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龙游诸天 > 第八十八章 一统与回归

  宋缺爆发的强横气势,让宋阀其他人面容一滞,俱都疑惑看向宋缺。
  “大兄?”
  宋鲁不禁出声问道。
  宋缺一抬手,将其出言制止住,目光投向门外。
  突然,一道带着几分洒脱的轻笑声传来:
  “宋阀主果然已是我辈中人。”
  这声音渺渺,显然发声之人似乎与宋家诸人所在的大堂极远。
  但不过几息,一道修长的身影便立在门前。
  宋家众人不由赶紧向对方看去,只见这是一个两鬓带点花白的中年人。
  面容英俊,身穿儒袍,一股书卷气息从其身上散发而出。
  但手上拿着的一把折扇,加之那双有些不羁的眼神,又给他平添几分邪气。
  见众人看向自己,这中年人嘴角划过一丝微笑,显得有几分邪气。
  尔后竟也不招呼,踏步而进。
  走到宋缺面前,他笑着拱手道:
  “宋兄,石之轩有礼了。”
  宋阀周身战意更是凝聚,目中精光爆闪:
  “好一个邪王石之轩,看来你不仅恢复了,还突破到大宗师了。”
  “从我效忠陛下的那一刻,邪王石之轩便已不存在这天地间。”
  石之轩笑道:
  “现在只有大隋礼部尚书石之轩。”
  宋缺双目如电,神色微冷:
  “宋某倒是没想到,你会竟然选择效忠杨侗。”
  “陛下雄才大略,复兴百家,助石某完成毕生之愿。
  且未用三载便平定天下大乱,能为陛下效力,乃是石某荣幸。”
  石之轩面色一肃。
  宋玉致突然嗤笑一声:
  “说到底,还不是给杨侗做狗。”
  石之轩目中闪过一丝寒光,屈指一弹。
  一道罡风划过其面容,顿时一道血线在宋玉致俏脸上浮现而出。
  宋玉致顿时捂着脸颊,感受到血液流出,神色变的惊恐。
  宋缺没想到石之轩说动手就动手,徒然站起身,寒声道:
  “好胆。”
  与此同时,周身气质又是一变,弥漫周身的刀意仿佛化作一把出鞘的利刃。
  宋阀其他人,也是敌视的看着石之轩。
  大堂内气氛瞬间变的剑拔弩张!
  石之轩值此之时竟然一笑:
  “宋兄何必动怒,我只不过是代你小小教训一下子嗣。
  否则她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性格,来日必然给宋兄惹来大祸。”
  宋缺冷冷的看向石之轩,眼底深处却也闪过一丝忌惮。
  又瞥了一眼宋玉致脸上的伤痕,果然只是简单的皮外伤,
  下一刻,蓦然寒声道:
  “你今日所来,必然是奉了杨侗之命,说吧。”
  石之轩闻言,面色一正:
  “陛下让石某带一句话给宋兄:一月内至长安,岭南存。”
  这话一出,宋缺豁然发出一声大笑:
  “不愧是杨侗,果然口气不凡。”
  紧接着看向石之轩:
  “我若不答应,是不是下次来的就是杨侗麾下的十万精兵?”
  石之轩将折扇打开,笑道:
  “确实如此。”
  “好,那我就先斩了你这个先锋官......”
  徒然间,宋缺眼中战意如同化作实质,
  身形直接向着石之轩暴射而去,恍惚间如一把横贯虚空的长刀。
  “妙,人刀合一,大巧若拙。”
  面对宋缺徒然暴起的攻击,石之轩眼神微微凝重,但依旧泰然自若。
  宋缺这时已臻至其身前,手掌竖起,直劈而下。
  在宋智等人的眼中,那一掌的意境,仿佛黎明时最初的那一抹光线。
  骤然划过夜空,将黑夜驱退而去,暗藏无数可怖杀机!
  宋阀诸人见此,俱都人心中震撼,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宋缺使出如此威力的攻击。
  以他们的认知,实在难以想象出,有谁能够接下这一记掌刀!
  但又见宋缺的对手石之轩,脸上并没有丝毫惊吓。
  身形略微一退,稍微拉开了距离,然后身形徒然化作重重幻影。
  每一个竟然都栩栩如生,令人分不清真假。
  下一刻,每个身影全都将手中折扇抬起,以抵挡宋缺那一记锋锐无双的掌刀。
  噗噗噗——
  下一霎,宋缺掌刀落下,石之轩的一一幻影破灭,唯有最左侧那个保留下来。
  在宋鲁等人的目光中,石之轩手中所拿以精钢为骨架的折扇,被如刀切般平平分成两块。
  一块已然掉落在地!
