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七十七章:不速之客
鲁奇一个人坐在船里,在这江边无尽的张望。宽阔的江面上,两岸的渔家是万家灯火。江对面往西就是武昌,他心里在想,上次过武汉,只是走马观花的路过。如果有机会,还要再去武汉逛逛。
  
  再一想,大武汉现在是敌占区,还是算了吧。不知不觉间,好像过去了很长时间。鲁奇回头朝岸上看了看,心说抓个舌头,至于这么长时间吗?
  
  雇这条船的目的,是想着抓来舌头,问完话之后,直接就把人丢江里去。
  
  他下来船,在岸边不由自主的晃悠起来。船上的船家问:“先生,船还用吗?”
  
  “哦,放心!不管用不用,银钱一个不少。”鲁奇回答。
  
  这时金斗和盛喜一路乐呵呵的朝江边走来,鲁奇忍不住迎上去问:“什么意思?人呢?”
  
  “别找人了,走吧,路上再告诉你。”金斗回答。
  
  鲁奇只好回身给船家结了账,说船不用了,随同他们一起往回走去。
  
  回程路上,金斗把情况详细说了一遍……
  
  鲁奇当即夸赞道:“你这条小黄鱼出的值!但这钱,等这件事过后,找钟平报销,那家伙有钱。”
  
  “对,给他要双倍!”盛事接话。
  
  “行,哈哈!”鲁奇笑说着,他们一同往县城里的澡堂子走去。
  
  ……
  
  曲飞燕一人住在酒店里,这书童挺能意会鲁奇的意思,故意的在原有房间隔壁,又开了间房。
  
  鲁奇走时有交待,一定要留意隔壁的动静。如果夜里有人潜入,那一定跟钟家撇不开关系。
  
  曲飞燕为了试探隔壁是否有人进入,她故意的在门上做起了文章。这招还是当初从龙翔那里学来的,龙翔不用说,是从绫音那里学来的。
  
  老办法,在门上装了个小塑料袋,里面装进皂液。只要这门被打开过,塑料袋一定会被挤破,继而皂液会流出来。
  
  她冲了澡之后,熄灯静听隔壁的动静。这么安逸的环境,她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半夜里,也不知道几点了,她醒了。隔壁屋里异常安静,曲飞燕走近房门,想要到走廊上看看。就在她想要打开房门时,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由远至近,外面人走到了隔壁房间。
  
  很快,传来了说话声音:“我刚才一直敲门,没有人开门。所以想请您打开房门,我把东西放下就走。”
  
  说话声音是钟筠,这是什么意思?她要来送什么东西?曲飞燕没来得及想那么深,继而隔壁传来了敲门声,“当当……”
  
  “您好,有人吗?我是服务员,有人请开门。”
  
  又过了会,服务员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可能他们发现屋里没人,钟筠放下东西,和服务员随即走人了。
  
  曲飞燕待人走远,又过了会,她打开房门,走向隔壁屋。毫无疑问,门上的塑料袋已被挤破了,皂液已经顺着门流下来。
  
  这是故意的?还是突然间的巧合?她用手去触摸门板上的皂液,又感觉这液体已经干了。
  
  不对,这门一定是被提前打开过了。不然钟筠前脚刚走,这皂液怎么会干?
  
  她的防备心还是太弱了,曲飞燕驻足门前时,应该有人已经看到她了。她就不该出来,这样至少不会引起对方的警惕!
  
  不言而喻,现在双方都知道了,互相之间都有猜疑!曲飞燕不打算再进屋,她不想再去了解,钟筠到底送来了什么。
  
  她返身回到自己房间,把房门锁好。又搬来一把椅子,顶住了门锁。她回到床上继续休息,并把短枪放在枕边。
  
  一夜安好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鲁奇过来了。曲飞燕汇报情况,鲁奇回到隔壁屋,打开房门。他看到床前桌子上,放着一个饭盒。打开一看,是一盒水饺。
  
  鲁奇端起饭盒,拿起旁边的筷子,递给跟随的金斗。
  
  “尝尝,这饺子的味道。”
  
  金斗愣神,猛地又想通了。他拿起筷子,顺手叨起一个馄饨……
  
  “哟!这和昨晚吃过的有点像。”
  
