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六十四章:肖文谈政事
看到这么大一群老伙计来接他,鲁奇感动的和他们一一拥抱!历经艰难险阻,他总算回到自己地盘了。
  
  先是张九问道:“这次过后,还打算这么干下去?”
  
  “没想好呢,这次要不是你们营救及时,或许我就彻底玩完了。”鲁奇想了想,又道:“我可能遇到最大对手了,以后我得当心了!”
  
  “你说的就是绫音的哥哥?”张九问。
  
  “说藤森原就是藤森原,不要说绫音。”鲁奇的心情瞬时有点沉重!
  
  “好吧,总之啊!你和他之间的七寸就是绫音,你也别嫌我啰嗦!你要小心了,不可能每次你都这么命大的。”
  
  “嗯,我知道,所以我要尽快理出头绪来。”
  
  “是啊,对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这是大忌!”张九又说。
  
  鲁奇不再接话,看到赵松,又说:“谢谢你了!这次没有你,恐怕我……”
  
  “哪里话!今天这样的情况,无论谁,都要拼死相救的!”赵松刚说完又道:“知道吗?看到你有危险的可不是我。”
  
  “哦…怎么个说法?”
  
  “呵呵,是赵正和慕月一起发现的,当时他们正好拿着望远镜朝这里看。”赵松笑着说。
  
  鲁奇回头看到身后不远处的赵正和慕月,他转身往回走,到了跟前说:“刚才赵松告诉我……”
  
  “你要谢我们,是吗?”慕月抢话道。
  
  “那是当然,要不是你们及时发现……”
  
  “你要谢的地方多着呢!知道吗?你的打钉子技术,我学会了。”
  
  “哟呵!这么厉害!来来来,表演一下,我检验检验。”
  
  赵正笑道:“我看还是别让她表演了好!搁你面前,恐怕得丢人现眼,哈哈!”
  
  “赵指导员,你真不会说话,你就不会夸夸我!我下了好多功夫,才学会这样的。哼!”慕月说完,不忿的甩手一钉子,对着一棵树打了出去。
  
  没想到,这钉子竟然老远的射中,钉进树里去了……
  
  鲁奇和赵正同时大惊!不约而同的跑过去看,“厉害了!慕月,你这水平估计跟我不相上下了吧!”鲁奇惊讶的看着慕月。
  
  慕月顿时愣在那里了,迟疑道:“我没有打过这么远啊!而且从没打出过这种威力!”
  
  “哈哈哈…应该说,你过去不专注,心不在焉!这次赵正激你一下,你的威力立时显现。”鲁奇笑着说。
  
  赵正也觉得是这样,“对对对,看来以后没事我得多挖苦你,哈哈!”
  
  “你敢!指导员你要是再这样,你就会变成那棵树。”慕月不依不饶的说。
  
  “哈哈哈!不敢不敢,我们的慕月小丫头最厉害!”赵正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鲁奇突然想到,从龙翔身上取出来的小笔记本。继而又道:“指导员,你先走,我找慕月说点事。”
  
  “好!那你们聊。”赵正说完自顾离开。
  
  鲁奇这时从身上拿出那个小笔记本,打开来,取出里面的照片。说道:“这是龙翔…死后,从他身上拿下来的。里面的内容,我没顾上看,交给你了。正好你看着帮他整理一下。毕竟这也是,他…唯一的,遗物!”
  
  鲁奇说完,把笔记本和照片都交在慕月手中。他的心情瞬间低落!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慕月看了看自己照片,怔愣着随手打开笔记本,映入眼帘的一段话:“我不喜欢用笔记记录心情,可是自从我遇到那美丽的白鸽,我也开始变得心事重重了。”
  
  “呵呵!那也是一只美丽的百灵鸟,在她面前,我觉得我挺像个孩子,虽然她不知道。”
  
  这一页就写了这么多,但是通过自己的照片,慕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合上笔记本,猛然觉得心间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她在边走边回忆着,和龙翔在涉村军区的那段时光。
  
  那时军区为了打日军地堡,找来好多蜂箱。都是龙翔招呼着战士们帮忙,把蜂箱抬到山上。到了晚上,他再帮着抬下山去。
  
  就是这段时间,她和龙翔在一起接触的比较频繁。可如果仔细回忆起来,慕月好像和龙翔在一起,最多的话题是鲁奇。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她忽略身边的龙翔,已对她产生了好感。慕月想到这里,她明白了,鲁奇把笔记本交给她,正是代表他对龙翔的离去,心里有着说不出痛!
  
