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青龙纹只有一道,恐怕是你们的初代宗主以青龙妖兽祭炼出來的所以我只能传你一道雏形,剩下的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两人盘坐在暗无天日的地宫之中,摒除一切杂念。
  “好。当年初代宗主早早就将这青龙纹置于龙神塔之内,但他施展起龙神功起來同样有毁天灭地之威,一切事在人为。”
  龙辉点了点头,只有完全修成龙神功才是真正的强大。依靠青龙纹这种外在之物,若是哪天他出了什么意外,龙神宗恐怕又要陷入沒落。
  “嗯”
  吼。龙吟之声再次响起,宁宇浑身再次电射出绿光,一道道属于青龙的雷霆之力源源不断汇到宁宇的双掌之上。
  砰。宁宇的双掌猛地轰出,龙辉同时也将双掌接了上去。
  “啊”
  一道道绿色电光粗暴地窜入龙辉的身体,引得龙辉一大把年纪还痛苦的大吼了出來。
  “忍住。”
  宁宇神目怒睁,以绿色的电光在龙辉的双臂上刻画出了一道道黯淡了许多的青龙纹。
  青龙纹一点点成型,缓缓蠕动着,爬向龙辉的胸口。
  这龙神功说到底也算是一个体阵,但体阵之下蕴含着繁复的经络运转,非亲身教授的话,连宁宇的神目都不能将其复制。
  时间缓缓流逝,与宁宇前后脚出发的澹台雪等人也早早就赶到了天圣宗,但他们却得到了一个如噩耗般的消息。
  这一次巨魔秘境的开启,一改往年只有一千个名额的规矩,进入的名额将沒有限制。
  因为神族的参与,三大宗门为了抗衡他们的力量,决定以人数的优势來打压他们。而人族势力遍布全大陆,从來不担心数量上不够优势。
  这对很多人來说或许是一个好事,但对于想要夺得魔神之花和魔神晶石的宁宇來说,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消息。
  换做以前,在一千人里面浑水摸鱼,运气好的话并非不可能。但现在恐怕要有数万人厮杀成一团,光是神通的余波就足以将澹台雪等人撕碎了。
  “宁宇怎么还沒有到”
  澹台雪每天都焦急地在天圣宗外等候着,她爹不在,她在天圣宗里又沒有什么认识的人,宁宇就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了。
  “小姐别急,宁宇大人实力那么强,一定不会有事的。”
  澹台雪的身后还有一位术皇修为的侍女,是澹台正平派來保护她女儿的。但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个侍女在战力全开的宁宇的手里根本走不过无招。
  “哎镇狱洲的人都不好惹。宁宇那个战力就算在同辈里少有人能敌,可在一些强大的势力面前根本不够看。
  他又整天一副全天下我最大的模样,我是怕他不长眼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澹台雪很了解宁宇,不论是在四大国还混乱之地,宁宇根本就沒有消停过。
  面对公羊国二十万大军压境,识趣的人早就投降了,偏偏只有他敢硬上。
  不过也是因为他实力了得,换成别人也只有灰飞烟灭的份。
  远远走來几个穿着神族服饰的少年,盯着这边的澹台雪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看什么看。”
  澹台雪顿时怒目而视,虽然她刚刚才说完宁宇是个惹事精,可她自己也不是个隐忍的主儿。
  在通天塔的时候,除了在宁宇面前,她什么时候吃过亏。
  “哈哈哈这小妞脾气还挺爆。”
  澹台雪不说还好,怒骂出声反而引得那几个神族少年向着这边走了过來。
  “小姐情况不妙,我们还是别惹事”侍女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沉重,那些人只是走过來,她竟然就已经感受到了压力。
  “怕什么这是天圣宗,神族敢在这里乱來么。”
  在人族很多人眼里,神族常年龟缩在镇狱山脉之中,而人族三大宗派成掎角之势将他们包围,他们根本就不敢出來。
  殊不知,连天圣宗的宗主都因为不想直面神族的压力,而选择了妥协。
  “小姐我们在这里无权无势,出了事谁会为我们做主啊”
  那侍女焦急地拉着澹台雪想走,但为时已晚,那几个神族少年身形一闪就将两人包围住。
  “你们想干嘛,。”
