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异界当牧师 > 148.不成功的献祭

  为了纠正加洛的错误认知,老主教只好认真的跟他科普了一下魔女教派。
  这个教派的历史非常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古诸神混战时代了,她们信仰的并非神祇或者自然,而是教派的开创者,有着‘命运魔女’之称的半神缇丝娜。
  已经没人知道这位命运魔女最早是个什么职业了,她为人所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名魔女了,所以也被称作‘始祖魔女’‘原初魔女’。
  缇丝娜神秘而强大,据说她曾经得到过一部分‘命运’的权柄,能看穿一个人的未来命运,并拨动他的命运之弦,可以说距离成神只有一步之遥了。
  而命运这一权柄,也是诸多权柄中最神秘,最特别的那一个,如今天上并没有‘命运之神’,代表着至今都没有神祇掌握这一领域的权柄。
  所以有很多人认为命运权柄被造物主握在自己手中,或者干脆就被销毁掉了,不让任何存在能触及它,似乎只有这位命运魔女有幸窥见其奥秘。
  可惜她在当年的诸神混战中陨落了,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也不清楚魔女教派在那场混战中扮演的角色,或许就和其他小教派一样,在混战中的余波中艰难的苟延残喘着。
  但也有人认为她并未完全陨落,而是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存在着,能继续庇护信仰她的魔女们,拯救她们的命运,所以这个小教派才能存活至今。
  至于如今的魔女教派,倒不像是个教派,反而更像是秘密结社,她们既没有公开的教堂,也不会传教,比弥雅教派还要低调,比邪教还要隐秘。
  而她们的成员也都是一些苦命的女人,沦落风尘的失足妇女,身陷囫囵的可怜少女一类,被其他魔女所救之后,便加入了教派。
  这样的组织当然也干不出啥惊天动地的坏事来,一般能听见她们的消息也就是跑去当小三,破坏别人婚约幸福啥的,这导致她们风评被害口碑不佳,却又到不了邪教那种程度。
  而世人对魔女的印象,也就是停留在美丽、多情、开放、浪荡这种层面上。
  不过老主教对此却有点自己的看法:
  “她们其实并不是想去当小三,只是屈从于所谓的‘命运’...”
  “她们在加入教派后,如果诚心祈祷,便会得到命运魔女的启示,引导她们去寻找所谓的‘幸福’,也就是嫁个好人家,安稳的渡过余生,这对于那些命途多舛的女人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这样的引导大致上还是靠谱的,有一部分魔女真的找到了‘幸福’,得以善终,但这引导本身并不会考虑时效问题,所以有时候找到了,结果别人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一旁的莉莉安萝听着听着,就一头钻进了加洛怀里,不停的蹭着,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
  而加洛则顺手把玩起她的双马尾,又好奇的问道:
  “您之前不是说,这个魔女教派非常神秘,不为人知吗?可您怎么对她们很了解的样子?”
  “咳咳!”
  老主教连忙咳嗽两声,辩解道:
  “那自然是因为我知识渊博。”
  加洛信了,因为老主教从不骗人。
  于是又转口问道:
  “那这样的教派,为什么会去刺杀特使?那里难道有她们的‘幸福’?”
  这个问题,连知识渊博的老主教都答不上来了...
  结果还是加洛自问自答:
  “啊!对了,是因为这个?”
  说着,他从衣袖里掏出了那根特别的发钗。
  莉莉安萝顿时被其吸引住,眼巴巴的盯着发钗,嘴里低声轻叹道:
  “好漂亮...”
  说着,又眼巴巴的望着加洛,很想要的样子。
  可加洛却把发钗递给了老主教,又开口安慰道:
  “这种风格太成熟了,不适合你。”
  “你还是更适合蝴蝶结,猫耳发卡啥的,回头有空带你上街去买。”
  莉莉安萝果然很好哄,这便开心的蹭了蹭加洛的下巴。
  而老主教拿着那发钗,仔细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要不卖了?”
  加洛提议道。
  老主教摇了摇头,劝道:
  “会被特使贴身保存的东西,肯定有些来路,很烫手,不好出手啊...”
  “像这种来路不明,用途不明的珍贵物品,不如把它...”
  都不需要他把话说完,加洛便领回了其意图,连忙走到女神像下面,把发钗摆了上去,又虔诚的祷告道:
  “弥雅大人,我给您找了根漂亮的钗子,您一定会喜欢吧?”
  他满心欢喜的等待这女神的回应与恩赐,还在心头琢磨着这次女神会送他件什么样的神器?