  石之轩面色微微苍白,但神态依然从容,眼神微冷:
  “哼,不愧是宋缺,现在你试探也试探了。
  陛下之命,本官已经完成。
  岭南所有人的生死,尽在你一念之间。”
  说完也不等宋缺回答,直接向外而去,出门后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宋缺如雕像般站在大堂中,片刻后宋玉致恨恨出声:
  “父亲,石之轩已被您所伤,为何您不让我们将他留下,以震慑杨侗小儿。”
  “玉致,不要多言,你看——”
  宋师道指着宋缺之前化作掌刀的手掌,便见手掌侧边有点点血迹隐隐而现。
  良久后,宋缺蓦然出声:
  “杨侗手下强者辈出,为父老了。
  只一个石之轩我都奈何不得,更何况能让石之轩真心臣服的杨侗。”
  说完原本挺直如山的身形,似乎都显得有些佝偻。
  宋师道等人闻言,面色凝重之极。
  他们都是混过混江湖的,能将石之轩这等桀骜不凡之人驯服。
  显然,那个隋室少年天子定然如传言一般,实力深不可测。
  否则即便石之轩为他效力,也只是利用杨侗的权势而已。
  这点,石之轩化身裴矩效忠杨广就是最好的例子。
  想到这,宋师道与宋鲁两人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俱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担忧。
  毕竟他们要面对的,不仅是实力冠绝天下的大宗师,还是一位掌控天下人生死的强势帝王。
  从这位隋室少年天子之前的事迹来看,他们若选择反抗。
  那么这位天子,必然会派遣其闻名天下的精兵强势清剿!
  念头及此,宋阀众人心中原本还有的那一丝信心与自傲,完全消失不见,甚至有些惶恐。
  ......
  半月后。
  长安,皇宫,敖烈坐在龙椅上。
  下方站着一个面容坚毅的中年人,道:
  “岭南宋缺拜见陛下。”
  说完,宋缺看着上首那位仅仅目光就让他感觉心惊肉跳的少年天子。
  心中居然升出了一丝庆幸,不禁叹服,这位陛下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威势无双。
  敖烈微微点头:
  “不错,你做了一个很正确的选择。”
  看着宋阀那卓然的身姿,敖烈心中也有些满意。
  在看原著中,对宋缺这人,他还是有半分欣赏的。
  为什么只是半分?
  与宁道奇比武,宋缺明明能杀了他,偏偏为了梵清惠放过宁道奇。
  敖烈让石之轩去招降他,倒不是因为看重宋缺此人,只是不想把兵力都浪费在内耗上。
  经过不断的大战,敖烈麾下活下来的兵卒们,也都心神俱疲,渴望休养。
  敖烈虽然喜欢以利益看待问题,但也不会亏待为自己卖命之人。
  宋缺能主动来长安,其实也出乎敖烈意料。
  不过既然他做出这个选择,敖烈对其还是感到满意的。
  “陛下震慑四方,宋缺岂敢抵抗天威。”
  宋缺声音有些僵硬的道。
  敖烈没有在意,语气一肃道
  “宋缺,朕封你为镇南公,赐长安府邸一座,择日迁家眷至长安,退下吧。”
  “臣遵旨。”
  宋缺拱手谢恩。
  ......
  皇泰四年,宋缺降隋,天下一统,再归于隋!
  这则消息快速传遍天下,让无数人哗然。
  有人回顾这位少年天子的事迹,唏嘘不已。
  这位少年天子本是傀儡,隐忍不发,一鸣惊人而平天下。
  而时间,仅仅用了四年不到,这实在是一段传奇!
  杨侗之名,必将在史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因此,众人对有关这位少年天子的消息一直极为关注。
  比如,他力排众议,策封陪他度过傀儡时光的贵妃唐婉儿为皇后,让其母仪天下,享天下至尊贵。
  这点,让世间大多数女子感动不已,俱都想进宫服侍这位陛下。
  但这位天子,从来没有同意大臣所上奏的选妃之策,数年时间,依旧一后一妃。
  二女也都为这位传奇天子各生下数位龙子龙女,无一夭折,让大统有继。
  尔后这位天子又下灭佛令,这令一出,天下震撼。
  首当其冲的就是原本的白道圣地慈航静斋,被大军夷为平地,斋主梵清惠呕血而亡。
  将近天下一统的十载,这位天子终于开始了大动作。
  北灭东西突厥,西灭吐蕃,尽屠高句丽,完成其祖父之大业!
  至此用了十年时光,这位天子的威势达到顶峰!
  同时又由于兴建百家学宫,原先被认为的奇技淫巧之说百花齐放。
  有一物名曰蒸汽车,它一现世,异族奴隶刚好被用之修建铁轨,死伤无数。
  除此之外,天下大宗师俱都发现,武道之路已断绝,宗师难成。
  时间一晃而过,天下越发鼎盛,为历史以来最为繁盛之世。
  然而就在此时,在位四十载的传奇圣天子杨侗,突然传位于太子杨乾,震惊天下。
  自此,便极少有人见过这位传奇帝王。
  ......
  数十年后,洛阳城外。
  一量蒸汽火车停下,一位身形挺拔的少年跟随人流,从车上走下。
  他看着眼前这座面貌大变的城池,微微一笑,便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