  澹台雪还沒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竟然还在怒骂着。
  “沒什么看你漂亮,想跟你玩玩”
  一位神族少年上下打量着澹台雪,满脸**之色。
  “玩,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玩,”澹台雪一脸反感,但那些人却好像沒有看到人家的嫌弃一样,还自顾自地流着口水。
  “哈哈哈她问我是谁,你们告诉她我是谁。”
  为首的少年大笑着,之前直勾勾盯着澹台雪的也是他。
  “这位,就是我们幽冥鬼族的第一天才,幽冥奇。”旁边几个少年煞有介事地报出幽冥奇的名号,好像这个名字多么有名气一样。
  “幽冥奇,沒听说过。让开。”澹台雪毫不客气,就算幽冥鬼族在大陆上很有名气,但也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每个子弟都很强。
  “哼。我们少爷想跟你玩是你的荣幸。你最好放聪明点。”
  幽冥奇身边的一个鬼族少年出声骂道,他们虽然在鬼族之内不受待见,但到了这外面可从來沒有人敢惹。
  因为前些日子有一个人族的势力,就是因为他们的族人不小心冲撞了鬼族,导致被人家灭族。
  只可惜,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天圣宗压了下來,除了一些消息灵通的势力之外,沒有多人知道,也包括澹台雪。
  “我呸。什么玩意儿,还荣幸,。立刻给我让开。”
  澹台雪也有些愤怒了,这些人的厚颜无耻,实在她见过的人之中除了宁宇之外最厉害的。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只好跟你玩一玩霸王硬上弓了。”
  幽冥奇也失去了耐心,整个人的血肉骤然变得干枯起來,一道道鬼影从他的身体钻出,很快就将方圆十丈团团包围。
  “神王。”澹台雪的侍女脸色愈加凝重,这人虽然绝不会是鬼族的第一天才,但实力也远比她要强。更莫说他们人多势众。
  鬼影遮天蔽日,连猛烈的阳光都完全射不进來。
  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使得澹台雪两人有些头晕目眩。
  “嘿嘿嘿小妞我就喜欢你这种辣的。”
  幽冥奇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副恶鬼的模样,双眼放出慑人的精光。
  “啊。你给我滚开。”澹台雪惊恐地大喊大叫着,急得眼泪都快掉下來了。若不是因为修炼除了岔子,她绝不至于如此地束手无策。
  “小姐。你站在我的身后。”
  那侍女双手迅速结印,就是拼了命,她也要让澹台雪安然离开。
  “滚。”幽冥奇手一挥,骤然就有十几道鬼影迅速钻进了那侍女的身体。
  “啊”那侍女顿时痛吟着倒地,身体里好像有几十头猛虎在撕咬着她的血肉一般。
  “不云姐。”澹台雪扑到侍女的身上,眼泪不断滴落而下,很是后悔自己为什么沒有早点听从云姐的话离开。
  “哟我的小美人别哭了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哈哈哈。”
  幽冥奇大笑了起來,给自己的几个跟班使了个眼色,他们便识趣地退出了这方魅影空间。
  “额”几声沉闷的喊声骤然响起,幽冥奇顿时就警惕了起來。
  “神鬼一族真的是越來越沒落了什么时候竟连这种下三滥的事情都做。”
  一位白衣胜雪,腰间佩戴着天圣宗弟子玉牌的少年缓缓走來,而那几个鬼族的少年都已经被打晕在地。
  “白胜雪。这里沒你什么事情,你最好给我离开。”
  幽冥奇顿时暴怒,这个白胜雪在天圣宗的年轻一辈里名气不小,幽冥奇也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但两人的背后却是神族和人族的势力,幽冥奇仗着天圣宗不敢跟神族开战,便想靠着嘴皮子将白胜雪逼退。
  “呵呵这里是我天圣宗的地界,我又是天圣宗的弟子,怎么会不关我事呢。
  还有,你是哪來的自信敢跟我叫板。”
  白胜雪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身上散发出來的浓烈杀机却完全锁定了幽冥奇。
  “你敢动手。若是杀了我,引起神人大战,你担当得起这个罪名吗。”
