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八十五章:真情护送

  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进入全面抗战。鲁奇等的就是这一天,不为别的,只为自己在东北的失利,和第一次淞沪抗战的惨痛收兵,他要一雪前耻!
  他这个永久的编外团,正式加入第七军。他要在自己这片土地上,痛击日本人。
  然而,当他正准备磨刀霍霍时,却接到一个很奇怪的命令。国府口号:“物质之损坏有限,精神之淬砺无穷!”
  意即无论战争带来多大创伤,都是有限度的伤害。但是精神食粮是无穷尽的,尤其是那些名牌大学,院校等等,他们代表着国家元气。
  任务目的就是保存国家元气,让这些教育界先行撤离。鲁奇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任务,竟然落在他这二杆子土匪出身的人身上。
  此时晓惠还在开封女中教书,开封女中也是跟随河南大学一同撤离的头一批教育界团体。
  自从西安事变停战后,鲁奇想去找晓惠,去了一次被拒绝了。后来因为绫音的一再强调和三令五申!他慢慢的也变得犹豫起来。
  自己现在的媳妇是绫音,这个永远抹不掉。绫音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他都历历在目,再伤人家的心,于理不通!所以他和晓惠之间,只能再次互相放在内心深处了。
  其实晓惠更难过!无缘无故的,这对有情人总是错过,她这么多年不婚不嫁的,就单等人家分手啊!她自己都矛盾的很!
  或许她认为这里面唯一的契机就是,绫音是日本人,她总是觉得这样的婚姻不会长久。所以晓惠还保持着那颗初心!到现在基本快把自己耗成老姑娘了。
  鲁奇接到护送教育界团体命令,这让他的心再次死灰复燃,他和晓惠曾经说过,要一起并肩战斗!或许,他认为这是最难得的一次机会。
  为了这次护送,鲁奇故意的把绫音留在了山上。说是一旦鬼子来了,只有黑龙洞最安全,因为这里据险可守。
  并且让所有主要人员都留在家里,他只带了牛林的队伍。并且让肖文重新派给他兵,自己家里的一个都不动,他就是怕他走了之后家里不安全!
  可是日军进入河南境内后,大量的黑龙会武士以及日本浪人,开始出现在大嵩山地界。他们准备围剿黑龙洞了,因为里面住着鲁奇和绫音。
  绫音感受到了与生俱来的恐慌!当初自己背叛黑龙会,就是不想把自己置身危险境地,所以她选择跟着鲁奇。现在鲁奇护送学生走了,她待在这黑龙洞是度日如年!生怕日军大面积围剿。
  其实她现在担心都是多余的,因为日本人正在山西会战,大面积军队过不来。
  可是那些武士和浪人忍者,却给这里带来不小的麻烦!绫音每日让体真派人,沿着黑龙洞涯谷四周巡逻。只要发现有人攀登,立即打下去。
  还别说,这么做的确有用,那些武士忍者,不是掉下山崖死的死,残的残!就是心有余悸不敢来了。
  绫音小心防护的厉害,生怕自己落入那些浪人手中。山门前让胖豆和金斗俩人亲自轮流坐班,一个陌生人都不许放过。她这铁桶阵扎的算是牢靠,连睡觉都得把人家麻架妞喊过来睡。
  这可苦了体真了,鲁奇走了,体真天天独守空房。要不说,缺了鲁奇这根主心骨,绫音咋弄都不踏实!她后悔死了,为啥没有跟着他一起去执行任务。
  其实她要是跟着鲁奇,那才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因为鲁奇这一路,却形同走了一趟鬼门关。
  黑龙会和日军小股力量得到线报,知道这些教育界团体南迁。他们怎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鲁奇开拔后的不多久,就遇到了一场小规模战斗。
  本来他们用的车队护送,走着走着却无缘无故的爆胎,刚进入鲁山境内,没有一辆车可以用了。往下的路只能徒步了,徒步对于鲁奇来说,都是高兴的!因为他身边有晓惠。
  这日到了鲁山湖区,大家伙沿湖驻扎。他们护送的是上千人的教授、老师和学生,说啥也不能有纰漏!
  两人驻足湖边,鲁奇想拉晓惠的手,晓惠拒绝!鲁奇问道:“说好的并肩战斗,现在差不多到时候了吧?”
  并肩战斗,晓惠没有忘,她说:“你跟我在一起,家里就会有人伤心!你啥时自己一个人了,再来讨论咱俩的事吧。”
  “可绫音这事我不好办呀!她背叛……”
  “好了,你别说了,我心里清楚,你魅力大!我理解。可是我不会再等你了,我把自己守成老闺女了,没人要了,你于心何忍!”
