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七十八章:游船一
汽车很快在钟筠的指引下,来到人民路上一家洋货行。据钟筠在路上讲,她姐妹的父亲,是她父亲的手下。父亲出资资助这位老部下,开了这家洋货行。
  
  不多会,钟筠从洋货行里手拉手接出来一个姐妹。鲁奇老远看着,这女的看上去似乎比钟筠的年龄大一些。人长的挺中规中矩,比较耐看。
  
  她显然没有准备,身穿一身旗袍,应该是被钟筠硬拉出来的。
  
  她二人走到车门前,钟筠开始介绍:“鲁奇大哥,这是我姐妹,刘绮。绮丽的绮,和你名字有点接近哦!”
  
  “哦,你这姐妹挺符合我的感觉。嘿嘿!”鲁奇这句话明显的带有找不痛快的意味!
  
  “鲁奇大哥,我生气了!”钟筠噘嘴表示抗议。
  
  “哈哈!说笑说笑,快上车。”
  
  钟筠让刘绮坐后排,自己再次坐在副驾驶。车辆刚起步,她转头又说:“刘绮,等下给你介绍一个帅哥哈!包你满意!”
  
  “你少来,我没兴趣!”刘绮从上车那一刻起,脸上始终没有笑意。
  
  鲁奇从后视镜观察,这女的脸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好像她并不想来参加这样的活动。她不高兴的脸上,带着一点个性,显得这姑娘挺庄重雅致!
  
  这让鲁奇感觉到,她俩应该不是十分要好那种。说不定以后从这个刘绮身上,或许能找到些突破口。
  
  “刘绮小姐看上去不太高兴?”鲁奇开始发问。
  
  “没有,哪有!”她紧忙回话,脸上闪现举棋不安的感觉。
  
  “哦,我也是初来贵地,随便转转,不会占用你们太多时间。”鲁奇又说。
  
  钟筠噘嘴回头瞪了刘绮一眼,“既然出来了,就赏点薄面呗!别老拉着脸。”
  
  刘绮转而牵强微笑,“没事,没啥!”
  
  这时车已开到团风浴池,鲁奇说下车去叫书童,让她俩等会。
  
  鲁奇进了浴池,特战队几个弟兄都在。他吩咐胡东带领剩下的人赶紧去户咀山,到那里和金斗他们会合,顺便一起观察山下的下家巷。
  
  之后他和书童一起往外出,浴池走廊拐弯处,鲁奇拽住了书童。他说:“我给你交一个底,这个钟筠,你搞不定!即便她没任何问题,她也是钟老板手里的一颗明珠。这样的花朵,她有刺,只会伤害你,给你带不来任何……”
  
  “老大,你说的有道理,我听你的。”书童接话。
  
  “好,等下出去,你会见到另一个女孩。我觉得这个女孩,你可以试着接触接触,她看上去应该没那么复杂。”
  
  “哦,老大是要给我说亲吗?”
  
  鲁奇笑了笑,“说亲谈不上,如果合适的话,也算吧!”
  
  鲁奇提前给书童说明,就是怕他一根筋的迷恋上钟筠。最后万一把他搞得伤痕累累,那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他比鲁奇小的多,当初是从肖文那里选拔出来的兵。这么多年了,人一茬接一茬的换,他不想再让这些有经验的战士,轻易的葬送。
  
  回到车上,钟筠提议,说到了江边,可以坐小船到罗霍洲对面长江上去。那里的江面更宽阔,给人感觉更好!鲁奇出来游玩,本来就是陪着她消磨时间,至于去哪里,他无所谓了。
  
  ……
  
  金斗和盛事以及曲飞燕,他们登上户咀山,没想到山下的下家巷是一览无余。金斗拿起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起这巷子里的日军军站来。
  
  此时是上午,巷子口那个水饺摊应该是收工了。估计不到中午,摊主是不会出来了。金斗这时问:“你们说这个地方存放那种化学东西,合理吗?这可是离镇中心很近啊!”
  
  “我也觉得,万一出现点啥问题,那不是把这个军站都给坑了吗?”盛事接话。
  
  曲飞燕说道:“这个军站应该没有啥,周围都是巷子里的民居围成的。如果真有问题,就在那个两层小楼里。或许啊!这只是个***,真正的要命东西,不会在这里存放。”
  
  他们都觉得,这个巷子没啥看的,它就是一条死胡同,走到头就是这户咀山的山边了。
  
  盛事跟了句:“说不定啊!这个日军军站,只是一个过渡中转站。你们看到没,它离江边近,随时好上船。”
  
  “有道理,这样,咱们再四处转转,说不定还能发现点什么。”金斗接话。
  
  三人随即起身,往东边山里继续转悠起来。他们远远的看到山下有条盘山路,而且这山路能走大车。
  
  曲飞燕建议看看这条盘山路通到哪里去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修这么宽一条马路,让人还是挺费解的。难不成这山里有矿场?
  
  他们不再多想,既然来了,那就排除所有疑虑。
  
  ……
  
  两对男女坐在一条小船上,慢悠悠的在江里飘荡。钟筠可真是表现的对鲁奇上心!都说男追女,隔座山。但是这女追男,那就是一层窗户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了。
  
  这时鲁奇调侃道:“书童,别老绷着嘴啊!没事多说说话。”
  
  “说啥?不会说。”书童接话。
  
  “看看,我这兄弟腼腆,你们应该多点拨点拨他,哈哈!”
  
  钟筠眨巴着眼睛看着鲁奇,“看出来了,你是情场老手。嘻嘻!”
  
  “是吗?这也能看出来?”鲁奇故作诧异。
  
  “不过我喜欢老练成熟一点的,太嫩的,不合我胃口,哈哈!”钟筠等于是直接表达了。
  
  鲁奇笑笑没有接话,又看了看异常安静的刘绮,就剩她在那里一声不吭了。为了缓和气氛,鲁奇又问:“你们两家都是军……”
  
  “别胡说啊!”钟筠紧忙打断。
  
  刘绮倒是没太在意,她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这都是闲差,没啥大用。说白了,借着活动名义,给上面要点活动经费。具体什么战功,想都甭想,没几个愿意送死的。”
  
  钟筠立时绷脸说一句,“刘绮,你话多了啊!”
  
  “本来就是事实,你以为你留洋镀过金,就能硕果累累了。想都别想,钟老板那一关都难过!”
  
  钟筠不语看了看船外,又低语:“你再说下去,我一会就让那船夫下江里喂鱼去!”
  
  刘绮撇了撇嘴,“你从日本回来,杀中国人,你怪下得去手!”
  
  这话说的让鲁奇和书童同时脸现惊讶!“诶…我说,你俩是好姐妹吗?怎么只见你俩抬杠了呢!”
  
  “是姐妹啊!怎么了?”钟筠紧忙跟一句。
  
  刘绮摇了摇头,不语了。鲁奇又道:“你别说话,让人家刘绮妹子说。”
  
  “哎呀!还是我来说吧。”钟筠接话:“我们俩本来就是发小,他爹是我爹的老部下。后来我留学去了,回来她就说我变虚荣了。我俩这关系呀,说句不好听的,狗皮袜子没反正!”
  
  “哟呵,钟小姐说话够直爽!”鲁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