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七十九章:游船二
“你能不能不要喊钟小姐吗?感觉挺生分!”
  
  “那我……”
  
  “叫小筠啊!这样挺好!”她说完,立时现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刘绮故作伸了伸舌头……“好恶心!肉麻!”
  
  书童扑哧一下笑了,“你俩真有意思!”
  
  “有什么意思?”刘绮这才侧目打量起书童来。她审视了两眼,忍不住笑了!大家伙终于看到这女孩笑魇如花的表情了,给人感觉更耐看,更值得品味。
  
  “你笑起来挺好看,你应该多笑笑。”书童顺口接了句。
  
  刘绮跟着又笑了下,“你为啥不问问我笑啥?”
  
  “嗯,你说。”书童迷茫。
  
  “你没谈过朋友吧?”刘绮捂嘴。
  
  书童够老实,即忙点头,“是的!”
  
  “我就说嘛,稚嫩的小男人,嘎嘎!”刘绮灿烂的笑了。
  
  鲁奇和钟筠看着他俩一唱一和的,不免都笑了……
  
  书童此时一定挺尴尬,鲁奇该帮他打圆场了,“刘绮妹子,我这兄弟人不错,你可以闲来时多教教他。”
  
  书童更接不上话了,一脸蒙横!刘绮顿时沉下脸来,“我教他啥?诶……我咋觉着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别扭呢!”
  
  “哈哈哈哈……”鲁奇大笑。
  
  钟筠也捧腹笑了起来…“哎哟!你们不要那么逗好吗?”
  
  貌似这会刘绮的心情好了起来,她起身走出船外,站在船头,朝江面上望去。
  
  鲁奇对着书童使了个眼色,书童意会起身,跟着她一起走出去。
  
  船舱里就剩下他和钟筠了,钟筠正一脸柔情的望着他。鲁奇咳咳两声,“你别这么看我,我不自在。”
  
  钟筠不再做作,脸色一沉,“说说吧,你的计划?”
  
  “什么计划?你这会不怕……”
  
  “嗐!我刚才是吓唬刘绮的,放心,船家是自己人。”
  
  “哟!你安排的够细致。”
  
  “那是,咋说咱也是,在这大武汉,呼风唤雨的人。”
  
  “咦嘻!怪不道刘绮说你虚荣呢!你呼什么风?你把日本人的风也一快呼了呀!”鲁奇撇嘴说道。
  
  钟筠反而没有急于接话,她想了想,又说:“你相信国共真心合作吗?”
  
  “一致对外总有吧?”鲁奇带着质疑的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表面是,其实…不好说。”
  
  “不好说又能怎样?”
  
  钟筠定了定神,看了看他,“你知道买卖情报吗?”
  
  “听说过,互相之间都有,日本人也卖情报。你们的情报,不会是买来的吧?”鲁奇盯着她。
  
  “这化武情报的来源,不是出自我们武汉站,而是从关外传过来的。”钟筠说完又道:“我想说的是,我们会拿你们共军的情报,和日本人做交换。”
  
  鲁奇点了点头,“算你还比较诚实,这事明摆着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日本人也最乐见。”
  
  “所以啊!日本人卖给你们的情报,多数不靠谱。但是他们又不想失去你们这个渠道,所以就…双方各闭一只眼睛喽!”
  
  钟筠跟着笑了笑,“看来你很了解,不愧是玉面杀手,你符合这个称号。战争有时候也是做买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对!你这话我不赞同。啥时间你跑到他日本国土上,再讨论你中有我,这样更舒服一点。”
  
  钟筠长吁一声,“好吧,看来我是得不到你的计划喽!也就是说,我们成了摆设!我们听你的,你叫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谢谢!千万别拿我做情报交换。那样的话,我会……”鲁奇手掌放在脖子上,嘴里发出“滋啦…”一声。
  
  钟筠捂嘴笑了,“看你说的,你有国军军衔,还是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我们不想混了呀!老头子也不愿意呀!嘎嘎!”
  
  “这就对啦!小心我到军事法庭,给你穿小鞋。”
  
  “哎呀好了!你别逗了,你觉得我舍得吗?嗯哼!”钟筠一张俏脸蛋,跟着抛了个媚眼。
  
  鲁奇心道,这姑娘要不是感觉有疑点,真是能把天下男人都玩死的女人!他跟了句:“你爹咋生的?是不是你娘特别漂亮?生出来你这么个…尤物!”
  
  “嘎嘎…谢啦!多谢夸奖!我收下了。”她顿时粉面桃红,深情地望了一眼,又道:“我娘走的早,北伐战争时期,和我父亲结识。当时她很小,我爹是个花心大萝卜!他当时有妻室。”
  
  钟筠说着说着不说了,她站了起来,看着外面的书童和刘绮,“不说了,我的家事,难以启齿。”
  
  她说着,朝船舱外走去。留下鲁奇,趴在窗户上,望着外面滚滚江水,心里无尽感慨!心道,要不是这姑娘身份成谜,她或许真的是一位佼佼者,因为她各方面都挺优秀的!
  
  书童在鲁奇跟前比较听话,鲁奇认为刘绮可以接近,他就真把她当成了一种任务。刘绮倒是对书童,好感越来越多。随着他们的深入交往,这里面的神秘面纱,慢慢的一点一点在揭开。
  
  ……
  
  金斗等人围着山里转来转去的,终于走到了盘山路的尽头。他们发现,这个盘山路走着走着,竟然钻进一个山洞里。没路了……
  
  这让人越来越迷惑!山洞门前是重兵把守,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他们觉着,说不定这山洞里,另有玄机!
  
  这地方不敢久留,时间长了说不定会被发现。既然已经发现山洞,就得赶紧回去汇报了。
  
  这是一条很意外的线索,因为现有手头上的情报,根本没有提及这个山洞。
  
  金斗很紧张,这里离团风镇很远了,具体是啥地方都不知道,怕在这山里碰见日军巡逻的。这么隐秘的地方,日军一定是严守防控!如果让日军发现他们几个,那么这个意外的收获,就不值钱了。
  
  然而他们真的就在回去路上,遇到了麻烦!因为他们跑的太远,有点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毕竟这是山里,想要找到方向感,挺难的!
  
  金斗边跑边说:“我们看来要跑步回去了,转晕在这山里,那就麻烦了!”
  
  “是啊!我们来时应该做标记。”曲飞燕气喘吁吁的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