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游戏不一般 > 第181节 扯虎皮

  很快,肖执便从怀中摸出了一枚萦绕淡绿色光芒的玉牌。
  这玉牌,是那位大昌神门的尊者交给他的传音玉牌。
  在处理完了阳旭的事情之后,神门尊者并没有收回这枚传音玉牌,这枚玉牌,仍留在了肖执的手中。
  “这玉牌,两位游击可认识?”肖执拿着玉牌,在两名岐山县的县府游击面前晃了晃。
  “这是?”两名岐山县的游击,皱眉凝视着肖执手中握着的玉牌。
  虽然二者相隔还有段距离,可两人都是先天高段武者,在这个距离上,只要动用一丝先天真气,就连肖执脸上的汗毛都可以看得清楚。
  其中的一名县府游击还不觉得有什么,另一位县府游击,在细看了一阵之后,却是脸色一变。
  “这位……这位阁下,不知这传音玉牌,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名县府游击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试探着开口问道。
  肖执平静道:“此乃大昌神门黎元尊者赐予之物,我等来此,也是出于黎元尊者示意,这位游击,是不是要查验一下?”
  这名县府游击,额头上肉眼可见的渗出了一层细汗。
  肖执这些外来玩家,只是觉得神门尊者实力强大,对于神门尊者,其实并无多少敬畏之意。
  众生世界里的原住民就不同了,自小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他们,对于神门尊者的敬畏,是发自骨子里的。
  “原来是尊者麾下的使者,小人刚刚被这些暴民所蒙骗,不小心冲撞了使者,还请使者见谅。”这名县府游击顾不得去擦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向着肖执几人抱拳行礼道。
  至于上去查验?
  他可没这个胆子上前查验,这只会彻底恶了眼前这些尊者麾下的使者。
  刚刚他已经细看过了,这枚玉牌,确实是神门之中,尊者所赐下的,用来传讯的宝物。
  他们岐山县的县尊手中就有一枚,也是由神门尊者赏赐下的,他偶然间有幸见到过一次,故而认得此物。
  另一位县府游击,跟着这名县府游击一起抱拳行礼,额头上同样有冷汗渗了出来。
  肖执淡淡点头,将玉牌重新收入到了怀中。
  有了两名县府游击的‘临阵倒戈’,接下来的事情,就极为顺利了。
  那几个在人群里面带节奏,跳的最欢的玩家,被肖执他们给一一揪了出来,当场击杀,其余玩家则是被驱散了。
  两名县府游击,主动请缨,协助肖执几人,一起守护百淬果树。
  十多分钟之后,百淬果成熟,金光璀璨,散发沁人心脾的芬芳气息。
  两名县府游击,都凝视着这成熟的百淬果,喉结滚动,眼中都有着渴望,却是不敢妄动。
  李平峰几人,则是面露警惕的注视着他们。
  肖执一脸平静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盒,将果树上结下的7枚百淬果小心翼翼摘了下来,一一装进了玉盒里面。
  用玉盒保存百淬果,这还是李平峰告诉肖执的,玉盒也是他事先准备的。
  按李平峰的话来说,用玉盒盛放灵果,可以让灵果的效力不溢散,保持长时间不腐,这是他让手下之人,从临武县城丹药房那边打听到的信息。
  丹药房那边,保存一些极珍贵的丹药,用的也是玉盒。
  当最后一枚成熟的百淬果,被肖执从百淬果树上摘下来时,百淬果树瞬间便枯萎了下去,不久之后就彻底腐朽了,什么都没留下来。
  肖执见到这一幕,心中虽然惊讶,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尊者使者,那也得有尊者使者的派头,要是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动不动就一惊一乍的,那是会惹人怀疑的。
  “我们走吧。”肖执将盛放着百淬果的玉盒,小心翼翼收入了怀中,平静开口道。
  见肖执几人要走,两名岐山县的游击终于忍不住了,其中一名游击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向肖执几人抱拳行礼道:“几位使者,百淬果一共有7枚,若是有多余的百淬果,可以卖给小人,小人开出来的价,一定不会让几位使者失望的。”
  肖执没理会他,径直往前走。
  “要不我们护送几位使者一程?”另一名县府游击,也一脸殷勤道。
  “不用,不用跟着我们,退下吧。”肖执只是淡淡回了一句。
  两名县府游击相视一眼,都是面露无奈与不甘之色。
  在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
  那名名叫方武的玩家,这时候也带着手下玩家一起,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在下方武,见过昌平社的几位兄弟。”方武满脸是笑的开口道。
  李平峰有些讶异:“这么快就知道我们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平峰面色有些不善的看了眼旁边的段义。
  段义那是一脸的无奈,我什么都没说啊,真的什么也没说。
  方武满脸是笑的看着李平峰:“几位在众生世界里,并非无名之辈,想要打听到几位的信息,也不是什么难事。”
  顿了顿,他又笑着道:“不知道几位手中的百淬果,愿不愿意出售,100,不,200万一枚,几位愿意出售几枚,我便收几枚。”
  “200万一枚,打发叫花子呢?”李平峰冷笑。
  他也是个有钱的主儿,200万块钱对普通人来说,已经算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财富了,但还没被他放在眼里。
  “李社长,200万已经不算少了。”方武笑了笑:“若是几位嫌少的话,300万一枚,李社长觉得怎么样?这已经是鄙人所能开出来的最高价格了。”
  李平峰不再说话,而是看向了肖执。
  方武觉得他们这些人之中的话事人,是他李平峰,因为他李平峰在现实里的家底十分丰厚,又是昌平社的社长,在临武县城以及邻近几个县都算是小有名气。
  相较于李平峰,肖执这个昌平社副社长,名气就要小得多了,若论名气,甚至还不如段义与谢珂。
  无他,段义与谢珂在昌平社中还经常出面,去处理一些问题,哪像肖执,天天窝在临武县城的宅邸内修炼,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
  在方武看来,肖执应该就是李平峰在游戏里培养的一名武力高强的打手而已。
  因此,当李平峰看向肖执的时候,方武还真感到有些意外。
  莫非他猜错了,这肖执并非李平峰培养出来的打手,而是另有身份?
  方武心中如何想的,肖执自然不知道。
  不过,说实话,方武所开出来的300万一枚的价码,其实挺让他心动的。
  300万啊,他又不是李平峰这种家里有矿的狗大户,300万对他而言,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只是,心动归心动,肖执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抱歉,我们暂时并不打算出售百淬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