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一百一十五章:千里复仇

  与此同时,郑州告急,肖文所在的三十一师,已并入第三集团军。豫西支队已经人马全出动,要阻止日军进入郑州,因为这会影响到平汉铁路线南半段,以及郑西铁路线西半段。
  鲁奇迅速回到豫西支队,发现肖文驻扎巩县的三十一师和豫西支队,大队人马都已开拔。
  他等不及了,郑州丢了,巩县就会危险!大嵩山也会危险!黑龙洞也会危险!因为整个黑龙洞附近山寨,现在是棉被军需品的重要来源基地。
  鲁奇权衡再三,想要放弃刺杀石友三。最后绫音出了个主意,让鲁奇去和高松成秘密会合,刺杀石友三成功之后,带领着濮阳救国军,从背后捣日军屁股!
  因为郑州若是苦苦守城,怕是守不住的。一马平川的,只有靠城内敌军誓死抵抗!这样可以打乱日军进攻计划,拖延日军,为郑州城内带来喘息之机。
  绫音的这一招,快拥有大兵团将领的智慧了,鲁奇无不佩服!他让报务兵给黑龙洞家里发报,让郝大成随时准备带兵接应他。
  鲁奇要连下两城,顺带刺杀石友三!
  前往黄河北敌占区纵深,风险还是很大的。为了快速通过境内封锁线,鲁奇必须要重新换一个身份。之前用的河野太二的身份不能再用了,再用肯定露出马脚。
  恰巧随同前来的邵大壮,他提供了一个日本关东军长官的身份。说这个人在西安勘察地形时被抓到的,现在被关在了大后方。
  这人叫佐仓真一,是个地形测绘官员,正好邵大壮这里有他的证件。这下太好了,搞地形测绘,那不得满世界瞎球逛啊!
  为了和这个官员身份匹配,还要专门找来日军中校级军装,然后配备一辆长官专用吉普车。一辆小车,后面跟着一辆大车,一队人再次风风火火的出发了。
  邵大壮一行人,说要先行前往支援郑州,他会在郑州等待鲁奇前来会合,鲁奇继而和他们道别。
  鲁奇身边这帮过命兄弟,可以说是从东北一路走过淞沪抗战,一直走到今天的铁杆子兄弟。他们个个也算是身经百战,能活下来的,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这一路他最担心的,莫过于自己过早被发现。但是地形测绘专家,佐仓真一出现在河南境内,这消息不胫而走。佐仓真一是日本比较有名气的测绘专家,好长时间没有人知道他的动向了。
  由于沿路哨卡太多,鲁奇自从过了黄河北,佐仓真一的名字就传到了各市县特高课课长的耳中。
  所有人都疏忽了一点,特高课里有一个日本间谍之花,她是佐仓真一的妹妹。这点大家都不知道,也可能佐仓真一为了保护这个妹妹,他没有说出他还有个妹妹。
  他的妹妹在国内潜伏,现在佐仓真一的出现,使得特高课不得不把这个消息传给他的妹妹。这位帝国间谍之花听说自己哥哥来到河南境内,她说啥也要见到他。
  鲁奇过了新乡境内后,后面却平白多了一个不停追赶的人。鲁奇的未知风险在加大,他根本不知道。
  濮阳敌后救国军,他到了。前后颠簸了近一周时间,他终于接近自己的任务目的地,濮阳柳河屯。
  首先要秘密去见高松成,高松成把见面地点放在了他自己家里。他早已等不及了,要不是九十四师李师长的一再嘱咐,他恐怕早就想下手了。
  他们见面直接进入话题,高松成说:“下午,有一个军统代表和石友三的见面会,主要就是说他投敌的事。到时我会参加,你们看我眼色行事,谈崩了就动手!”
  鲁奇没啥说的,一万个同意!恨不能现在就去提石友三的脑袋。
  这是一次最高级别的恳谈会,石友三现在是豫北救国军,军区司令员。这身份可不是一般的小鱼小虾,弄不好是要出大事的!
  鲁奇只带了自己的师哥体真,其余人都在外围策应。体真出身少林寺,听起来石友三这个名字,不用说也是恨的牙痒痒!
  高松成半真半假的,身后跟了四个警卫员,这其中两个就是鲁奇和体真。
  高松成进到会谈室,会谈已开始有一会了。高说:“哎呀,今天也不知道咋了,肚子吃着啥东西了,总是不舒服。来晚了,担待哈!”
  按道理他是副职,应该先于长官之前来到才对。可是高松成因为石友三投敌这件事,两人早就闹得不可开交了!所以他还要表现的自己不满意!不能让对方有什么察觉。
  一个会谈室内,军统代表早就吵的热火朝天了!说石友三背信弃义,没有民族大义!国家因为有你这样的人而寒心!
  鲁奇斜着眼睛瞄了一眼石友三,年龄大概不到五十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小脸,身材不胖,看样子年轻时期还比较帅气。
  就这样的人,有十个在鲁奇面前,也是分分钟毁了他,有多少毁多少。
  从场面上看,他们个个都像土匪似的在口舌之战!石友三半晌没见说话,看着高松成坐定,石友三开口了:“各位兄弟同仁,我觉着最近汪先生的提议是可取的啊!他发表的曲线救国的文章我看了,写的很好啊!”
  “我们现在和日本对比,那力量悬殊的确太大呀!远的不说,高副军长,上次的扫荡,要不是人家明着放他一马,他恐怕早已……”
  “诶诶诶…说你的,别扯上我!”高松成打断了,他不爱听。
  石友三一拍座椅扶手,“没啥可说的了,大局已定,好也好、歹也好!协议我已经签过字了,回头是不可能的了!你们若想说服我,只有一条,把我调走,我回大后方,保证根红苗正!”
  这时外面又进来一个勤务兵,他趴在高松成耳朵上说着什么……
  高松成听完,点头起身,他说:“我就说嘛,这晌午那会一定是吃坏肚子了,我那婆娘也跟着出问题了。行了,你们谈,我先走一步。”
  紧跟着又道:“等会散场了,你们几个把那厅前的花搬我家去。我再不照料着,死个球了!”
  鲁奇他们四个人点头,目送高松成离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