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一百零三章 味道

  客厅里。
  夫妇被临时开启的阴阳眼伴随着时间流逝重新失去作用,老太太的魂魄在他们眼里再度消失。
  “……谢谢大师。”
  注视着老太太魂魄消失在视线内之前,最后出现的地方愣愣发神片刻过后,夫妇中的男人回过神,有些感激地对廉歌说道。
  闻言,廉歌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视线重新看向依旧在客厅里的魂魄,
  “老太太,人鬼共居,于人于鬼都不利。既然你和你儿子儿媳也已经聊过了,还是尽快下去吧。”
  “谢谢大师让我能和我儿子儿媳再最后说些话,”老太太也感激地对廉歌说了句,然后又转过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儿媳,
  “……大师您说得对,我也是时候该放下了。”收回视线,老太太重新看向廉歌说道。
  闻言,廉歌看了眼这老太太,又扫了眼这对夫妇,
  微微顿了顿下,廉歌从兜里拿出了地府出入境管理处的制式通讯器,灌输法力,向周围发出信息。
  极短时间后,
  一位身穿黑色正装的地府公务人员骤然出现廉歌身前,
  “拜见天师。”鬼差出现瞬间,便躬身见礼道,“天师有何吩咐?”
  闻言,廉歌微微点头示意。
  而旁侧,同样在客厅的夫妇,则是在这瞬间,感觉浑身发寒,周围温度骤降。
  “将这位老太太带下去吧。”
  廉歌扫了眼客厅里的夫妇,看向老太太的魂魄说道。
  闻言,鬼差再次躬身,恭敬地应道,
  “是,天师。”
  重新直起身,鬼差看向老太太的魂魄,
  “老太太,跟我走吧。”
  闻言,老太太佝偻着身子,点了点头,
  “麻烦了……”紧接着,老太太又转过身,再次对廉歌说道,
  “谢谢大师。”
  “那,天师,我就先带这老太太的魂魄下去。”鬼差走至老太太身边,躬身询问道,
  闻言,廉歌微微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
  “咚咚……咚咚咚……”
  较为急促凌乱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从门外传来一阵孩子的声音,
  “……妈妈,你们是不是回来了。”
  闻声,鬼差停下动作,看向廉歌。
  那夫妇也将视线汇聚在廉歌身上,
  见状,廉歌不禁笑了笑,
  “愣着做什么,开门啊。”
  夫妇闻声回过神,男人瞬间朝着客厅门口走去,同时不禁回过头在客厅里看了眼。
  “咔嚓。”
  门应声而开,夫妇的孩子和对门邻居的身影出现,
  “小张,不好意思啊,这孩子一醒,听到说你们回来了,就一定要过来看看。”邻居吴大姐看向男人说道。
  闻言,男人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把将孩子从地上抱了起来。
  “吴大姐,麻烦你照顾小奕了。”
  “不麻烦,麻烦什么啊,小奕很乖啊。”说着,邻居吴大姐摸了摸孩子的头发。
  紧接着,又朝着屋内看了看,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耽误你们的事儿吧?”
  “没有。”男人摇了摇头,然后回头朝着客厅看了眼,
  “吴大姐,我这还有点事,就先不跟你聊了。”
  “那行。”吴大姐见状点了点头,也没多问,往后退了一步,退出房门,还帮忙带上了房门。
  ……
  “爸爸,你开空调了吗?好冷啊。”孩子被男人抱着,张望着,好奇地问道。
  “没有。”男人挤出一丝笑容,摇头说道,
  “小奕乖,在这乖乖坐会儿,爸爸还有些事情。”
  男人将孩子放到了沙发上坐下,同时说道。
  “好!”小孩脆生生应道,重重点了点头,然后转动着眼珠,有些好奇地看向廉歌。
  廉歌回过头,向那小孩微微笑了笑,然后转回视线,看向鬼差旁的老太太。
  此刻,老太太的目光停留在孩子身上,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和蔼的笑容,浑浊的眼底流露出慈爱的目光。
  “老太太,要不要让你孙子看到你?”
  “可以吗?大师?”老太太眼底亮起一丝光彩,但紧接着又黯淡下去,摇了摇头,
  “谢谢大师,但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这样子,我怕吓到孩子……”
  闻言,廉歌看了眼那老太太的魂魄,没再多说什么。
  而老太太,在原地驻足了下后,有些犹豫地,朝着小孩所在位置走了几步。
  坐在沙发上的孩子,则是依旧有些好奇地看着客厅里,这三个都沉默着不说话的大人。
  ……
  走至孩子身前的老太太重新停下了脚步,缓缓在她孙子身前佝偻着身子,重新蹲了下来。
  廉歌注视着老太太魂魄的身影,没多说什么。
  而那夫妇两人,也顺着廉歌的视线,注视着小孩身前,隐约猜到了正在发生着的画面。
  蹲下身的老太太看着孙子,注视着孙子看着客厅里有些好奇的目光,老太太微微笑了笑。
  伸出手,老太太想再摸摸孙子的头发,
  但还没等她的手伸到孙子的头顶,孙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妈妈,我好冷啊……”孩子朝着客厅另一边的母亲喊道。
  “小奕乖,再坚持一下好不好?”隐约猜到正发生着什么的小孩母亲出声说道。
  “好吧……”看着他父母的样子,小孩眼神里有些疑惑,还有些害怕。
  老太太看着浑身有些微微发颤的孙子,已经伸出的手微微顿了顿,还是收了回来。
  目光注视着孙子,老太太重新站起身,一步步退回了鬼差旁边。
  “谢谢大师,谢谢……”老太太收回视线,朝着廉歌和鬼差再次感激地说道。
  闻言,廉歌看着老太太的魂魄,微微摇了摇头。
  “那天师,我就带着这老太太下去了。”
  “行。”廉歌再次点了点头。
  随之,鬼差与老太太的魂魄骤然消失在视线内,
  收回视线,廉歌看向客厅里的夫妇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老太太已经走了。”
  闻言,夫妇两人微微陷入沉默,
  “谢谢大师。”许久,夫妇才重新出声对廉歌说道。
  同时,男人将沙发上的孩子抱了起来,用自己的脸贴了贴孩子的脸,
  “……爸爸,我刚才好像闻到奶奶的味道了。”
  就在这时候,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闻声,男人顿了顿,然后紧了紧抱着孩子的手,用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发,什么话也没说。
  ……
  良久,夫妇两人的情绪逐渐平复,小孩也再次沉沉睡去。
  客厅里,夫妇两人站在廉歌身前,
  男人从女人手中接过一个鼓囊囊的牛皮纸袋,双手递给了廉歌,
  “大师,一点心意,还希望不要介意。”
  闻言,廉歌看了眼这对夫妇和这牛皮纸袋,也没怎么客气,直接伸手接了过来。
  随手将袋子拿在手里,廉歌重新看向这夫妇两人,
  “钱我收下了,事情也解决了……以后你们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孩子吧。”
  摇了摇头,廉歌转身便朝着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