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二十七章:比武认输

  这边鲁奇和体真二人已事先说好,体真手里拿的有盒子枪,他开枪吸引人来追,鲁奇前往救人。
  但是老大张九太透了,他不让追,就地开火,只要靠近就打枪。这下鲁奇等不及了,漆黑的夜里,管他啥玩意一把抓!甩开了钉子往里面猛抖……要说这钉子致人死地不行,打人那真叫一个疼!鲁奇腰带上的钉子不一会被他甩出去几十把。打的湖边小院附近的人没个站脚地方,在那里横七竖八的打起滚来……
  鲁奇身上钉子打没了…他很少用枪,现在他自己也捉襟见肘了!他大喊道:“张老大,想要鲁奇的命吗?做个交换,把我媳妇放了,我来做你的俘虏!”
  “哼!你有什么条件跟我做交换,你不就是些破钉子吗!你来呀,我看你还有多少钉子打。是条好汉你就自己乖乖走出来,我用拳脚胜你,怎么样?”
  现在也不管他是不是挖坑让自己往里跳了,鲁奇挺身向院门走来。边走边说道:“你看好了,我身上什么都没有,找你单挑来了,你说话可要算数!”
  体真在一边急了,他怎么喊鲁奇都不管用,情急之下再次拔出信号枪,朝天空放了一枪。
  此时胖豆已押解着俘虏往遮阳山方向去了。郝大成和牛林再次返回,刚接近青龙峡山口,就看到了天空的信号弹。郝大成预感到不妙了,因为这第二颗信号弹明显是求救信号,他忙交代牛林:“你快去让胖豆再带人回来,鲁兄弟可能有难!”
  牛林听了转身飞奔而去,剩下郝大成自己到了青龙峡山口即喊道:“上面的人听着,我郝大成来拜访你们老大张九来了,速速让我过去。”
  不多会,山口上面下来人,一看就他自己,押着他前往湖边山庄去了。
  此时鲁奇已是一副放任不羁的样子,他驻足院中,瞪眼看着张九。这时附近屋内传来声音:“你们放我出去,我男人来了,我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让她出来吧,不必再关着了。”张九转而喊道。
  石秀英跑出屋那一刻,飞奔过来,扑向鲁奇怀中。她瞬间泪眼满面,哽噎着说:“相公,谢谢你!你为我这样,我值了!等下我去找他拼命,你跑!”
  “你给我滚开……”鲁奇大喊。
  “我不!”石秀英瞪大眼睛道:“告诉你,我决不会让你死!”
  转而她又转向张九,“张老大你听我说,我石秀英给你做牛做马,求你放了我相公!”
  话音刚落,忽然“啪…”一声,鲁奇一巴掌兜她脸上了,“告诉你,我死之前会先杀了你再去死,你现在给我滚一边去!”
  张九听着不耐烦了,“诶诶诶…我说你们演够了没有,演完了快点出手,别耽误我时间!”
  “张老大来吧!”鲁奇单手递了一个请。
  张九这时脱下外衣扔在地上,边往前走边说道:“老二老三听好了,我要是败了,放这小子走,不许阻拦,生死由命,听到了吗?”
  “大哥你咋会败呢,放心整吧,这小子嫩着呢!我看好你。”老二韩放说道。
  张九这人既然能当老大,看样子不是那种菜鸟型的对手,他本来身高体重就比较占优势。只见他晃着膀子到了鲁奇跟前,突然身形很快的欺上前来,一拳黑虎掏心招呼上来。
  动作太快了,鲁奇没反应过来,只能双手交叉架挡。双手一出他变劣势了,张九另一只手臂化肘对着他面门磕了过来。鲁奇太被动了,没办法只能甩头躲避,下面架挡的手松开了…张九黑虎掏心没变,再次往里送,打在了鲁奇肚皮上……
  太快了,鲁奇顿时感到五脏俱裂!没来得及反应,人即向后被打飞了!他一下子坐在地上,一拳砸的他气血上涌差点喷出来……
  他坐在地上捂着肚子,肚皮有点痉挛。张九说道:“毛头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阎王爷三只眼!”
  鲁奇不敢松懈,捂着肚子起身,缓缓的揉了揉肚皮,深吸一口气,说道:“刚才被你搞得措手不及,来吧!这次不会给你机会了。”
  张九轻蔑的哼了一声:“这次你要是再吃我一拳,估计你得废掉!”
  说罢他再次主动进攻,他仗着自己块头大,根本没把鲁奇放眼里。这种体格即便是挨上几拳,顶多就跟挠痒痒似的。
  鲁奇属于是捡漏型的那种,看不出破绽不莽撞出手。张九毫无章法的上前兜头就是一拳上来,鲁奇再次晃头躲,擦着拳风近身,对着他肚皮“嘭嘭…”两拳。
  张九真抗揍,愣是没事人一样,硬接了下来。他大力抱紧鲁奇的头下压,膝盖顺势上顶…鲁奇双手再按住对方膝盖,情急之下,一头撞向张九肚皮上……
  这毕竟是头,即便他有再好的硬气功护体,也难忍这头部撞击…张九瞬时趔趄后退好几步。
  “行啊小子!反应够快的呵!”
  话音刚落他更不讲究招式了,一个虎扑上来,鲁奇一脚再次踹他肚皮上。他忍着疼痛继续扑,一把抓住了鲁奇臂膀。这次既然抓住,他就不会再松开了。凭借蛮力硬拽,鲁奇踉跄往前,他抱紧鲁奇的腰,一个大甩身,把相对细瘦的鲁奇给扔了出去……
  鲁奇没想到这张九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凭借自己身体优势把他扔出去多远,他身体失控了,一屁股墩坐地上去了,顿时感觉骨盆欲裂!
  “奥哟…”一声,他疼的不会动了。张九这家伙太生猛了,他知道自己的优势,打的就是不对称战术,我只要给你一下就够了!
  石秀英慌张跑上前,一把抱住了鲁奇,“乖你没事吧?摔哪了?还能动吗?”
  鲁奇不语的攀着石秀英,瞪眼看着张九,“张老大,我输了!我们夫妻二人现在就死,请你日后善待我山寨兄弟们,老子走了!”
  说罢他弹出了袖刺…抬手欲先刺石秀英,石秀英已闭上眼睛,抱紧了他,脸现坚定的赴死决心!
  “慢着!”张九突然大喊。
  又问:“你手臂上的袖刺可是妙坤大师给你的?”
  “是的,妙坤是我师父。”
  “你完全可以用你的袖刺杀了我,但你没用,看出来了,你是条汉子!”张九又说。
  “比武用袖刺,那不是我的作风!”鲁奇接话。
  “好吧,我这辈子啥不敬,我敬和尚,既然你是妙坤弟子,那你们走吧。但是,抓我的人都得给我放回来!”
  这时郝大成已走进院里,“张大哥放心!只要你放过我兄弟,我连带今天俘虏你的百十人都还给你。”
  “看出来了,老七那二愣子一定是被你算计了。”张九又说。
  “素闻青龙峡张老大急公好义!是个讲究人,今日一见,郝大成更是钦佩!日后绝不再犯青龙峡了。”
  “行!我也立下规矩,以后青龙峡和你们井水不犯河水,老二老三听到了吗?”
  “大哥一言九鼎,我们听你的。”
  鲁奇被石秀英搀扶起来,揉着屁股走到张九跟前,“鲁奇年少轻狂,今日得张老大教训,受教一生。”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