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龙游诸天 > 第九十三章 拜师镇元

  见到此幕,敖烈面露沉吟。
  而就在此刻,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从他身后传来。
  下一霎,便有一道壮硕的身影站着敖烈身旁,他旋即看去。
  只见此人牛头人身,身高八尺有余,肌肉如方石般隆起,身披血红披风。
  牛头上的毛发宛如钢针覆盖住整个头颅,两根黑角更似两把弯刀,仿佛要刺破苍穹!
  除此之外,其身上散发的威压极为强大。
  虽也是玄仙境界,但远非敖烈之前用九九散魄葫芦击杀的妖王所能比拟。
  如此富有识别度的打扮,让敖烈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难道是牛魔王’
  不等敖烈思索,这牛头人身的妖王牛嘴开合:
  “老牛见过道友。”
  敖烈也赶紧回道:
  “敖烈见过道友。”
  说完敖烈又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妖王,心中已经笃定,这应该就是牛魔王。
  “哈哈哈,原来道友乃是龙族中人,难怪有如此强悍的法宝护身。”
  牛魔王目中闪过一丝精芒:
  “我老牛最爱交朋友,之前见道友实力不凡,越阶杀敌。
  故心生仰慕,便想要前来结识一番,唐突了道友,还请勿见怪。”
  “哪里哪里,不过仗着法宝之利。”
  敖烈笑了笑,他对这位在前世中名气颇大的人物很感兴趣。
  又见其豪爽的谈吐,第一印象倒是不错。
  而就在敖二人对话这片刻间,那边万寿山上延展而出的光梯上,已经没有多少修炼者再去尝试。
  敖烈感觉时机差不多到了,不在想和牛魔王多说,出声道:
  “牛道友,我等不妨一起去尝试登阶。”
  “哈哈,好,道友请。”
  牛魔王闻言手臂一抬,示意敖烈先行。
  敖烈也不客气,当先化为一道黑芒激射而去。
  牛魔王见此,看似憨厚的牛眼中精芒闪烁,然后也是化为一道赤芒。
  不过数十息,二人就来至万寿山下。
  敖烈降下身形,牛魔王紧跟着落下。
  “牛道友,在下先行一步了。”
  “敖道友先请,老牛随后。”
  敖烈点点头,便踏上光阶。
  只感觉到周身一沉,体内法力瞬间沉涩无比。
  尔后每踏一步,便感觉肉身更重,如同背负一座大山。
  如此难度,对于求道之心甚艰的敖烈来说,并不算什么问题,对于其他修炼者也是如此。
  然而光阶大概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当敖烈行至三分之一处,体内法力又变正常了。
  但紧接着敖烈眼前一变,自己竟然化作了一只飞鸟。
  显然这是幻境考验,敖烈瞬间看破。
  再之后每上一阶,便出现一道幻境,直至最后也越来越真实。
  有成为一介书生,落魄潦倒;也化作过乞丐,被人殴打。
  然而敖烈毕竟经历过两个真实世界的穿梭,对比之下。
  潜意识找到一些漏洞,认识到这乃是幻境,挣脱了出来。
  终于行至三分之二,敖烈明白再向前走一阶,定然又是一种未知的考验。
  突然心念一动,准备看看牛魔王身在何处。
  却见其壮硕的身形,站着幻境考验的某道光阶处一动不动。
  敖烈回想了一下,那几阶考验似乎是美色诱惑,念头闪过:
  “这老牛不会过不了美色关吧?”
  就在敖烈如此想着之时,牛魔王倏然被震落下光阶。
  他睁开双眼,看到自己已然身处光阶之外。
  又见到敖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顿时尴尬的一笑:
  “让敖道友见笑了,道友心志坚定,老牛佩服。
  此番无缘得听大仙讲道,甚憾之。
  不过能结交到敖道友,也是此行不虚。
  道友日后若是有闲,可至翠屏山找老牛,老牛便先走一步了。”
  说完一拱手,在敖烈回礼后,便化为一道遁光冲天而去,颇显得十分洒脱。
  敖烈收回目光,又看向眼前的光阶,再次踏步而上。
  这次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变化,但就在这时,一股不可违背的意志从光阶上蔓延全身。
  不过瞬息,又如潮水般的退去,让敖烈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然想不通,但敖烈也没做迟疑,沿着光阶而上。
  终于臻至万寿山山顶,敖烈便见眼前数百丈处,有一个巨大的道观。
  道观中云雾缭绕,亭台楼阁层层,一看便知是仙家所居之处。
  道观山门左边有一通碑,碑上有十个大字,乃是“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
  敖烈深吸一口气,不在多想,走向道观。
  进入道观后,则是一个数百丈方圆的汉白玉广场。
  此刻,已有近百道身影坐在广场的蒲团上。
  显然,这些都是之前通过光阶考验的各族修炼者。
  敖烈紧接着迈步过去,随意找了一个蒲团坐下,便开始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在场的所有人俱都感觉心中一凛。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所有人之前,众人连忙望去。
  这是一个头戴紫金冠的中年道人,肩膀宽阔,身披玄色鹤氅,袍上铭刻着山川河流。
  虽然看上去龄近中年,但其面容肤色却犹如婴儿般白皙,双目中彷如蕴含着无穷神光。
  周身却没有丝毫的威压,仿佛一个凡人般。
  只看一眼,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这道观之主,那位传出道音的大仙。
  下一刻,道观广场中的所有人都起身,恭敬的出声:
  “拜见大仙!”
  镇元子神色没有波动,目光扫过众人,在敖烈身上多停留了几瞬,尔后出言:
  “坐。”
  “谢过大仙。”
  镇元子点点头,脚下出现一个蒲团,他坐了上去,直接开讲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故生灵修炼一途,可分为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返虚,炼虚合道。
  所谓练神者,元神也,返虚者,为玄也,故称玄仙,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伴随着镇元子讲道的越发深入,道观中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云霞自生,道光普照。
  听道的众人中,大多不由自主抚掌而笑,神采飞扬,眉开眼笑。
  但转眼之间,镇元子就已经讲了七七四十九日。
  第四十九日时,镇元子的道音倏然停了下来,五庄观中的异象也旋即尽散。
  众人纷纷醒悟过来,有人捶胸顿足,也有人脸色愁苦,甚至还有痛哭流涕者。
  “还请大仙怜悯,再给我等多讲道一二日......”
  有人心中极度不甘,哀求出声,顿时有人哭着附和:
  “大仙慈悲,还请......”
  镇元子面无表情,也不出言。
  徒然宽大的袖袍一挥,道观宗荡漾起一片片空间涟漪。
  瞬间原先百余人全都消失不见,独留三道身影。
  其中一道正是敖烈!
  而其他两人,则是两个人族修炼者,也如敖烈一般乃是真仙修为。
  镇元子目光看向敖烈,抚须道:
  “你身怀吾故友之宝,且空间天赋甚佳。
  贫道愿收你为吾座下亲传,你可愿意?”
  敖烈闻言心中狂喜,这结果远超他的预料,不敢有丝毫迟疑,连忙恭敬叩首道:
  “拜见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