  幽冥奇微微退后了一步,底气有些不够,但嘴上却不肯服软。
  “我看你是太高估你自己了区区一个鬼族的旁系子弟,就想当神人大战的导火索。你配吗。”
  白胜雪针锋相对,杀气越來越盛,眼神也越來越犀利。
  “你。”幽冥奇顿时有些语塞,他的地位确实不高,在族内可能连一只护宗妖兽的地位都不如。
  “哼我劝你还是乖乖离去,不然的话你可以在九泉之下看着,你的死是不是真的能引起神人大战”
  白胜雪冷笑着,身上的术元骤然鼓动了起來,虽然修为与澹台雪的侍女同样是术皇之境,可那气息却强盛了十倍不止。
  同个境界,在术元量、术元凝实程度和气势上同样可以有巨大的差别,这取决于修炼上的天赋和刻苦程度。
  “哼。你给我等着。”
  幽冥奇瞳孔微缩,他很怕,所以只能丢下一句狠话便赶忙拉起昏迷的几个跟班离去。
  “多多谢。”
  澹台雪脸上还挂着泪痕,一副死里逃生的慌乱模样。但白胜雪却看得出來,澹台雪隐隐对他有些戒备的样子。
  “不必你既然通过通天塔的试炼,受邀來到我天生宗,我们自然有责任保护你们的安危。”
  白胜雪微微一笑,却突然话锋一转,“对了你來自东南边远之地,不知道是否见过一个双目有些特异,战力不俗的少年。”
  白胜雪乃是天圣宗圣子的心腹,奉命寻找身有混沌之心的神目风,所以他才会对來自边远之地的澹台雪比较上心,否则他根本不会冒着得罪鬼族的风险救下澹台雪。
  “双目特异。”澹台雪满脸疑惑之色,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嗯洞察力很强,甚至你还未出招,他就已经使出了对应的破招之法。”
  白胜雪根本不知道神目风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所以找了许久也沒能找到。
  澹台雪瞬间就警惕了起來,“有这么厉害的人。如果有的话,他也沒必要到边远之地去争一个名额吧。”
  “呵呵沒见过就罢了我也只是问问这些日子有些不安定,姑娘你最好还是待在宗门里,免得再次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告辞。”
  白胜雪笑着告辞离去,但一转身脸上的笑容便全部敛去。
  白胜雪眉头紧皱,据天圣宗得到的情报,神炎一族一直有派人在大陆东南活动,所以他们才认为神目风在那边。
  但大陆东南一共二十个通天塔,白胜雪已经全部查过,根本沒有这样一号人物。
  白胜雪摇了摇头,这个差事真不好搞。
  “天圣宗找我做什么”高高的云层之上,宁宇飞悬在半空,手里提着幽冥奇的人头,注视着下方渐行渐远的白胜雪。
  他刚刚赶到,见到澹台雪陷入危机,刚想出手,就震惊地发现旁边竟然走出了白胜雪。
  “不清楚”旺财摇了摇头,宁宇刚刚前去擒杀幽冥奇,所以把它留了下來。白胜雪说的话,都被旺财一字不漏地转达给了宁宇。
  “啧啧我家魁首怎么哭了。”
  宁宇降落在澹台雪和云姐的身前,将幽冥奇的人头丢在了她们的面前。
  “你个混蛋。你早就到了为什么不出手。”澹台雪愤怒地把幽冥奇的人头踢飞,怒瞪着宁宇,竟然又忍不住哭了出來。
  “不是有英雄來救美嘛我可不敢出來煞风景”
  宁宇讪讪笑了笑,他不愿暴露实力,而且白胜雪这个人不简单,竟然能避过宁宇的所有感知。
  自从开始遇到镇狱洲的人之后,宁宇就知道自己的神目并不是万能的。
  神目出现在这大陆已经数千年,各种针对神目一族和一些神通洞察眼的神通术法已经出现了很多,导致宁宇的神目很多时候就跟瞎子一样。
  “你少骗我。你就是不想泄露自己的情报。亏我刚刚还骗了那个白胜雪,早知道我就把你的事情全都告诉他。”
  澹台雪气得不能自已,亏她对宁宇那么好,竟然在那种时候都不出手。
  “嘿嘿你不会的”宁宇傻笑着,气头上的女人他可不敢惹。
  “额那个云姐还受着伤呢我先给她疗伤。”
  宁宇见澹台雪还沒玩沒了,赶忙转移话題,他可不想一整天的时间都用來哄澹台雪,他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紫色的神雷闪烁,很快就荡除了云姐体内的鬼魅阴邪之气。澹台雪的气也稍微消了一些,但宁宇一说话就会被她瞪着,搞得宁宇有些尴尬。
  “咳云姐还得修养一下,你先带她回去,我有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