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五十三章:蝇营狗苟
岳飞庙附近,黑灯瞎火的,四周一片寂静。书童这时回来了,他告诉鲁奇,这岳飞庙现在是开封城和尉氏县之间的过渡粮仓,打掉它还是很有用的。
  
  书童又说到日军兵力配置,庙门前有岗哨,四周皆有火力点,强攻肯定不行。
  
  书童提到粮仓,鲁奇又想到了火攻,在沁阳县进攻日军机械营时,曾用过这一招。装满油的大车,进了机械营就爆炸了。
  
  可现在没有大车可以调集,即便有死士愿意驾车这么干,条件也满足不了。鲁奇想了想,提议暂时不动,明天到朱仙镇看看再说。
  
  他们到了朱仙镇,没想到这个镇子里有很多大车店,朱仙镇是水路改陆路的运粮通道,有大车店也不足为奇了。
  
  队伍一行人扮成下力的脚夫,分散住进镇子里几个大车店。鲁奇第二天到朱仙镇运粮码头四处转了转,他发现这些来回拉着大车装卸粮食的脚夫,个个井然有序的。
  
  好像这每天的粮食装运,形成了一套规矩,每天装卸多少车粮食,到账务楼自会有人结账发工钱。而且排队结工钱的脚夫很多,他们干到半下午,早早就跑来算账拿工钱了。不然来晚了,排队的人很多,结了工钱再回到家,天就已经黑透了。
  
  这里是敌占区,装运粮食这么大的生意,能安好的经营下来,不是二狗子也差不多了。
  
  老办法,必须先了解这账务楼是谁控制的。只要找到幕后之人,就一定能想出对付岳飞庙鬼子粮仓的办法来。
  
  鲁奇回到大车店,装作无聊的和大车店掌柜攀谈。他慢慢了解到,账务楼的幕后之人,理所当然的是开封城内的远山登大佐。
  
  这么重要的运粮通道,他当然要亲自抓起来。但是他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和城内的富商合作。这富商说起来就是一个黑心粮商,花园口决堤那会,他从中渔利,得了不少好处。因为日本人当时放粮救济,是由这位富商操作的。
  
  这位富商没得说,一定是彻头彻尾的大汉奸!据说他的前任账房先生,曾经死在了开封城内的陆军俱乐部,而且是死于爆炸!
  
  这让鲁奇不免想到了,那个俱乐部,就是当初他们用两颗定时炸雷,炸了自家的俱乐部。鲁奇又回想起来,说不定这位账房先生,当晚是和藤森原一起去的俱乐部,因为藤森原也是商人。
  
  藤森原半道被绫音叫走,留下这个人独自在俱乐部等,他等来的是小鬼招魂,直接奔地府报到去了。
  
  现在看来,这个朱仙镇漕运,一定大有文章可做。只要能控制了这个账务楼,整个朱仙镇,一定能掀起大波浪来。
  
  账务楼内真正的漕运老大,其实是开封城内富商的小舅子。还不是一个小舅子,是俩小舅子一起打理。
  
  应该是城内那位富商,找了好几房老婆。这俩小舅子一起被派来朱仙镇,共同监督起这粮食装卸。
  
  鲁奇想到这里,不免想到这开封城富商挺有意思,让小舅子之间互相监督,省的他们一方独大,最后他不好控制。
  
  小舅子一个叫范营,一个叫田够。他俩都有小名,一个叫营营,一个叫够够。这俩小舅子真成了绝配,天造地设的蝇营狗苟!
  
  下面干活的人时间长了,慢慢就喊习惯了,一到收工时间,便嘴边上的话,“找蝇营狗苟结账去喽!”
  
  营营和够够在一块干事,那肯定是各怀心思,一边想着咋样往自己腰包里搂钱,一边还得盯着对方荷包。
  
  鲁奇打听到这里,不再打听了,这种事太好办了,他俩本来就不对付。只要能拉拢好一方,就能吃掉另一方。而且最后还能把脏水都泼他们身上去,让他们鸡犬不宁!最后鲁奇一把火烧了日军粮仓,拍拍屁股轻松走人。
  
  接近小汉奸的事,鲁奇不行,只有两个人最合适,那就是金斗和盛事。他俩身上都有下九流手艺,最容易接近这种小汉奸。只要做到投其所好,他俩很容易就会上钩了。
  
  先是金斗,不用说了,老套路,跑去营营家附近支了张赌桌,拉着特战队一帮战士们,故意的吆喝着下注,吸引营营前来观看。
  
  这配合金斗,鲁奇倒是头脑灵活,趁着营营前来观看,鲁奇把那赌注下的老大了!银元可劲儿往里造。重金面前岂能不吸引营营,营营禁不住诱惑,跟进来一起下注。
  
  刚开始的时候,营营大赚几把,心里老开心了!后面没过多大会,营营输的架不住了!钱都进了鲁奇腰包。
  
  营营输的太惨不乐意,揪着鲁奇不让走。鲁奇说钱可以不要,但是营营得赏他个活干。这对营营来说,还不是小意思啊!营营一看鲁奇爽快,让他明天就去账务楼报到,鲁奇算是一脚踏进了营营的大门。
  
  ……
  
  这边盛事戴着一副墨镜,在够够住的街上支了一张算命桌。盛事知道够够没有儿子,一心想求子。
  
  盛事这半仙装的太像了,他直接说够够身边有小人坏事,想让他断子绝孙。当然话不能这么直来直去的说,那样够够一定会气急败坏的揍他一顿。
  
  够够听出来盛事的意思了,说愿闻其详?盛事说此事不能外传,只有进了够够府中,才能直言相告。
  
  盛事知道够够之前被营营下过黑手,暗里揍过他,而且把够够打的卧床半月。盛事这未卜先知让够够无不佩服!想要讨教如何才能扳倒营营,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盛事说天机不可泄露,需要听他再安排。并且说保证在三天之内,给够够一个答复。够够真信了,本来他对营营就一肚子气,管他真假,先办了营营再说。
  
  盛事告别够够,回到大车店,开始和鲁奇商量下一步计划。现在看来,胜利的天平,应该向够够一方倾斜。让够够得成所愿,出了这口闷气!顺便整死营营,嫁祸给够够。
  
  这才是真正的一箭双雕,毁了这俩兔蛋小舅子,再吸引岳飞庙日军前来支援,顺便烧毁日军粮仓。
  
  只是可惜了这岳飞庙了,它是古迹。没办法,非常时期,只能做一次罪人了。只要能打垮日本人,付出点代价,也无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