  她决定回去后,重新整理龙翔的笔记本,把里面的内容,写进自己的笔记中。
  
  ……
  
  郝大道见到鲁奇,先是问起母亲的动向,继而又提出要加入特战队。鲁奇想到了盛事和曲飞燕突围之前,向自己提出的要求。
  
  他觉着孩子们现在还小,婚姻问题应该等两年。但是特战队破例收下了郝大道,并让他从此以后,跟随书童。
  
  鲁奇在郑州遇到了肖文,他向鲁奇辞别来了。为什么?这里面有肖文的难言之隐!
  
  肖文问:“你知道去年发生的皖南事变吗?”
  
  “嗯,知道,有印象,你们国军对新四军下黑手呗!”鲁奇回答。
  
  “是的,虽然只是一次不光彩的事件,但你怎么看?”
  
  鲁奇随即笑着摇了摇头,“这还用问嘛!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明镜。”
  
  “不,我借此事,想要看看你对以后的抉择和态度?”
  
  “能有什么态度,我跟着八路军,豫西支队干事,心里敞亮!和你们国军在一起,有时候那叫一个憋屈!”
  
  肖文笑了笑,伸手让他继续。
  
  鲁奇又道:“实话实说吧,这天下早晚得变天,你们不得人心,知道吗?看看人家方大姐和老百姓相处的关系,那才叫一个鱼和水的亲密。如鱼得水,这句话你明白吧?”
  
  肖文笑着点头,再次抬手让他继续。
  
  鲁奇掐腰站了起来,又道:“这两个阵营之间,早晚有一仗。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干!必须得把你们打趴下。”
  
  肖文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又说:“你把问题回答完,到了那一天,你咋办?继续你模棱两可的立场?”
  
  “我……”鲁奇愣了,不假思索的跟一句:“想那些事太远,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都是两可。”
  
  “不,你现在必须要表态,这也是我走之前,必须要完成的一项工作。”肖文斩钉截铁般的说。
  
  “你啥意思?”鲁奇有点蒙了,怎么这会想起来说这了?忙说:“我铁了心了,方大姐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这辈子就效忠她了!”
  
  肖文眯起眼睛,冷厉的瞅着他,手指点了点,“你呀!很聪明的一个人,有时候都是故意在装糊涂!你敢说你的政治觉悟差吗?不是你的觉悟,而是你在逃避问题!”
  
  “我实话告诉你,我替有关人士问你的,你必须要给一个答案。黑是黑、白就是白,这不能混淆!”
  
  鲁奇算是看出来了,肖文临走之前,逼宫来了!他犹豫了好大一晌,说道:“如果我能活到那一天,从我的眼光而论,我选择红方。你们那边,我根本不会考虑!”
  
  肖文站了起来,很严肃的看着他,“好!既然有选择,我说一句,做为你的上司我…也是你的哥们。劝你一句,回去写个入党申请书。明白吗?”
  
  鲁奇终于知道肖文和他谈话的目的了,他似有似无的点头晃脑,“我就纳闷了,你一个白皮红心的人,你咋生存的?你这样活,你累不累呀?!”
  
  肖文又是一笑,“那是我的事,和你不牵扯。这次我被调往国统区后方,自然有我的意义。”
  
  说完他又跟了句:“抗战大业不变,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把小日本赶出中国。”
  
  “这我知道。”鲁奇刚说完,心事又上来了。他叹了声气,沉重说道:“我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心结!也是最大的…敌人!”
  
  “就是藤森原,对吗?”肖文问。
  
  “嗯!”
  
  “好吧,那我告诉你,你突破不了自己的情感结界,你永远不是一个好的指挥者。你要上升一步了,多为国家、民族着想!只有你认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才不会犯不该犯的错!记住了,同样的地方不能摔两次,那样叫愚蠢!”
  
  “诶呀呀…我怎么听你今天说话,挺有点首长的派头呀!”鲁奇诧异的接话。
  
  肖文嘿嘿一声,诙谐一笑,“提前向你透露一点,将来有一天,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比你官大。”
  
  “哈哈!这我不抬杠。我这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个伯乐,就是你肖文。”
  
  “哟!兄弟你这么说,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呵!”
  
  他们之间有说有笑的,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这次谈话。
  
  这之后,肖文带着队伍离开了。他和肖文之间的再次见面,不知道又是哪年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