  最好是盖亚记忆体,变身腰带什么的...
  加洛心里这样憧憬着。
  然而他祷告了半天,女神却并没有回应,那发钗还是好端端的放在那里。
  反倒是他衣袖里的小木锤自己飞了出来,在他头上敲了一记。
  “唉哟唉哟!”
  看来女神非但不高兴,还有些生气?
  加洛连忙把发钗拿了回来,苦着脸回到老主教身边。
  结果等他一靠近老主教,脖子上的海胆项链也自己飞了起来,给老主教头上也来了一下。
  “啊!!!”
  “弥雅大人息怒,以后再也不敢啦!”
  老主教一边施展神术给自己止血,一边告罪,心里还在嘀咕着:
  为什么连我也会受罚啊?
  总之,这一次的垃圾换神器计划宣告破产了...
  “那这东西要怎么处理?送给呆呆吗?”
  加洛说着,在脑中不由得想了想弥瑟兰别上这发钗的样子...
  emmmm,好像不怎么配的样子?因为她的头发是银色,与这白色发钗的区分度不太够...
  那么,温蒂尼中尉?
  加洛又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温蒂尼一向都穿着治安官制服,英姿飒爽的,戴朵花,不伦不类的。
  至于莉莉安萝,之前就说了,不适合这种风格的饰物。
  “阿米娅?”
  加洛的目光不由得落到了还在旁边织毛衣的小毛驴身上。
  阿米娅听见主人叫自己,抬头望了过来。
  “来来来,送你朵花。”
  加洛说着,把发钗递了出去。
  阿米娅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手指捻住发钗,拿到面前仔细端详了一番,一双眼睛不停的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概是在高兴吧?
  而老主教一直默默旁观着,一言不发,并未阻止加洛这番看似暴殄天物的做法。
  不出意料的话,这发钗应该是魔女教派的重要之物,很可能与神秘莫测的‘命运’有关...
  而他对‘命运’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是个很玄乎的玩意,如果遇见了,那么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遵从本心,顺其自然。
  这是当年那个人教他的方法,和女神的教义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就是不知道加洛这样的做法算不算顺其自然了...
  老主教也没多想,又转口问起了另一个细节:
  “哦,对了,你之前遭遇了半神的攻击?”
  “是啊,还是蛮厉害的,差一点点就伤到我了。”
  加洛很认真的说着,还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一点点’的距离。
  “但不是半神本人发动的攻击,所以我还是撑住了。”
  老主教想了想,突然又记起了什么,连忙提醒道:
  “那你有没有感觉自己被标记了?”
  按理来说,这种半神赐给别人的一击,往往不会那么单纯,一般都会附带上一次标记、印记啥的,方便事后追查,秋后算账。
  这样的标记往往会十分隐秘,很难察觉,同时也很难驱除。
  而一旦被半神盯上,那绝对不是啥好事,更何况,这一次很可能是两位...
  加洛毕竟是第一次面对半神级的敌人,自然意识不到这一点。
  可莉莉安萝却十分笃定的开口说道:
  “加洛身上没有其他味道呀?”
  “也没察觉到有魔法印记啥的。”
  老主教暂时松了口气,推测道:
  “没能施加印记吗?还是说他们疏忽了?”
  可加洛的反应却很奇怪,居然露出了一脸遗憾的表情,低声嘀咕道:
  “可惜...”
  不止是他感到可惜,同一时间,远在皇城养老的半神法师塞勒和半神战士坎提亚同样觉得可惜。
  “印记消失了...不,是没能成功发动。”
  “但我那乖巧的重孙却死了,为什么?”
  “区区魔女,怎么可能抵御得了我的‘死亡一指’?”
  这位半神法师是位身材瘦削,头发胡子花白的老者,正满脸的不解,不停的低声嘟囔着。
  一旁,他的挚友坎提亚则答道:
  “也许是靠着炮灰的牺牲,提前骗出了两个小家伙的底牌,再痛下杀手;也许是那些魔女找到了一位强大的盟友?”
  “但两个小家伙还没有那么笨,所以我更倾向于后者...”
  “能够抵御你我攻势,必定也是一位半神,否则绝不可能在位格的压制下存活...”
  “就连半神都无法抵御魔女的魅力吗?这倒是让我有些兴趣了...”
  这位虽然同样苍老,但却身强力壮的半神战士性致勃勃的说道。
  ----------
  上一章更太晚,作为弥补,这章3K字,早点更...
  今天是我没过过的节,就不祝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