  “我没说不要啊!不是你有原则嘛,再说了,你的原则我尊重,不也是尊重你嘛!”鲁奇此时有点狡辩了,他深知他们之间问题在绫音,可是绫音不能甩掉,甩掉对人家不公!
  晓惠接话:“我后母和你爹偷情的事,你我都是亲眼目睹,你想让我们和他们一样吗?那样我们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鲁奇无语了,这是他从小的痛,长大了还记忆犹新!他也是无奈了,自己明明这一生就喜欢晓惠这一个人,可世事却总是这么折磨人!
  “换个话题,这次护送完后,你啥打算?留在那里教书?”
  “不知道!”晓惠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女人单身时间长了,她也容易出毛病,更何况是对鲁奇。她自己都懊恼!这一生她在做些什么,自从见到鲁奇,他就成了有妇之夫。自己还莫名其妙的跟他生了个孩子……
  她得有多郁闷吧!而且自己还是个经历高等教育的人,她有时都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书白读了。
  两人沉默了,晓惠这时想到了孩子,“给你说,小豆豆已经读中学了,小闯也进了小学,都在根据地。”
  鲁奇听了一下子伤心了,自己没有当过一天称职的爹。干脆来了句:“别跟我提孩子,我不配!”
  “你还知道你不配呀!啧啧啧!”晓惠笑意看着他,接又说:“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小豆豆已经对我叫娘了,怎么样,俩孩子交给我,放心吧?”
  “你不废话嘛,我交给你不放心,我交给谁去!”鲁奇嚷嚷道。
  晓惠瞪眼看着他,“你冲我嚷嚷啥,你没当好爹,关我啥事!”
  鲁奇一头恼火!也不知道从何而来,转身一把生硬抱住了她,“我还就不信了,我喜欢的人只能瞪眼瞅着当摆设!”
  使劲抱着她,脸帖了过去……
  “我咬你了啊!”晓惠怒目圆睁。
  “咬吧,咬死去求!”这霸气,没说的了!
  晓惠是又爱有恨,恨的牙直痒痒!真的一口咬肩上去了……
  鲁奇不动了,连声都不带吭一下的,就这么让她咬,他感觉到皮肤好像破了,他还在咬牙忍着!他是痛并快乐着,爱就是说不出的痛……
  周围安静了…晓惠就这么依偎在他怀里,没有任何声响……
  突然,鲁奇看到湖面有点不对劲!他好像看到湖里有什么东西在动。不是一个,是一片,一堆!像是一种露出水面呼吸的管子在缓缓移动……
  “不好!有刺客!当心……”鲁奇大喊着一把扑倒晓惠。
  就在这时,水面上忽然腾空而起,一堆夜行衣穿戴的忍者,他们个个打出了飞镖,“嗖嗖嗖…刷刷刷……”
  鲁奇抱着晓惠就地翻滚,一下子骨碌出去多远。飞镖打空了,但是营地里却传来了惊天的惨叫声,有人中镖了。
  鲁奇不由分说,抽出腰间几根钉子打了出去…被打中的人扑通扑通再次落入水里。
  “给我开枪,往水面上打!”
  声音刚落,连串的枪声响起,轻机关枪发出“嗒嗒嗒嗒……”急促声音,朝着水面覆盖了过去……
  过了会,再次陷入了安静。又过了许久,水面上飘起成片的尸体,湖水里开始散发出血腥味儿…慢慢的飘荡过来。
  “来几个人,跳水里去,捞几具尸体上来看看。”鲁奇大喊。
  这时有水性好的开始脱了衣服,跳进了湖中。不一会,尸体捞回来了。
  鲁奇走近看着他们背上的短剑,抽出一把拿在手里瞧起来……
  “刚才露出水面的好像是这剑柄,这剑柄在水里可以呼吸吗?”
  牛林走上前来,握着剑柄用力拔出了剑柄末端的压帽,“看见没有,这个武器还是多功能的,可以水遁,用它来呼吸。”
  鲁奇呵呵着摇了摇头,“没想到啊,这日本忍者会的不少啊!”
  “雕虫小技,哈哈!”牛林笑答。
  一场风波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但是那些中了毒镖的人,却无法救治了。随行的军医只能处理简单的外伤,这中毒必须要送到医院去。
  鲁奇想到了绫音,如果绫音跟来,或许这些伤员,以后不至于缺胳膊少腿了。
  他只好留下一个小队,让他们迅速护送伤员去就近医院医治。最近的医院少说也得几十里地,有可能到了地方,也保不下来几个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