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八十九章:纠结

  鲁奇身上的伤都是流弹擦伤,胸口那颗子弹也只是亲吻了一下肌肤。他休息了两天,基本算是好差不多了。
  下一站就是淅川县,算算日子,差不多也三个多月了。鲁奇问晓惠下一步怎么打算?晓惠说日本人很快就打过来了,上级指示让开辟抗日根据地,展开敌后武装。
  鲁奇问她打算怎么开展这敌后武装,晓惠指了指这些教育界团体,说:“淅川那边有我们的根据地,我打算过去了之后再听指示。”
  鲁奇不由的说:“你可以考虑黑龙洞方圆百里,那里是我的地盘,日本人只要敢来,我非揍他个稀巴烂不可!”
  提到黑龙洞,鲁奇不免开始想家了,出来好几个月了,得赶快回去,布置防御任务,说不定哪天日军就打过来了。
  想到这里,鲁奇又说:“要我说,你跟我回去吧,抗日在哪里都一样。”
  晓惠笑了笑,“我是有组织关系的人,不可能你一声令下,我就跟你回去。”
  正说着话,山下来了一群穿着很破烂的兵。领头的进了寺庙就奔鲁奇走过来,“鲁奇兄弟,可还记得我?”
  鲁奇认出来了,老熟人,余庆华,“哈!咋会不认得呢,余指导嘛!”
  “他现在升官了,是政委。”晓惠接话。
  “嗯嗯,余政委好!”
  余庆华笑了笑,又道:“刚听说你做了一次英雄,太了不起了!而且打的还是近卫队,这太解气了!这吉野近卫杀了我们好多干部呢!”
  “是吗?早知道我应该……”
  “好了,你别说了,刚好两天就忘了疼!”晓惠插话。
  余庆华看看晓惠,又看看鲁奇,“你啥时间跟那个日本女人离婚啊?把我们晓惠都等成黄脸婆了!你……”
  “谁黄脸婆啊!余政委你咋说话的呀!”晓惠立即不乐意的表情。
  “哦哈哈…我说错了,我道歉,哈哈!”余庆华扶了扶鼻子上那黑框眼镜,摆了摆手,转身去找那些老学究去了。
  晓惠看着鲁奇,又道:“看见没有,我的队伍来了,你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你可以回了。”
  鲁奇纳闷的说:“这不是我们国军的任务吗?咋就成了……”
  “没错,省府下的命令,你们国军护送,但是这保存国家元气的提议声音,来自我们。”晓惠得意的笑看着他。
  “成,我明白了,你们这叫卸磨杀驴!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哼!”鲁奇有点不乐意了。
  晓惠凑上前来,“那咋办?要不我再送上一个香吻,算是补偿,嗯?”
  “别香吻了,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走,咱找地方,活动活动去!”鲁奇带点灿烂颜色的笑脸看着她。
  “滚…把我当什么了!回去找你的日本女人去!”晓惠立即拉下脸来。
  鲁奇立时一副委屈表情,“唉…无语哦……”
  “算啦,走人!”鲁奇转身往台阶下走,身后是惆怅的晓惠,无奈的望着他。
  她紧忙追上两步,拉起鲁奇的手,“跟我过来!”
  他们走出院子,转向寺庙背后,晓惠靠了墙说:“你以为只有你难过,我比你更难过!我就说一点,怀小闯那一次,是我第一次遇到人生挫折,正好你出现了。”
  “现在不同了,你不能再欺负我!你要是还想要小闯和他娘,你就准备离婚吧。我本来不想这样逼你,可是我也是人,我也有感情!我比你同样活的更纠结!”
  鲁奇带有一点伤感的脸,看着她,“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绫音背叛了她的国家啊!你让我就这么不要人家,让她孤苦伶仃?让她重新回到那些恶贯满盈的畜牲队伍里?这样不合适呀!这个问题是死结,我何尝没有想过啊!”
  晓惠沉默了…低头怔愣着,低语:“对不起!刚才的话我收回。总之,原则不能变!”
  她说完一把推开了鲁奇,倔倔的往前走,回头一句:“我恨死你了!”眼里是莫名的泪,转身跑走了。
  鲁奇傻了…杵在那里像根木头,不知所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