王同刚刚见到你十分不同,他左拥右抱甚至脚下还踩着一侍女的后背。
  这群女子各个薄纱轻裳妩媚多姿,说实话我个男人受不了这种刺激,何况还真么多。
  但是我这具身体的主人却带着大量的叛逆之人冲上王座。
  “阁下!!求您不要杀他!他总归是您的父皇啊!!”这声音焦急,有一双手牵制住我这具身体的后脚。
  这声音好熟悉!是那个胖……
  我的这具身体转身就挥剑,我只看见一个身材苗条的侍女被我手上的剑斩杀。
  在周围的这些女孩子中就她穿的最正经,可为什么要杀了他?
  在我纳闷的时候,我的这具身体又是手剑一挥,全抹了那些女人的脖子。
  国王慌张的坐上自己的王座,嘴中也破口大骂,“你这儿不孝子!!你要是杀了我,我就让整个王城陪我入葬!!!”
  我的身体将长剑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冲着国王的心脏刺去。
  国王和他的王座被一把剑串联。
  献血从王座上纷纷流淌下来,流到地上浸湿了那些美人们的衣襟。
  这时候我听见有一个轻快的脚步声音传了过来随后速度又减缓了下来。
  我的这具身体拔出刺死国王的长剑转身,然后我就看见了穿着一身蓝白色飘飘欲仙的长裙的河原国王妃。
  我这具身体踩着血红的脚步走到王妃面前。
  王妃的手摸向了“我”的脸。
  “这都是你做的?为什么?为什么……”
  “我”被这个女人搂在怀中抱着头,我的这具身体无力的摊到,女人也一起跟着跪在地上。
  女人抬起我这具身体的头,我的视线才又回到这女人脸上。
  “为什么?”
  那女人重复着疑问,我本来以为她是在责备我这具身体杀死了国王,结果……
  “为什么你会如此优秀~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傀儡!!!”女人的手抚摸“我”的脸颊。
  我心中一下子厌恶至极,外面也传过来打打杀杀的声音。
  随即我又感到我这具身体在陷入沉睡,就在我的视线再度陷入黑暗之前,我的这具身体倒地,然后我看见了这儿河原国王妃的脚踝处纹着一奇异的蝴蝶纹饰。
  “我”再度睁眼已经坐在王座之上,四周是腐朽的尸体,散发着恶臭,而“我”的身后却是那一位河原国国王。
  每年都会有人送来财富和美人,而“我”也在王座之上化成白骨,虽然身体消失了,我的意识还是不能离开,每一次进入河原国国王城的人,从进来的那一刻就决定了死亡,女人们会不自觉的往王座这边爬过来,因为王座有着一个迷惑女子的法术。
  那些喂了金银财富进来的人也开始自相残杀。
  所有人的献血流经地面,随后被地面吸收传送到王座后面的瓶子之中。
  那瓶子倒吊着一滴一滴的滴血,滴在瓶子下面的一颗黑红色的圆珠之上。
  “这儿圆珠不就是!!!”我惊讶,这不就是控制漆桖的圆珠吗?
  突然我的意识拉进靠近了黑红圆珠。
  隐隐约约的我见到一只手摸上了圆珠。
  我顺着手去招它的主人,结果就是那个河原国王妃,她如今的打扮十分不同,没有之前的飘飘欲仙,但有个一种说不上来的妖异感觉。
  我在一看王座之上已经是两具白骨,一具白骨的头也掉进了地上。
  女人拿走了黑红圆珠就没有再出现。
  直到一天……但实际上我也只眨了眨眼的功夫,我就看到那个蛤蟆精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进入了主殿。
  那个女人再度现身,女人手中托着黑红的圆珠,它迷惑了蛤蟆精吃了那些腐臭甚至快化成白骨了美人尸体。
  蛤蟆精越吃越贪图大快朵颐,直到吃掉整个王座上的尸体,甚至还有王座下的财宝。
  我再一眨眼就看见了那一些先我和歹炁一步进来的兽人。
  女人被王座的法术迷惑再被蛤蟆精吞噬,兽人为了钱财又开始互相残杀。莘没有受控制很慌张要逃被抓住了。她体内的金玉和我要寻找的法器产生了一丝共鸣。
  莘求救大嚷,不就之后我就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