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云其深 > 第一百五十章 河原国国王盛宴~后篇 4

  (上帝视角)
  兄弟?他有什么兄弟?
  不会是!!
  云其深突然记起来,“不对吧!青青和宝宝是被一只被法器魔兽吃的!!哦度!”云其深躲过去蛤蟆精的一发攻击。
  但蛤蟆精根本听不进去云其深的话,“狡辩!我在你身上察觉到了我兄弟的粘液!”
  这么恶心的吗?
  云其深下意识闻了闻自己的衣服,不可能啊,我经常洗澡的!
  随后蛤蟆精一舌头甩了过来,歹炁也是迅速的跑过去拉着云其深躲开。
  “哎?等等!”云其深想起那里不对,他连忙推开歹炁并一指他,“那个呱呱可是他给烧死的!”
  “魔君这种事情你是记得真清楚~♡”
  云其深这个嘴不讨好也有这个原因,特别斤斤计较。
  歹炁对云其深指着自己说的话只表示无奈,他也就喜欢他这种不拐弯的性格。
  “那你们两个就一起死!!!!”那只蛤蟆精突然增大了好几倍。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歹炁你在召唤一次金麒麟!”
  云其深皱着眉看着变大的蛤蟆精。
  “魔君是在求小道士我~♡”
  “……就当我求你!麻烦你了!”
  “好的~♡”
  歹炁开始结印念咒,云其深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引开蛤蟆精的攻击。
  “这么说……你就是蛙蛙了!”云其深竭尽全力的远离歹炁的跑,实在躲不过的攻击才会用黑剑抵挡。
  “废话少说!看我一口不咬死你!”这儿庞然大物的蛤蟆精一条扑向云其深。
  云其深见准时机迎着蛤蟆精一跳,跳到他的头上。云其深本想用黑剑刺进他的后背,可结果黑剑的剑刃整个从蛤蟆精的后背滑动,跟着云其深一起从蛤蟆精后背滑了下去。
  歹炁那边也确实成功升起了金色的召唤阵。结果从结界中出来的却是……
  “我靠!!!猪!你就不能变大了再出来吗?!!”云其深一看出来的是一直肥的发膘的大金猪,一下子绝对能胜利的希望都没有了。
  “是麒麟!!!!”
  金麒麟自然表示不服,它要是变大了第一个先把云其深干掉。
  歹炁看着金麒麟的尾巴上还被帮着一个红色蝴蝶结。
  “你最近是不是又肥了?看来吃的不错~再肥点就可以管饱了~♡”歹炁不看场合的对金麒麟开玩笑。
  金麒麟抬头笑的看着歹炁,“你别担心我回去就减肥!”
  “我靠!你对它的态度怎么这么好!对我的态度就十分恶劣!你这臭猪!!!”
  也不知道云其深哪来的精力一边躲着蛤蟆精的攻击,一边吐槽。
  “你管得着吗?你个渣渣!”金麒麟也是丝毫不客气,“有本事你别指望我打,也别指望歹炁你倒是一个人打啊!”
  歹炁不怀好意的笑着看着金麒麟,“你再提及我的名字和他说话,我现在就拿你煲汤。”
  “你说你这儿是不是过河拆桥!天啊!这天下还有欺负麒麟的!!”
  金麒麟抱怨但确实不提及歹炁了。
  云其深白了他们一眼,就没注意这边蛤蟆精的攻击。
  刷——
  云其深整个身子被打在墙上,一整夜才治好的内伤又有点破裂。
  歹炁本来以为云其深可以应付,结果他没有算清楚云其深的法力。
  “不能变身?”歹炁看着金麒麟,金麒麟甩着尾巴然后跳到歹炁肩膀上。
  “不能……本神兽是一只有原则的神兽,和别人打的赌一定会遵守规则!”
  金麒麟回答。
  歹炁拿着红剑上前要救下云其深。
  “我也是一个不挑神兽吃的人~♡”
  这话吓得金麒麟一哆嗦,但一想你这儿小子又打不过本神兽,本神兽怕你干什么?不过……谁让本神兽那么多人不选偏偏看上你了!
  金麒麟在歹炁肩上眼睛一瞥再度开战的云其深,迟早让这孩子给毁了你这人!我都觉得你对他好都不值得!
  金麒麟叹口气只好把和徕阿打的赌约给放下,趁着歹炁冲着蛤蟆精冲过去,金麒麟用金色火焰将自己包围。
  然后形成金色的漩涡,金麒麟的正身才出现,然后一爪子将蛤蟆精给一拍。
  轰隆隆!
  那只蛤蟆精一下子就被金麒麟拍在墙壁上。
  “早这样不早完事儿!”云其深对着金麒麟张口就吼。
  “吼!!!”金麒麟朝着云其深吼,气浪吹乱了云其深的头发。
  “你管不着!本神兽乐意!”
  “我靠??你想打架怎么的?”
  金麒麟不屑的用爪子弹了云其深额头的玉坠。
  “打得过我吗?你个渣渣!”
  因为金麒麟的触碰,那玉坠上面的追杀咒令也被解开了。
  那边的蛤蟆精再度苏醒,它开始狂化,首先眼睛开始浮肿炸裂生出和蜗牛那般的触须。它肚子也胀大四肢生出钢爪。
  这儿大概是它吃了兽人的关心。
  云其深窥探四周,莘倒是机灵自己躲的很远……但是总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从蛤蟆精嘴中涌出大量的恶臭,随后它按照兽人的行动方式朝着金麒麟冲过来。
  金麒麟一点儿不紧张它很轻松的一甩尾巴,这儿蛤蟆精又一次被甩到了墙上。
  而金麒麟还是那样金黄闪闪的,战斗时掉落的灰尘都没有沾在它身上。
  “你看看这儿就是实力的差距!怎么渣渣你还想和我打?”金麒麟的声音比起还是“肥猪”时候要雄厚严肃的多。
  这时候云其深窥探周围窥探的入神,没有理会金麒麟。
  金麒麟看着云其深没有回复它,一时有些心里不平衡,平时他不该顶嘴吗?难道本神兽刚才没有吓住他?
  趁着那边的蛤蟆精还没怎么动作,金麒麟这次主动出击,一吐麒麟火将蛤蟆精烧成的灰。
  然后金麒麟自满的一看云其深,他还是没让他!!忍不了!
  “歹炁,这儿家伙怎么回事?”金麒麟本想问歹炁,可歹炁也没停他说话。
  这俩人……合伙的???算了变回去得了,反正完事了。
  金麒麟周身发光,结果云其深突然大叫“死猪别变回去!!!”
  歹炁也同时说,“金麒麟小心!”
  金麒麟自然不听云其深的话,“本神兽就变!你个渣渣!!”
  就在这时候远远的传来一个他们都特别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这女人就是问千药,问千药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
  “漆桖给我吃了它!!!!”
  然后一个黑红的庞然大物张开血盆大口冲金麒麟脖子咬去。
  金麒麟也硬生生被这庞然大物扑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