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龙游诸天 > 第九十六章 一拳

  敖烈泡在巨大的木质澡盆中,裸露的双臂放在澡盆边缘,他仰着头,心中暗忖:
  “现在实力尚且够用,但想要争霸天下,还需要有足够的手下。
  并且,不仅要建制成军,还有个个实力强横。
  毕竟风云世界,个人的武力已经开始不惧群攻......”
  思索到这,敖烈不由想到风云世界的格局与历史。
  历史上虽然有着秦始皇,但自秦灭亡后,就变混乱起来。
  甚至有敖烈前世各种真实与虚拟人物乱入,如关羽,洪七公,以及地名乱入,如杭州。
  但不可置否,此界以神洲为中心,紧接神州的是西域,有诸多国度林立,比如波斯。
  再然后就是海外诸岛,其中又以东瀛武者与神州武者交流最多。
  当下神州只有一个朝廷,非敖烈前世任何一朝,名叫武朝。
  因为开朝太祖乃是绝顶宗师出身,有个惯例流传下来,每代皇帝普通人称天子,但江湖中人称为武林至尊。
  不过武朝早已没落,武者实力又太过强横,这武朝已经成为名面上的统治者。
  明眼人都看出来,北方的天下会会主雄霸,早已有取代之心。
  然不知为何,自聂风杀死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六年前覆灭无双城后,天下会势力虽然更加膨胀,但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敖烈眼中光芒闪烁:
  “此界江湖消息特别灵通,原主记忆里没听说过有人抢夺火猴的江湖传闻。
  那么,现在的时间线应该是风云成年,正式开局:
  聂风、秦霜与如意门抢夺火候,步惊云前去连城寨斩杀飞云堂叛徒,剑圣邀战雄霸......”
  突然,敖烈眼中一亮:
  “咦,根据原主的记忆,连城寨就在大通城不远处,还有着两个先天高手么......”
  念及至此,敖烈面色微动:
  “从原著中,可以看的出来,这连城寨是无双城培养的势力。
  包庇的飞云堂叛徒,也是无双城的卧底。
  是残留的无双城等人想以此引来步惊云,除掉步惊云以削弱雄霸的天下会势力......”
  结合原著与当下情况,一道道信息被敖烈串联起来。
  下一刻,他眸中精芒闪烁:
  “倒是可以收服一下连成寨,毕竟有着数千人马,还都是粗通武艺之人。
  寨主关七善使长柄刀,似乎是关羽的后人......”
  又思索了片刻,敖烈终于定下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先去凌云窟找血菩提,将境界提升。
  并拿到龙脉,将火麒麟收服,以其之血,培养手下实力......”
  ......
  翌日,清晨。
  秦府大堂内,有五人坐在其中,
  四人在下首相对而坐,俱都是中年人,上首之人,身形高大,闭着双眼,似是在闭目养神。
  此人,正是秦烈生父秦兴!
  这时,一个脸有刀疤的汉子,看着上首坐着的中年人,愤然出声:
  “家主,连成寨也太欺人太甚了,最近几次都劫下我们的镖。”
  这话一出,他对面的一个面带青紫的汉子连忙迎合道:
  “家主,老三说的没错,连成寨的探子,似乎打探到我们是给城中大户运送贵重物品。
  劫镖后竟然还直接拿到城中贩卖,这是再打我们的脸啊......”
  坐在上首的秦兴,在听完两人出言后,原本闭着的双眼倏然睁开,精芒熠熠,看向其中一个未出言的:
  “张全,听到你二弟和三弟说的话的么,对此你怎么看?”
  那被称为张全的人,身穿青袍,气质有些儒雅。
  原来,下首坐的四人都是秦兴这些年收的异姓家将。
  他们三人各负责秦兴手中一个方面的生意,最先出言的刀疤脸就是负责镖局的。
  在秦兴话音落后,这个青袍中连忙回道:
  “大哥,连城寨虽然有两位先天高手,但寨主关七与大哥您也算相识。
  最近这般做法,实在是怪异,可能连城寨最近有着大动作,依我......”
  但其话语还没说完,一声阴冷的声音从极远处传来:
  “说的不错!”
  尔后伴随着几声惨叫,一道道破风声传入府邸。
  顷刻间,三道身影就来至大堂外。
  为首的是一个面容丑陋的中年人,双目闪烁间,如同毒蛇吐信,使得他气质阴冷。
  他的右手盘着两个玉球,玉球滚动之间,有丝丝风声产生。
  他走进堂中,坐在上首的秦兴面色微变。
  认出了这是连成寨两个先天高手之一,寨主关七手下头号大将,名叫陈中,在这一片江湖人称鬼爪。
  下一刻,秦兴连忙站起身:
  “原来是连城寨的三寨主,不知光临寒舍,有何吩咐?”
