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游戏不一般 > 第180节 暴徒

  “退开!都退开!”段义与谢珂,仍在大喊。
  “兄弟,没必要吧,都是玩家,就是想要走近了看一眼而已,看一眼,你们又不会少块肉。”一些玩家却是对此置若罔闻,仍旧手持着武器,向着这边走来。
  段义与谢珂依旧在大声喝止着,却是迟迟没有动手。
  换做是那些普通的游戏,他们早就动手了,野外开红杀人,这种事情他们以前玩别的游戏时,可没少干过。
  在别的游戏里面,这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而已。
  被杀的玩家也不会掉一块肉,甚至都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众生世界’不一样啊,玩家一旦死了,那这些日子的努力,就全都化为乌有了,哪怕能复活,复活之后,人物的修炼资质也会下降。
  这样的损失,不可谓不大。
  段义虽然嘴上叫的欢,之前就嚷着要去夺宝杀人,但也只是说说而已,在众生世界里,杀人夺宝这种事情,他还真没干过。
  他们倒不是没有杀过玩家。
  昌平社成立之后,他们两个出任务,也杀过一些玩家,只是,那是打帮战,性质不一样。
  现在,这些靠近过来的玩家,按他们的话来说,他们只是想要走近了看一眼百淬果树而已。
  面对这些玩家,他们一时间还真有些下不去手。
  “李少……”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李平峰的身上。
  李平峰也有些犹豫。
  他犹豫的倒不是这个,而是那两名正策马向着这边赶过来的官府游击。
  这两位代表着的,可是这个世界的官府。
  当着官府之人的面杀人,有些不太合适啊。
  只是,这些人都快接近到百淬果树的5米范围内了,这个距离已经有些危险了。
  李平峰不再犹豫,低喝道:“把人击退,先不要杀人。”
  谢珂两人闻言,都是点头。
  下一瞬,谢珂出手了,爆发真气的他,飞起一脚,直接将那名走得最近,叫得最欢的武者玩家给踢飞出了十数米远。
  一边动手,他一边大喝道:“退,都给我退,不想死的都给我退!”
  段义也在同时出手,将几名靠得最近的玩家给踹飞了出去。
  “杀人了!杀人了!大家一起上!杀了这几个垃圾!”逼近过来的那些玩家之中,顿时有人大喊。
  “杀了这几个垃圾,百淬果就是我们的了!富贵险中求,上啊!”另一人大喊。
  “杀杀杀!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干不过这几个人!都上!干死他们!”
  “太猖狂了这些人,太嚣张了,老子也不要什么灵果了,大家直接把灵果给毁了,让这几个垃圾什么都得不到!”
  好些人都在人群之中起哄,节奏带得飞起,唯恐天下不乱。
  这几个人叫得很欢,却没有冲在最前面,而是缩在了人群之中,等待着浑水摸鱼的机会。
  至于那些冲在最前面的武者玩家,本就是一些性格有些冲动之人,被这些话一煽动,他们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在煽动与利益的双重驱使下,这些玩家被人当了枪使,还犹不自知。
  “杀!杀了他们!”这些被煽动的武者玩家,纷纷手持着武器,向着肖执他们冲了过来!
  一直隐忍着没说话,也没出手的肖执,等待着的就是这一刻。
  当这些玩家喊叫着,逼近到他身前,向着他挥出了手中的武器时,肖执爆吼一声道:“杀敌!杀光这些来犯的暴徒!”
  爆吼声中,肖执挥出了手中的横刀,横刀带起了一道数丈长的白色刀芒,斩在了这些冲过来的玩家身上。
  顷刻间,便有超过十名玩家,被肖执这一记刀芒,给斩成了两半!
  “杀!杀暴徒!”李平峰也跟着大吼。
  都到了这时候了,他也顾不得再留手了,再留手再犹豫的话,他们刚刚得到的百淬果,说不定就真的没了。
  这是李平峰绝对无法容忍的。
  段义与谢珂,也都纷纷出手。
  李平峰他们三个,都有着先天中段的实力,虽然实力比不上肖执,可他们一旦全力出手,杀起这些连后天极限都没到的玩家来,那也像是砍瓜切菜一样。
  短短几秒时间,就有十几名玩家,死在了他们的手中。
  被他们这一通杀,冲在最前面的玩家都死光了,后面的玩家也都清醒了,纷纷惊叫着向后退去。
  “杀!杀了这几个垃圾,不用怕!我们人多,他们体内的真气也不是无限的,我们耗也能耗死他们!”一名有些尖耳猴腮的玩家,躲在玩家群里,仍在上蹿下跳的叫嚷着。
  “谢珂,给我杀了他!”肖执一指这名玩家,恶狠狠道。
  谢珂一言不发,施展出了战功《云步》,身形腾空跃起,眨眼间便来到了这名尖耳猴腮的玩家头顶,闪电般一剑刺出,直接贯穿了这名玩家的脑袋。
  这时,两名岐山县游击,已经乘骑着枣红大马,逼近到了距离肖执他们不足十丈远的地方了。
  “几位是何人,敢在我岐山县境内撒野,无故杀人,真当我大昌国官府不存在么?”一名县府游击翻身下马,手握着刀柄,双目如刀锋一般注视着肖执几人,语气森然道。
  “大人误会了,我们可不是无故杀人,这些暴徒冲上来,想要袭杀我们,我们只是被迫反击而已。”肖执冷静道。
  他也没有料到,此次的行动,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他本以为,在这次的行动之中,他最大的对手,会是守卫百淬果树的妖物,没想到,真正让他感到棘手的,却是他的这些同类。
  “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被迫反击,可不是任由你说了算!”另一名县府游击冷哼一声之后,环顾四周道:“我岐山县治下,民风淳朴,又哪里来的那么多暴民!”
  “大人,这些人才是暴徒,滥杀无辜的暴徒,刚刚你们也都看到了,已经有好多无辜的村民,丧生在这些暴徒手中了!请大人为我们做主啊!”玩家群中,又有一个声音叫道。
  “放心!我和陈游击,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我大昌国境内,可是有王法的!”最开始说话的那名县府游击哼道。
  肖执闻言,这次却没有感到愤怒,而是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果然,还是屁股决定脑袋啊……
  无论是他这一行人,还是那些玩家,亦或者是刚赶到的这两位岐山县府游击,都是如此。
  这两名岐山县的县府游击,都是先天高段武者,明显也对这些百淬果有着图谋,又岂能做到最基本的公正?
  和他们谈这些,简直是浪费口舌,说再多都没用!
  既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就以‘众生世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吧!
  肖执伸手入怀,摸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