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两百三十二章 床单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挺好的。虽然待得地方比较差,但总归和他在一起了。”
  
  女人神情木然,眼里透着麻木,语气没什么起伏地说着,
  
  “……他出去干活的时候,我就在家收拾屋子,买菜,等他回来了,就一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饭……”
  
  “……有天,他晚上回来得很晚,回来之后,也不说话,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讲……好一会儿,他跟我说,我们住得房子快到期了,但是我们没钱交房租,如果接下来几天不找点钱,我们就得流落到街头了……
  
  我问他,那怎么办……我跟他说,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回去,重新找个地方……他说不行,他不能回去……
  
  然后我也着急了,问他怎么办……他告诉我,他有个办法……”
  
  说着,女人脸上眼神麻木着,脸上露出如之前一样的笑容。
  
  ……
  
  听着女人的叙说,廉歌翻动书页的动作顿了顿,也没回头,也没多说什么。
  
  而旁侧坐着的老人,则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
  
  “他说,他有个办法,只要我像住在对面的那种女人一样,出去卖,我们就能很快有钱。
  
  到时候,我们就能从城中村搬出去,搬到那种高楼里去住。”
  
  女人笑着,说着,
  
  “那时候,我们住得卧室,侧面有个窗,窗框上的玻璃已经碎了,只能勉强用两张肥料口袋,绷在上面挡风,那时候,我总喜欢把那窗户开着,因为那窗户正对着城中村外面,每天晚上,那些高楼里,灯光亮起的时候,我都能看到……
  
  那天晚上,也一样,窗开着,我看着那亮着灯的高楼,心动了。”
  
  “……他跟我说,只要赚到足够的钱,我们就不干了,到时候我们就去那高楼里买套房子,开始新的生活,他还跟我保证,他说他绝对不会嫌弃我。”
  
  “……我没说话,也没拒绝……然后,他就出门,去叫了那对面的那种女人过来,说要让她教教我。
  
  那女人看着我,就叹了口气,说让我想清楚,跳进泥潭里,即便能再爬出来,也得沾一身泥,这泥一辈子都洗不干净,说那话的时候,那女人还看了眼他,只是我当时脑子里,眼前闪过地都是那亮着灯的楼……”
  
  “……我自己作孽,我爱慕虚荣……这就是报应,报应啊。”
  
  女人笑着,眼泪却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紧随着,女人笑容又是一滞,眼神麻木着,继续叙说起来,
  
  “……从那以后,我和他住得地方,也拉起来了一张床单,我就站在那巷子口,穿着暴露的衣服,抹着浓妆,招揽客人……任由那胖得瘦得,在我身上折腾……他就站在床单后,收着钱,数着钱,笑着……
  
  开始的时候,我不让别得人亲我,我还想留个干净的地方……
  
  第一个月的时候,他给我买了件大衣,我还挺高兴,然后问他,我们还要多久能搬出去,能不干这个,他跟我说,快了……再只要几个月就行,然后他跟我说……有个客人想亲我,说他给了很多钱……还告诉我,他不介意……那以后,我最后一个干净的地方也没了……”
  
  “从我接第一个客人开始,他就不怎么碰我了……那时候,我也不怪他,因为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恶心,觉得自己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女人看着远处,说着,
  
  “……第三个月的时候,我又问他,还要多久,他还是跟我说,快了……再只要几个月,我们就能不干了……慢慢地,我麻木了,认命了,觉得这或许就是自己的命……每天除了接客人,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透过那扇窗,看着远处的城市……”
  
  “……有天,警察来扫黄,我被抓住了,他跑了……我被查到的时候,正被一个人按在身下……一个人在警察局的时候,我很害怕,我以为他会来找我,但到最后,我也没能等到他……我被拘留了五天,等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在家里等我……”
  
  说着,女人再次笑了起来,笑得有些癫狂,
  
  “……等我再走进那城中村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他从一个拉着床单的小屋子里走出来,腰上的裤子都还没系好……嗬嗬嗬……哈哈哈……”
  
  ……
  
  “真是个畜生东西!”听着话的老人忍不住骂了句,
  
  “那男的呢?现在在哪?”
  
  “在哪……嗬嗬嗬……”女人脸上笑着,
  
  “……就那么没多久,他就被车给撞死了。”
  
  “……本来那城中村里都没几辆车会过,而撞死他的那辆车,正好就是我之前招揽过来的一位客人,
  
  那天,他开着车来我那儿,那男人从一个拉着床单的屋子里走出来,正好就被那辆车给撞死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嗬嗬嗬……”
  
  “……报应啊,活该!”老人义愤填膺地说了句。
  
  “是啊,报应……现在这报应也该轮到我了,轮到我这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女人笑着,说着,
  
  “姑娘……”老人看着这女人,想在劝说下,但终究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而那女人,则是脸上笑容消失,木然着,麻木着,望着远处,继续说了下去,
  
  “……当初,他死了过后,我才想明白,我爹说得对,这个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那时候,我已经没地方可去了,家已经回不去了……
  
  找那男人收起来的钱时,我才发现,好多钱都已经被那男人花了……我从那城中村里搬了出来……但就像是那女人说得一样,我已经陷在泥潭里了……嗬嗬嗬……
  
  当初是我爱慕虚荣,自甘堕落……现在报应也是时候到了……就快死了,却连家也回不去,我甚至快要忘了我爹娘的模样,我甚至不知道我爹娘是否还活着。
  
  你说好不好笑……我这婊子人尽可夫,临到死了,报应来了,我只能一个人烂在屋子里,死了都没人知道,没人收尸……”
  
  ……
  
  “……姑娘,回去吧,回家吧。”老人看着这女人,摇了摇头,劝道,
  
  “回家……我哪还有家,你看我这样子,看不到吗?我是个婊子啊?我哪还有脸回去……”女人眼神麻木着,摇着头说道,
  
  “……姑娘,即便你爹娘再怄气,你都到现在这样了,又还有什么意义,回去吧,至少不用客死异乡,也算是落叶归根了。”
  
  女人听着老人的话,眼睛动了动,紧随着,又摇了摇头,
  
  “……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
  
  摇着头,说着话,女人撑着长椅的扶手,踉跄地站起了身,
  
  “就让我一个烂在屋子里吧,……我活该,我自己做得孽,就让我烂在屋子里吧……”
  
  说着话,女人踩着草坪,有些踉跄地走远了。
  
  “……诶,姑娘……”老人站起身,喊了声,但那女人,依旧自顾自地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