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龙游诸天 > 第八十九章 进阶真仙

  地仙界四大部洲,西牛贺洲者,山川险峻,多生大泽,动辄纵横数万里。
  有此地貌,定然妖孽横生,常有巨妖占山为王,劫掠人类,以为血食。
  而在西牛贺洲接近南瞻部洲的地界处,有一座高不可见其顶的巨山。
  远远看去,竟形似通天巨木,在山脚处,即已有云雾缭绕。
  此山在附近国度颇为有名,被称为浮屠山。
  这些国度皆都有古老传说流传下来,正因为此山,他们这些国家附近才少巨妖踪迹,方才人口兴盛。
  但有好奇之士,进山探索,却无一例外杳无音信,显然凶多吉少。
  如此情况,也能看出此山中定然有着莫名之可怖,让其名声褒贬不一。
  ......
  距离浮屠山数千里的一座人类国都,盘膝坐房间中的敖烈睁开双眼。
  眼中闪过沧桑之色,但片刻便消逝不见,幽幽一叹:
  “回来了。”
  感受到体内澎湃的法力,以及空气中流动着的浓厚天地灵气,让他微微有些恍惚。
  这是因为并非元神穿梭的缘故,他在大唐世界足足待了有七十年。
  退位后有十几年,敖烈全心全意陪伴了唐婉儿与婠婠,游遍整个大唐世界的千山万水。
  这算是他所有经历中最为舒适与开心的日子了!
  后来又一个人飘扬过海,走遍大唐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才回到大隋,陪着唐婉儿两女慢慢变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以及一些故人逝去,如同一个完整的人生。
  回想起来,这也算是对他心境的一次磨炼。
  值得一提的是,李葵花这几个被召唤的人。
  因为被诸天命运轮盘打上烙印,所以下次其他穿梭小世界依旧可以被召唤,西游世界则不行。
  ......
  将恍惚的意识收回:
  “还是先突破至真仙再说——”
  一念至此,敖烈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不在多想,将意识沉于识海空间中。
  诸天命运轮盘的虚影较上次更加凝实了!
  敖烈估计或许自己再穿梭两三个世界,它便能凝固成实体。
  又看向自己巨龙元神,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显然没有携带元神穿梭,元神就没有获得什么好处。
  敖烈有着猜测,第一次能携带元神穿梭天龙世界,或许才代表自己与诸天命运轮盘缔结成真正的联系。
  这有点感觉像是一种特殊的“炼化”,因此天龙八部世界尤为显得特殊。
  按道理,大唐世界天意产生的一缕意识,被诸天命运轮盘吞噬。
  那么大唐世界,应该也能被打上烙印。
  但事实并没有,从他不能够召唤大唐世界的人物便能看出一二。
  这点让他有点可惜,毕竟大唐世界还有不少人才的。
  念及至此,敖烈轻吐一口浊气,将杂念消去,心神再度集中。
  下刻将意识转移,集中在巨龙虚影前的光幕上,顿时看到以下信息:
  诸天命运轮盘
  宿主:敖烈
  种族:龙族
  境界:天仙初期
  功法:大品真龙诀
  本源点:897489
  是否进行世界探索与穿梭:是/否
  “八十九万七千多本源点!”
  敖烈将目光集中在本源点那一栏,面色微动:
  “此次在大唐世界收获还不错,不过进阶真仙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希望能助我突破吧......”
  如此想着,敖烈闭上双眼,意念一动,八十多万的本源点数快速跌落下去。
  顿时间,随着敖烈运行大品真龙决的功法,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不断产生。
  化为庞大无比的法力与原先的法力合二为一,一些进行周天轮回,冲破一道又一道无形的桎梏!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起来:
  天仙中期!
  天仙后期!
  天仙巅峰!
  然后开始稳定起来,但片刻后,敖烈呼吸开始加重。
  没过几息,他的眼睛突然睁开,眸子黑芒涌动,一道超过天仙层次的威压随之透体而出。
  在这个无形的威压下,方圆数百里天空中飞行的鸟儿直接坠落向地面。
  而地面上一些开了灵性的林中走兽,也都瑟瑟发抖。
  倒是这个国都肉眼凡胎之人,没有丝毫的察觉。
  至于山神土地,或有察觉,但他们也没多加关注。
  因为他们的神道品阶,不过相当于仙道天仙位阶。
  而在西牛贺洲大妖数不胜数,所以不要管闲事就是这些地神祇的首要生存原则!
  敖烈此刻周身肌体莹莹,宝光流转,肤色如玉石般显得温润,那双眸子更是灵动之极。
  虽然坐在那里,但似乎只要一动,就会飞天而去!
  此刻,敖烈感受到体内蕴含的力量,不禁喃喃道:
  “真仙境界,果然非天仙境界所能比拟,这简直如生命层次的升华......”
  ......
  话说敖烈这股威严只散发出去几息,没过一刹就被他收回至体内。
  但世事无常,浮屠山上的一位存在却是对敖烈起了注意!
  这位存在是一位长着鹰钩鼻的中年人,身披大红袈裟,有着金色瞳孔。
  在敖烈突破时威严散发的那一刹那,他正从西方的虚空中走出。
  在他身下,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乌巢,乌巢中有几间禅房。
  禅房前有一株数百丈高的扶桑树,树顶上挂着一个葫芦,此时这葫芦正闪烁着莹莹灵光。
  他站在虚空,面容阴鸷,似乎心情不好,当看到葫芦的异样。
  这身披大红袈裟的中年人目光一凝,一道无形的波动以其为中心瞬间延伸出去。
  尔后紧接着发出一声轻咦:
  “那葫芦莫非是......”
  伴随着话语,这中年人眼中贪婪光芒大盛。
  下一刻,枯如利爪的手指随意对着虚空一点,穿破层层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