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袖刺 > 第五十六章:甩掉绫音

  鲁奇已先行一步到了郑县,此时的郑县已从一个小县城改为郑州。主要它是两大铁路动脉交汇处。鲁奇要从郑州坐火车一直坐到热河,这个年代坐到热河,中间要倒好几趟车,可以说到承德至少要半个月时间了。
  鲁奇还是满怀壮志的要去东北打仗,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媳妇已经不在了,留在家里还有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儿!
  热河现在的抗日抵抗已在白热化阶段!这里是通往关内的最后一道屏障,可以说跨过热河,就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
  他这一路上尽是看到南逃的东北军人和百姓。他曾经抓住一个军人问他为何要逃,人家直接说他神经病!张大帅都跑了,人家留在那里干嘛!
  鲁奇这一路上那叫一个郁闷……
  最让鲁奇想不到的是,鲁奇进入东北竟然通行无阻。他身边跟的是藤森绫音,每到一处哨卡她都上去叽哩咕嘟说一番,日本兵当场放行。
  鲁奇有点苦恼了,他来找日本人打仗来了,身边却跟着个日本女人…他打的是哪门子仗啊!鲁奇不由得问绫音:“你哥哥在哪里?”
  “在沈阳。”绫音回答。
  “那要不往下的路你自个走吧?我就不送了。”鲁奇说。
  “不行!我说过了,你去哪我去哪,我决不离开你。”
  “可我来打日本人呢啊!你这么跟着我打谁去?”
  “日本人咋你了?你干嘛那么恨日本人?”绫音的汉语已非常老练了,可以说和当初鲁奇见到她时,判若两人。
  “日本人侵犯我的国家,我当然要打日本人了!”鲁奇接话。
  “我觉得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因为现在东北已经在关东军控制下了。你怎么可以行匹夫之勇,你能和军队抗衡吗?”绫音还在说。
  “得得得!总之咱们必须得分开,你不能再跟着我了。”
  绫音立时脸现焦急,眼泪要出来的样子,“我说了,以后我在你身边伺候你,你休想甩掉我,我要做你的女人!”
  旁边的牛林和体真捂嘴想笑……
  绫音说出这样话题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山上时她无意间经常说,甚至当着石秀英的面说。石秀英全当她是一个小女孩,知道鲁奇不会对她动心思,所以从没往心上放。
  一直以来石秀英对这个异国小妹是另眼相加,对她非常好!可谁曾想,她却养了条蛇!农夫与蛇,把石秀英咬死了!
  “绫音我告诉你,我们今后得划清界线,我们两国现在是死对头!所以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鲁奇坚定说道。
  “绝对不行!我说了,这辈子就跟着你。你甩不掉我,我跟定你了!”
  鲁奇有点崩溃了,他无语了...“那这样,我只能陪你到沈阳,到了沈阳咱们各走各的。”绫音还是不听,最后鲁奇也不再与她过多纠缠。
  他更没想到的是,自从他们跨进东北境内,他们就一直被跟踪。鲁奇因为一直被绫音纠缠,他没有发现,但是却被细心的牛林发现了!
  牛林一直想找机会告诉鲁奇,但苦于绫音缠的太紧,可以说对鲁奇寸步不离。牛林没办法,只好把字写在手上,趁绫音不注意时,展开手给鲁奇看。
  “有尾巴,当心!”
  鲁奇顿时警觉,他早已意识到身边的绫音不简单了。在山上时,绫音跟他闹着玩,他无意中看到了小姑娘脖子后面有纹身。那个标志特别奇怪,是一个圆形黑色图案,他看不懂这个图案是什么,但也没有主动去问。
  绫音这个包袱必须得甩掉了,否则到了沈阳就更麻烦了!那里可是人家关东军的大本营。
  他们现在投宿的地方叫金星镇,下一站很快就要到锦州。锦州因为刚被关东军控制没多久,所以列车临时停运,鲁奇他们是雇了辆马车往沈阳方向走。
  鲁奇把绫音这个棘手的问题交给了体真,要他打晕绫音,因为他自己下不去手。隔壁住的就是不明身份的探子,他和牛林去对付那四个探子。
  这是个车马店大院,院里有半圈平房供客人住宿。鲁奇借故说内急,要上厕所,出门去了。
  绫音缠人到住店也是和鲁奇一个房间。
  屋里黑乎乎的,过了会,屋门上的棉帘子被掀开了,绫音张口问道:“这么快,你不是说肚子不舒服吗?”
  对方没有说话,绫音感觉到了来人不是鲁奇,对方走到床前,低语:“我是体真哥。”
  “体真大哥,你干嘛?”绫音故作惊慌的样子!她猜到了,体真可能要不利于她,但她还是装作很迷茫的样子。体真不语,抬手一掌打在她的脑后,她被震晕了!
  鲁奇和牛林联手,瞬间快速的用木棍打晕那几个探子。三个人迅速集合那五人小队,趁着夜匆忙跑走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