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五十四章:自毁矿井

  肖文的话的确让鲁奇听进去了,他回到家里便搜集大量报纸。不管哪路消息他都看,无论偏颇言论还是啥,反正一股脑儿的整理起来阅读。
  看到最后他才渐渐想起了师父生前说过的话:“我们国家现在太积弱积贫了,尤其是内战不断。这样很容易引起外部势力渗透,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欺负的!”
  师父的话意让他顿时明白了,师父要他以后做一个救民族存亡的大义之人!这其中包括少林寺危在旦夕时,他都没有让鲁奇赴汤蹈火!
  现在他知道了,自己的国家已处于被动状态,有可能随时会挨打!现在藤森绫音又来了,他说啥也不会再卖煤给日本人,哪怕是捣毁矿井!
  首先要做郝大成工作,说明其中厉害关系!要想办法让日资剥离。
  郝大成听懂了,可现在他们和藤森原的一纸文书还在,不能无缘无故撕毁合约啊!这才是真正的毒瘤长在自己身上,想要去除,绝非易事!
  鲁奇绞尽脑汁想到的最后一步,那就是炸毁矿井,就说是瓦斯泄露,无可救药了!
  可郝大成对这矿井有感情啊!尤其是现在黑龙洞驻扎的胖豆和青龙峡的丁秀才,他们大部分收入都在靠煤井苦苦维持!
  虽然说肖文定期送来了物资,可现在肖文在前线“剿匪!”根本无暇顾及他们。如果关掉矿井,仅仅只靠外围各县那些饭庄,很快就会饿掉大牙!
  想到这里,鲁奇还真得感谢肖文把自己的人带走了一大部分,否则那几千人更是没法养活呢!
  鲁奇想烂了头,还是没有一点主意。矿井现在必须得炸了,再开下去指不定哪天,自己就被人人唾之了!
  绫音天天来催着重立合同之事,鲁奇是一再拖延。绫音感觉到什么了,但问题现在抛给了鲁奇,她反倒隔岸观火了。她就是想看看鲁奇下一步怎么打算,因为现在东北的事情箭在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
  石秀英一天到晚的看着鲁奇愁眉苦脸的,想解决问题又没个好办法!她不免唉声叹气道:“与其这样,我们不如把矿卖给他们,反正现在还没有开战,我们尽早脱身,还落一疙瘩钱,不也是好事吗?”
  鲁奇蒙头蒙脑的看着她,“你懂啥!让他们开采着咱的煤,将来有一天打咱们啊?”
  “现在不是还没打呢吗!好好的你把矿井炸了,我们以后吃啥啊?”
  她说到炸矿井,鲁奇啪的一声拍桌而起,“哇呀!媳妇,我有计策了,哈哈哈…真的太感谢你了!”
  说完他上前一把抱她起来,“啪叽...”两口,乐呵呵的出去了。
  留下石秀英一头雾水,“你啥意思啊?咋说一半就跑了呢!”
  鲁奇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第一步、所有家眷亲属开始秘密撤离,还回黑龙洞,做山大王去。
  第二步、让绫音打电话给哥哥藤森原,说煤矿不想开了,就是一门心思想要卖掉,让藤森原出价。
  藤森原深知这大山里的煤矿如果是他日本独资,一定站不住脚。最后勉强决定,他只出六成的钱。意思就是他控股,还是郝大成来经营。六成就六成吧,咋说这也是一大笔钱。
  藤森原此时人在关外,根本无暇顾及这煤矿签合同的事。为此他专门委派了一个日本军部人士,专程来签合同。这位军部之人,就是多年后侵华日军进驻开封的远山登大佐,不过他现在是少佐。
  为了稳住日本人签合同,鲁奇故意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放在身边,自己在合约上签了字。这个字不能胡乱签,他不让郝大成签字的原因,就是把问题留给自己。如果有一天日本人真拿出合约翻旧账,甚至拿到报纸上臭自己是汉奸!这个雷也是他来扛!
  签字书上还有一个附加条款,那就是绫音成为责任监督人,留守侯沟煤矿。说白了就是人家给自己安了个眼睛,人家得瞪眼瞅着你不能犯错!
  此时对鲁奇来说,说啥都行。反正只要我得到钱,够我日后吃几年得了。
  签完合同拿到钱,送远山登回关外走人,鲁奇开始了他的最后一步。先送石秀英回黑龙洞,侯沟只留下了他和牛林还有郝大成。
  日本技术人员就在矿井不远处的排房居住。他们很干净,禁止任何人靠近住处。如果炸掉矿井,这些日本技术人员一个都不能留。
  这让鲁奇想到了张九的吹烟,那玩意太好使了,只需对着屋里轻轻一吹,人便睡死过去。
  看着人都睡死了,牛林的小队开始进入矿井排线,这可是一场不小的动静,黎明之前,这里就要化为灰烬了!
  然而,这晚却蹦出来个多事的人,她就是绫音。看着石秀英不在,开始跑鲁奇屋里来了。鲁奇让她回屋睡觉,她说啥也不想回去。这个丫头出奇的敏感!她总觉着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当初鲁奇说卖煤矿时,她是极力反对接手的。
  她内心有一种恐惧感!她得缠着鲁奇,省得他有啥小动作。绫音为啥一个女孩敢在这山里,因为她本身就不简单!
  鲁奇被困在屋里,还得像个大哥哥似的安抚她睡觉。鲁奇这时想到了吹烟,他知道自己不睡,这小姑娘绝对不会安睡。他借故说出去方便,吹了灯出门去了。
  绫音出奇的警觉,当她发现有人对着门缝里吹烟,她抓起被子捂紧了自己口鼻。过了会,感觉外面没了动静,她一个纵身跳出了屋外。
  她想去看看那几个技术人员,当她看到技术员个个都在沉睡时,她已明白了,事情想要挽救已经晚了!出门老远看到牛林和郝大成已在点燃引线,长长的引线要一直燃到矿井下面去。
  引线点燃了,牛林和郝大成还不走,以绫音自己一个人难以对付他们二人。更何况现在鲁奇还不知道在哪里,她深知鲁奇的身手,自己绝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引线燃烧下去……
  没办法,赶紧跑回鲁奇屋里继续装睡。过了不到一分钟,鲁奇推门进来,抱起她就走。她心里清楚,她是一个小姑娘,鲁奇不会要她的命。她就这么任由他抱着,跑出了侯沟……
  侯沟煤矿爆炸了,连那些技术人员全部都丧身火海!绫音还在装睡,她依偎在鲁奇怀里,任他抱上了驴车。
  她咬牙坚持,付出的代价一定要用血来偿还!鲁奇的仁慈,为自己埋下了后悔终生都不可原谅的后果!而且还被蒙在鼓里,长达一年有余……
  侯沟煤矿爆炸的事情传到藤森原耳朵里,藤森原第一次尝到了被戏弄的滋味!他告诫绫音,永远守在鲁奇身边,哪怕是做他的女人!也要等待时机。
  随着沈阳北大营的枪声响起,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揭开了帷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