  “吩咐?”
  陈中环顾了一眼布置奢华的大堂,冷笑一声:
  “秦兴,听说你小子的生意是越来越不错了。”
  秦兴面带谦色,回道:
  “哪里哪里,都是江湖诸位同道给面子。”
  “好一个给面子,知道就好。”
  陈中眼中闪过贪婪光芒:
  “最近我连城寨要办一件大事,急需钱财,所以也需要你这个江湖同道给给面子。
  我们寨主吩咐,希望你能出十万两,资助我们一二。
  以后我们寨主,一定会记得秦老弟的这次援手。”
  他这话一出,顿时让秦兴一方之人面色铁青,堂内气氛更是微微变的压抑。
  秦兴称为老三的刀疤脸的家将,更是面色涨红:
  “欺人太甚,十万两白银,你们怎么不去抢?”
  他这话一出,陈中面色沉了下来,扫了一眼刀疤脸,又嘴带冷笑看向秦兴:
  “秦老弟,你怎么说?”
  秦兴面色也是冰寒无比,死死的看着陈力。
  十万两白银,这直接让他多年来的辛苦打拼化作流水。
  下一霎,秦兴蓦然出声:
  “陈兄莫不是说笑,老弟我只是略有薄财,十万两让如何能拿出?
  不过既然关寨主乃是秦某敬佩之人,老弟倒是可以拿出一万两......”
  但话没说完,直接被陈中狞笑打断:
  “秦兴,你小子给脸不要脸,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其实关七的确没有要十万两,只要了一万两,是陈中心生贪婪,才报的十万两白银。
  “你——”
  秦兴听完,怒声出言,然话未完全出口。
  陈中陡然爆喝道:
  “动手,杀了他们。”
  说话的同时,手中的玉球突然爆射而出,夹着呼啸的狂风,分两个方向直接打在秦兴家将老三老四的身上。
  二人都已达到三流高手境界,但根本没反应过来,被玉球瞬间吐血而亡!
  秦兴面色大变:
  “快跑!”
  说完身形就爆射而去,作为快要踏入先天高手的武者,他深深明白先天高手的强大!
  张全与排行老二的家将李力也是身形暴动!
  “跑的了么?”
  陈中森寒笑道,说着身形一动,劲风炸响。
  眨眼间就拦住秦兴,手掌化爪,漆黑如墨,伴随着无比强大煞气向秦兴抓去。
  秦兴也是眼疾手快,一拳轰出。
  蓬——
  拳爪交接,瞬间被震飞,口吐一口鲜血。
  两个家将张全与李力也被秦兴所带的两个一流高手所阻,不过几招就被打伤。
  “秦兴,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哈哈哈......”
  陈中嚣张的笑道。
  但下一刻,突然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
  “龙套也敢这么嚣张的么?”
  陈中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虽然他不知道龙套之词是为何意,但必然不是好话。。
  下一刻,他连忙向声源看去,看看谁这么大胆,敢妨碍他的兴致!
  与此同时,大堂内所有人目光都向门外看去,便见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门外缓缓踱步而进。
  头戴玉冠,丰神如玉,相貌俊逸,神情淡漠。
  “烈儿,快跑!”
  秦兴看到敖烈,顿时眼中惊慌,对敖烈大喊道。
  陈中闻言,看着敖烈与秦兴有些相似的俊逸容貌,顿时知道敖烈的身份。
  心中又对比自身的丑陋面貌,目光瞬间变的狠毒:
  “不知死活的小崽子,祸从口出看来你不懂,我要把你......”
  但陈中还未说完,便见对面的少年倏然举起手臂,一拳对着自己轰出。
  出拳的同时,少年的气质也是一变,仿佛化作掌控人生死的天神般!
  拳势如龙!真气与天地元气混合,形成一个人头大的拳影!
  这拳一现,陈中汗毛倒数,眼中骇然无比,但根本已反应不及。
  嘭——
  在其他人所有人的目光中,便见拳影以闪电般的速度轰击在陈中的身上。
  其躯体瞬间四分五裂,血肉狂飞!
  嘶——
  大堂内秦兴与两个家将,还有陈中所带来的两人,不自觉深吸口凉气。
  眼神如见了鬼一般,骇然的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