  鲁奇伸出手指嘘了下,“好了,别说了,你们不用管了,回头再说。”
  
  跟随的曲飞燕没明白啥意思,想要问鲁奇,被他阻止了。
  
  鲁奇又说:“昨晚我回去看了下这团风镇地图,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咱们今天去一趟,顺便摸摸地形。”
  
  金斗和曲飞燕不再多问,一起向酒店外走去。
  
  没想到,鲁奇到了酒店前堂,盛事跑过来说道:“那丫头过来了,开着小轿车,很快要进来。”
  
  “猜到了,这样,今天这个任务你们去执行。我带着这妞兜风去,顺便把书童也接上,让他陪伴美人。哈哈!”鲁奇说完,示意盛事三人留步,他径直朝酒店大门走去。
  
  鲁奇走出门外,正好碰见钟筠下车。女孩一身皮装打扮,身材显得格外玲珑!她笑脸相迎道:“这么巧,昨晚我放的饺子吃了吗?”
  
  “大早上的,太凉,没胃口。”
  
  “哦,我可是跑了好远,特意帮你带的饺子。”
  
  “谢啦!”鲁奇说道。
  
  钟筠又问:“今天准备做些什么?我爹特意批准,来做你的向导。”
  
  “哟!那不胜感谢了。这样吧,咱们去长江上游船吧,顺便欣赏这两岸风景。”
  
  钟筠跟着笑了,“这么有雅兴啊!这破落镇子,有啥好看的!”
  
  “对我一个外地人来说,还是挺感兴趣的。”鲁奇笑答。
  
  “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喽!”钟筠说完,即请他上车。鲁奇刚上来车,这丫头随着他上了后座。
  
  “先去个地方,接上我那小兄弟。”鲁奇忙道。
  
  “哪个?”
  
  “你见过,昨天那个帅小伙,书童。”
  
  钟筠很意外,不自禁的说:“你要找个灯泡吗?这亮度有点高啊!呵呵!”
  
  “这话说的,好像咱俩有点啥似的。”鲁奇故作诧异的接话。
  
  “我们这叫现在进行时,不好说喽!”
  
  “哈哈!你嘴巴真溜。不过呀,我是有妇之夫,恐怕咱们……”
  
  钟筠抬手示意,打住了他的话。又道:“你何必那么正统呢!我这样一个妙龄千金,陪着你游玩,难道你还能少点啥不成?”
  
  鲁奇再次笑了笑,“不是的,我怕我对你有想法,那样会对不起我的老婆!所以,我还是和你保持距离为好。”
  
  “哟…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还是个顾家的男人呢!”钟筠诧异道。
  
  “那是那是!”鲁奇故作得意表情。
  
  这时司机问道:“小姐,我们往哪里去?”
  
  “去团风浴池。”鲁奇忙接话。
  
  钟筠更惊讶了,“你放着这么好的酒店不住,跑去不干净的澡堂洗澡,真有你的!”
  
  “哈哈!我喜欢泡澡堂子,习惯了。”
  
  钟筠笑笑没有接话,转而说道:“如果你要找个灯泡的话,那就找两个。走吧,去捎上我的姐妹,免得我们一会尴尬!”
  
  “哟,我看行!这样,我来开车吧,正好试试你这高级轿车。”
  
  “成,宋师傅,你下车吧,我们自己来开。”钟筠继而说道。
  
  司机应了一声,下车去了。鲁奇和钟筠再次同时下车,坐向前排。
  
  鲁奇发动汽车,又问:“这是什么车?”
  
  “别克,美国车。”
  
  “哦哦…看上去挺豪华。”
  
  “当然了,杜月笙知道吗?这样的车他也有。”
  
  鲁奇跟着一笑,“看来你父亲挺有资历哦?不然能和大佬坐一样的车。”
  
  “那当然,他不喜欢待在权利中心,所以就干了一个武汉站长。”
  
  “不会吧!钟老板是站长啊?!”
  
  “嗯哼!你不信吗?他不想在武汉城,所以才来到这小小的团风镇。不过,他的身份,需要保密,嘻嘻!”
  
  “哦哦,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